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秦吏 > 第360章 有妻如此
    “我恐怕不能陪你去游湘山,观湘君、湘夫人之庙了。 ”

    秦始皇二十七年一月下旬,安陆家宅内,黑夫抚着妻子的手,面露愧色。

    黑夫刚刚新婚燕尔,等到风雪停息,请了婚假带新妇回安陆拜见母亲、长兄,他的归来照例轰动了整个安陆县,如今俨然成为大人物的黑夫,受到了上至县令,下到徒役的崇敬,想要做他宾客的人,在门外排起了长队,但都被黑夫一一拒绝了。

    他在安陆表现得很低调,即便要招手宾客,也都让他们去南昌、番阳等地为自己经营田宅,看护甘蔗、红糖产业。

    除此之外,从邻县还来了不少内史腾的故吏门人,争相拜见黑夫,内史腾做过七八年的南郡守,留下的影响是巨大的,黑夫先前只在各地新晋的军功贵族里有些旧部,而现在,与郡县长吏、佐吏也攀扯上了关系,政治基础十分雄厚。

    他不想让难得的假期被应酬充斥,在打发了一些来客,婉拒了太过贵重的礼物后,便计划着与妻子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出夏口,南下云梦、洞庭,去着名景点湘山看看,祭拜一下叶子衿很喜欢的湘君、湘夫人之庙。若时间足够,再浮江而下,去一览九江庐山的美景,那边黑夫熟,可以当导游。

    但就在他们启程前夕,秦始皇的一纸诏书,让夫妻二人的蜜月旅行化作泡影。

    初为人妇的叶子衿也有些郁闷,黑夫虽出身低微却不粗鄙,加上夫妻生活和谐,二人正是浓情蜜意之时。

    但她还是正色道:“古人云,君命召,不俟(si)驾行矣。意思是,国君有事召见,传命一来,不等车驾准备好,就急着出门。急赴君命,这是礼,良人还是速速返回咸阳罢!”

    她将素白的手抚上黑夫的黑爪,笑道:“再说了,在何处不一样呢?”

    “但陛下此番诏我回去,恐怕是要我随驾远行的。”黑夫无奈地摇了摇头,没办法,谁让他摊上一个喜欢旅游的皇帝呢……

    黑夫离开咸阳时,陇西郡守刚好将一个大好消息送抵宫中:从咸阳通往临洮的驰道,竣工了!

    驰道是秦始皇继六王宫、金人十二之后的又一个大工程,优先程度在正在同期的骊山陵、关中宫苑之前。

    这个工程,黑夫是举双手支持的,国家的统治疆域是受军事交通能力限制的,秦一海内后,虽然推平了不少关梁,但许多地方的派官、调兵都要花费数月甚至一年半载时间,十分不便。

    所以从去年起,秦始皇便要求郡县修缮道路,将原先泥泞的羊肠小道修成能容数辆马车并驾而驰的“高速公路”!

    当时,黑夫正好提出五年内推广秦篆、隶书和纸张的“五年计划”,后被秦始皇改为三年。

    皇帝便将驰道也列入了三年计划内,要求三年内,必须修好出咸阳、雍城通陇西、北地郡的“西方道”,函谷关,经过洛阳、荥阳、陈留,直达齐地海滨的“东方道”,出武关至南郡的“武关道”。

    三道之中,西方道路途最短,路途最少,所以最先修完,所以秦始皇就张罗着,要开始一统天下后第一次长途旅行,三月份向西巡游。

    “陛下灭六国,一天下,统**,这么大的功绩,当然要在故都雍城的祖庙中,告于历代先君,之后可能会继续往西,去秦国起源的西垂、犬丘看看,或还会至临洮,登长城,远眺域外之地……”

    说到这里,黑夫陷入了沉思中。

    夫妻回南郡时,与新任的长沙郡尉屠睢也带着数千戍卒南行,赵佗也在军伍中,去年六月洞庭郡越人叛乱,长沙郡越人也不太安分,种种证据指向岭南的西瓯、南越,还有逃到那的楚国遗民,这无疑给了皇帝用兵岭南的理由。修武关南郡道,又遣屠睢为长沙郡守,很可能是一场大规模战争的先兆。

    但黑夫不希望秦仓促对岭南用兵,一旦开战,与他体戚相关的南郡旧部、子弟兵肯定首当其冲,在江西已经够难熬了,远涉岭南,与越人在丛林作战,热带地区疫病一起,不知要死多少人。

    所以黑夫一直在筹划,如何打消皇帝征百越的念头,至少能多缓几年,让旧部好好种几年田。

    但当了一年近卫之臣后,黑夫也逐渐摸透了皇帝的性格,直言进谏成功率极低,必须另想办法才行。

    这次秦始皇西巡陇西,召黑夫同行,却让他生出了一个主意。

    “临洮以西的世界,可比五岭以南广阔多了,而且距离关中不算远,又有驰道,调兵遣将很方便。”

    最重要的是,陇西、北地有事,也不可能调遣黑夫的嫡系部队北上。

    “我莫不如试一试李代桃僵之计?”

    所以黑夫很希望能参与到这次西巡,看有无机会转移皇帝的注意力。

    他唯一放不下的,便是新婚不久,陪他回家的妻子了。

    对叶子衿,黑夫是十分满意的,她不仅肤白貌美,还是大家闺秀,有不错的文化底蕴,更重要的是,她也是黑夫来到这时代后,遇上的第一个不歧视他出身的贵族女子……

    其他女子,听闻黑夫无氏,或暗讽,或嫌弃,或窃笑,唯独叶子衿当众对他说“当以建功立业为荣,勿以无姓氏为耻”。

    这句话说到了黑夫心里,也让他深深记住了这个小女子。

    相互尊重,是黑夫找对象的第一前提。

    婚后回到安陆,黑夫也暗暗观察过,叶子衿在拜见黑夫那手足无措的老母时,没有表现出丝毫不敬。虽没有亲自倒水洗脚这么夸张,但也做到了一个儿媳该做的,举案齐眉,还会以浅显的话与母亲闲聊。

    对黑夫满手老茧,身上夫农妇色彩的兄嫂,她也彬彬有礼,还亲自教黑夫的侄女小月织布女红,十岁出头的小女孩满眼星星,只觉得这位仲母就是自己以后想成为的人。

    这让黑夫松了口气,他虽是穿越而来,但也继承了黑夫的身体和羁绊,对家人十分重视,新妇能尊敬母亲兄嫂,爱护侄女,是他最基本的要求。

    所以也就对小妻子多了些疼爱,便有些踌躇地说道:“我随驾西行,短则两月,长则半载……”

    叶子衿知道丈夫是怕才刚成婚就分离这么久,冷落了她,便笑道:“那妾便不回咸阳,就呆在安陆了。”

    见黑夫有些诧异,她开始掰着手指,数起了呆在安陆的好处。

    “妾故乡虽在韩地,但随父亲在南郡呆了七八年,早已成一个南人了,喜食稻饭,喜欢有水的地方,呆在安陆正好。”

    “再者,咸阳嘈杂,人心难测,与那些贵妇人往来,每句话都要斟酌再三,与其在都城中小心翼翼,倒不如留在安陆,做一无人打扰的富妇自在。”

    她眉宇间一闪而过的一丝落寞,很快就被憧憬覆盖了。

    “仲春二月,妾可以带着小月去采摘桃花,制桃花糕。季春三月,雷雨后去云梦泽边看彩虹,采香草,制成香囊寄给良人。孟夏四月,又能随母亲和伯嫂养蚕织丝帛,为良人制衣……”

    黑夫听完,舒了一口气:“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初为人妇的叶氏女欲言又止,最后化作了一声带着微笑的叹息。

    “谁让妾的良人,有封侯之志呢?妾若处处掣肘,那便太不懂事了。”

    ……

    虽然叶子衿想象中,在安陆的生活应该十分平静才对,但黑夫走后第五日,她正在带着小月识字,却听到宅外传来阵阵呼喊……

    “出了何事?”叶子衿皱起眉,让女婢出去看看。

    从咸阳叶宅带来的老傅姆便阴着脸走进来,凑到耳边,告诉她一个惊人的消息!

    “夫人,外面来了一个女子,不住哭嚎……”

    “她为何哭号,可问清楚了?”叶子衿还以为是黑夫旧部的家眷来喊冤。

    傅姆欲言又止,叶子衿了然,便让侍女将小月带出去,面容严肃起来,双手放在膝上,让傅姆说清楚。

    傅姆咬着牙道:“夫人,那妇人还牵着一个黑是右庶长与她所生之子!”u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