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秦吏 > 第330章 历史车轮滚滚向前
    “你为何又来了?”

    御史府石室,张苍的胖脸从书堆里抬起来,有些不耐烦地看着不速之客黑夫。

    黑夫苦笑:“子瓠这是嫌弃我么?”

    “岂敢。”

    张苍撑着案几起身,嘟囔道:“只是黑夫做议郎时也就算了,那是闲差。如今身为中郎户令,宿卫禁中,除了休沐,当寸步不离王前,却还有时间来藏室,故而怪之。”

    黑夫无奈地说道:“今日是奉了陛下之命,让我来找书。”

    “陛下让你来取书?”

    张苍有些诧异:“这不是谒者的事么?”

    “并非取了送入内廷,而是让我自己看。”这就是黑夫不安之处了。

    他说道:“我哪知道那书在哪,只能来找子瓠帮忙。”

    张苍来了兴趣:“陛下让你看什么书?”

    “《秦记》里的蜀侯卷。”

    秦记就是秦国史书的名字,此书是藏在隔壁的“明堂室”里的,有了张苍帮忙,黑夫很快就找到了那卷陈旧的竹简。

    他在采光良好的案几上坐下,展卷后,略过了对蜀蚕丛鱼凫、杜宇氏开明氏的记载,直接跳到秦灭蜀之战。

    “惠文王九年,以张仪、司马错、都尉墨等从石牛道伐蜀,蜀王自于葭萌拒之,败绩,巴蜀遂归于秦……”

    “十年,惠文王封蜀王之子通国为蜀侯,以陈壮为蜀相。后六年,蜀侯通国与陈壮反,惠文王令庶长甘茂、张仪、司马错复伐蜀,陈壮恐,杀蜀侯来降,遂诛陈壮,绝灭开明氏……”

    对这段历史,黑夫只是粗略听闻,不知细节,但皇帝特地令他来翻阅,定有深意。

    “十七年,惠文王封秦公子恽为蜀侯,以蜀地戎伯尚强,乃移秦民万家实之。二十七年,张若城成都。”

    “原来成都是这么来的……”黑夫虽然喜甜,却也嗜辣,很喜欢成都、重庆。

    他继续往下看:“昭襄王十四年,蜀侯恽祭山川,献馈于王,王与近臣,近臣即毙。王疑蜀侯恽欲反,大怒,使恽自杀,并诛其臣二十七人……”

    读到这里黑夫一惊,明白秦始皇让自己来读这段历史的用意了。

    果然,再往下读,又是一次叛乱。

    “昭襄王十五年,王复封公子绾为蜀侯。至三十年,又闻蜀侯绾欲反,王复诛之。遂废蜀侯国,置蜀郡,使张若为郡守……后孝文王又以李冰为蜀郡守……”

    读完之后,他久久无言,只是长叹了一声,捂住了脸。

    好家伙,被皇帝甩干货打脸了啊!

    张苍当然知道竹简上的内容,见黑夫举止有异,便低声道:“你究竟与陛下说了什么?”

    “无他。”

    黑夫又露出了笑,这件事,是皇帝给他的小教训,自己必须三缄其口,但仔细想想,能得到秦始皇指教,还是挺荣幸的。

    秦始皇要表达的意思很明显,黑夫献上的“一国两制”之策并不新鲜。而“以边侯镇戎伯蛮夷之地”的进言,惠文王、昭襄王早就在蜀地实践过了,结果却不太好。

    不管是开明氏的蜀侯,还是秦国的两位公子,都没有好下场,反倒是隔壁的巴郡。没有封子弟镇守,直接设郡,因为对巴人推行的民族政策合理,从未出过什么大乱子。

    “此有叛侯而无叛郡也……”

    黑夫笑容有些苦涩,他明白皇帝的意思了:年轻人,要对国家大计进言献策,还是再多学学吧!

    他也总算明白,为何皇帝和法家,会坚持全面郡县,绝不姑且分封了……

    这件事,已成定局,凭他三言两语是无法改变了。

    ……

    果然,到了次日,还是黑夫轮值于四海归一殿的时候,皇帝召集群臣,在朝会上宣布了对封建、郡县的决策。

    “三代之时,天子建国,诸侯立家,卿置侧室,大夫有贰宗,亲亲尊尊,虽万人称颂,然则,此私天下也!”

    “秦则不同,以法为教,以吏为师,赏不私其亲,宗室无功劳不得属籍,公子王孙二世为庶民,黔首士伍以耕战之功可列于朝堂,此公天下也!”

    立于殿内,黑夫喉头动了动,总觉得这话不太对劲,但想到自己的经历,却也没毛病。

    他虽然靠了抱李由大腿才发达,但归根结底,能让他升上来的,还是秦国相对公平的军功爵制度。

    在这两段掷地有声的宣言后,皇帝令谒者宣读了最终的裁决:

    “今天下共苦战斗不休,以有侯王。赖宗庙,天下初定,又复立国,是树兵也,而求其宁息,岂不难哉!封建、郡县之论,廷尉议是!”

    “故朕不封子弟,分天下以为三十六郡,郡置守、尉、监!”

    胜负已分,殿尾巴的博士们陷入了一片寂静,他们对新的王朝失望透顶。

    左丞相王绾则轻叹一声后,率先下拜称颂,表示服从皇帝的决意!

    李斯也与群臣一同下拜,但低头之际,嘴角却露出了无人察觉的笑意。

    这不仅是他和王绾未来的右丞相位之争,也不单是一场封建郡县之争,也是法儒之争。

    这几个月来,儒家博士们的上蹿下跳,终于被一棍子打醒了,皇帝最信任的,依然是法家之政。

    而他李斯,永远简在帝心!

    ……

    四海归于殿内,诸郎群臣叩拜,称颂皇帝的决策,秦始皇的耳中,却恍然响起了过去二十年来,一直萦绕耳边的话语。

    “秦王政,你还记得……历代先君,一统天下的志向么?”

    “朕记得,朕已实现这一志向。”

    他双手捧起和氏璧雕琢而成的玉玺,并重重盖在了诏书之上!

    “更宏大的志向,旷古绝伦的伟业,将在朕手中实现!”

    如果说天下是一辆马车,那么皇帝便是御者,振长策而御宇内!

    他挥动鞭子,要将天下带离这个延续了上千年的“分封-分裂”道路,将九州生灵,带到一条全新的通途上!

    诗云:“周道如砥,其直如矢。君子所履,小人所视。”

    儒生称赞周政,但在秦始皇看来,那不过是那是陈腐守旧之道。

    而秦道,是法后王之道,是推陈出新之道,是不论君子小人,皆能各尽其才之道!

    亦是万世一系之道!

    纵然有黑夫那天的进言,让他有了一丝小小犹豫,但秦皇心坚似铁,他不允许反复,亦绝不走回头路!

    他的目光永远向前,越过一个个头戴高冠、武冠的头颅,看向了殿门外,看向了远方。

    秦始皇仿佛看到了手戴镣铐的六国俘虏,趟着渭水浑浊的波浪,在咸阳北坂的黄土上,修筑新的巍峨宫殿。

    他看到函谷关东开,十二万户六国豪贵、百姓正拖家带口,纷沓西来。

    他看到天下之兵被一一收缴,以邻为壑的关梁河防一个个被隳垮,大河不再为患,昔日险阻遂成坦途。

    他也看到了自己治下,这片广袤无垠的土地。

    地东至海暨朝鲜,西至临洮、羌中,南至五岭,北据河为塞,并阴山至辽东。而在厉门、九嶷之南,还有一片未知的茂林海滨等待秦人去探索。

    他还看到章台街两侧,各官署的小吏正将他的诏书副本封好,交到邮传手里,舟行车走,发到各地,交付给三十六个郡、上千个县的守、令、丞手中,接着又继续往下传递,由乡啬夫、里典大声向目不识丁的百姓们宣读。

    随之而来的,将是三千万黔首的齐声高呼。

    “陛下万年!”

    “秦万年!”

    ……

    秦始皇车辇出殿远去后,今夜不必轮值的黑夫,依然在原地站了许久。

    “皇帝以为,他能斩断封建-分裂的死结,带着天下走上一条新的道路。殊不知,中国两千年的治乱轮回,现在才刚刚开始!”

    可以苛责么?恐怕不能。

    黑夫陷入了沉思:“我们每个人,不管是古人还是穿越者,都只能从已知的历史里寻找答案。”

    “后人看到秦的速灭和汉推行郡国并行的好处,会思考秦行分封,是否能走上不同的道路。但秦始皇、李斯,他们看到的,却是周推行分封导致的大乱世,以及秦国册封蜀侯引发的蜀中三叛啊!”

    不过话说回来,皇帝今日所做的决策,在大方向上,是没有错的

    虽然很容易车速太快折了腰,虽然他的固执会加剧矛盾的尖锐。但历史车轮滚滚向前,时代潮流浩浩荡荡,这位坚定者、奋进者、搏击者,此刻做出的抉择,即便不尽善尽美,难道就不值得被尊敬么?

    黑夫发现,自己竟不由自主地为帝国的未来担忧……

    虽然个人的性命荣辱才是最重要的,但身处体制之内,不可能做到漠不关心,听之任之。

    这时候,他也走下了阶梯,顺着宫廷的中轴道,来到了章台宫门外,郎卫也是有假期的,黑夫已经入宫宿卫十天,总算迎来了一次难得的休沐。

    不曾想,宫门之外,却有一个人拦下了他,拱手道:

    “中郎户令!三年未见,方才在殿上时,都不认识我了?”

    看着眼前这个公乘打扮,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年轻人,黑夫一愣,旋即一喜。

    “原来是巴兄!”

    正是在南郡夷道巴人叛乱时,与他携手平定叛乱的巴忠,巴寡妇清之子!

    不过,这位矿老板的儿子,怎么跑咸阳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