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秦吏 > 第325章 李斯
    始皇帝二十六年三月初一这天,日出时分(5点到7点),天色将明未明,站在章台宫正殿之下,头戴獬豸(xiè zhì)冠,须发斑白的廷尉李斯仰头向上看去。

    殿前左为斜坡,皇帝可以乘车辇而上,右为三百六十级台阶,供人臣拾级,础石之上耸立着高大木柱,条石砌成的地面,金光闪闪的壁带,间以珍奇的玉石,其建筑之豪华为其它宫殿所莫及……

    点了华灯的宫殿璀璨如白昼太阳,陶制的虬螭蜿蜒盘旋在离地数丈的屋檐上,还有展翅欲飞的玄鸟雕塑,发出了帝国的初鸣。

    仰之弥高,钻之弥坚,这是仲尼诸弟子对孔丘的感觉,于李斯而言,不管对这权力之巅仰望多少次,都是这种感觉。

    回想起来,第一次来此处,还是二十年前,那时候的他已经离开上蔡,入咸阳数年,先做了吕不韦门客,助其编篡《吕氏春秋》,才能得到彰显,遂被吕不韦任命为郎,得以进入章台宫,初次见到了陛下。

    从第一次会晤起,李斯便明白了,吕不韦虽然权倾秦国,但迟早会凋零死去,反而是弱冠之年的秦王政,将如旭日东升……

    于是他早早便开始撇清自己与吕不韦的关系,待秦王亲政后迅速改换门庭,竭尽才干,谨奉法令,胁韩弱魏,破燕、赵、夷齐、楚,卒兼六国,虏其王,秦王遂为天子,称皇帝。

    这个过程里,李斯自问功劳不小,他也得到了皇帝的奖赏,官职从郎做到客卿,又为廷尉,爵位也提到了十七级的驷车庶长,长子李由尚秦公主,中子也有同样的机会。

    皇帝最信重者,无人出李斯之右!

    时至今日,他早已不是厕中鼠,而是人人艳羡的权臣了。

    但人对权力之巅的攀爬,是不会满足的。

    今日是陛下称帝后第一次大朝会,三公九卿毕至,一行行举着火把的车队从咸阳各处驶出,汇聚到章台街,浩浩荡荡的前往龙首门,入内后,群臣车马停下,手持玉圭步行入内。

    唯独四辆车得了特许,可以直接驶入,抵达大殿之下。

    四车,分别是右丞相隗状,左丞相王绾,御史大夫冯去疾,以及廷尉李斯。

    四位公卿下了车后,谦让一番后,又自动按照官职排序,分好了登阶的次序。

    很遗憾,李斯虽然是皇帝最亲近的大臣,却只能排在四人之末。

    于是,从李斯的视角看去,前方的三个人影,拦在他与权力巅峰之间。

    “右丞相隗状垂垂老矣,一饭三遗矢,命不久矣,不足虑也。”

    “御史大夫冯去疾,初任此职,野心不强,又无大功于国,数年内不可能再升,亦不足为虑。”

    捧着白玉圭拾阶而上,自动忽略了走路都有些吃力的隗状,以及同自己相善,野心不大的冯去疾后,李斯将目光锁定在了第二个人身上。

    王绾,名为左相,实揽大权,明眼人都清楚,隗状不久之后定然卸任,王绾将坐上那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加上他本就是山东人士,还曾在稷下混迹过,近来与七十博士打的火热,还引荐了不少阴阳家入秦,众人推终始五德术,以为周朝是火德,秦代周德,乃是以水克火。

    于是便说服皇帝定秦为水德之始,并做出了更名大河为德水等措施,今日朝会,首先便要宣布此事。

    王绾自以为有功,于是得意洋洋,走路都昂着头挺着胸。

    关于这件事,还有之前的议帝号之事,李斯都没有提出异议,一切都听从王绾,一副以他为尊的模样……

    所以朝中有人议论,小郎官黑夫和中车府令赵高的奏疏称皇帝之意,反倒是皇帝最亲近的大臣李斯,这次看走眼了……

    “看走眼?”

    李斯心中冷笑,二十年来,他从未看走过眼!

    他看出皇帝一统天下的大志,便建议秦王政阴行谋臣,资之金玉,使游说诸侯,各个击破,并任长史,亲自主持此事。

    他看出皇帝虽然迫于宗室和关中老秦人压力,下逐客令,实则不愿逐客,便上《谏逐客书》,极尽文采,洋洋洒洒数千字,让秦王大悦,传示群臣后,一举扭转了局势。

    议尊号之事,于黑夫、赵高而言,有大利,但对李斯而言,却只是蝇头小利。

    于是他故意附从王绾,献号“泰皇”,给足了左丞相面子,让王绾以为,自己甘居其下,对于王绾之后的建言,也会出言附议。

    他知道,王绾在那群博士儒生鼓动,会在今日提出一个大胆的建言……

    “你我二人胜负,未来十年仕途,以及大秦的万世国策,将决于今日之朝会!”

    一念至此,李斯加快了脚步,不过就在此时,前方拄着鸠杖行走的右丞相隗状,爬了三百六十阶后,眼看就要到顶,却一脚踏空差点摔倒!

    这位老丞相若是在此摔倒跌下去,这老命怕立刻要没!

    好在说时迟那时快,一个一直盯着阶上老臣的黑面郎官,几步上来,扶住了隗状。

    ”右丞相,小心脚下!“

    郎官扶着隗状稳稳走到顶上殿前,让手下人照看他,又朝陆续上来的三人拱手作揖:”下吏见过左丞相、御史大夫……还有廷尉!“

    王绾打量着这说话带着点南郡口音的郎官,看他的打扮,还有腰间的印绶,当是中郎户、骑、车三令之一。

    郎官多是关中贵族子弟,因为不事生产,又是北方人,故而色白,眼前这人却面黑,怕不就是近日因议尊号得了皇帝欢心的“黑夫”……

    他们位高权重,也不至于跟一个小小中郎户令多言,点了点头,便与差点出丑的隗状相继进入殿中。

    唯独李斯在途径黑夫时停了下。

    黑夫依然保持着作揖的姿态,十分恭敬。

    李斯回过头,看着下方的三百六十级石阶,以及远处的宫门、街巷、渭水、咸阳,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对黑夫所言。

    “老夫在章台殿上上下下无数次,故而清楚,爬到这个位置,还能看清楚自己来路的人,可不多。”

    李斯又看了一眼黑夫,淡淡地道:“你,做的还不错。”

    他用的,不是关中话,而是上蔡方言。

    “唯,黑夫谢廷尉教诲……”黑夫亦用南郡方言回话。

    没有多余的话,没有亲近的动作,大家都是聪明人,一切都不言自明。

    李斯旋即步入殿内,二人的短短接触,十分寻常,说话也没人听见,黑夫那些在殿外当值的属下、殿内迎接群臣的礼官、纠察所有人礼仪是否合乎规范的御史,皆未曾注意到。

    唯独阶梯之下,同样在仰望权力之巅的中车府令赵高,幽幽地看着这一幕,看着李斯在黑夫身侧的短暂停留,却露出了一丝意味不明的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