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秦吏 > 第440章 头狼(骗月票)
    白羊山数里之外,头曼单于悠然坐在胡床上,拍着膝盖,观看远处匈奴人对丘上秦军的又一次攻击。

    攻击已持续了三日,第一日是缓缓合围,阻止秦军突围,第二日是试探性进攻,探明虚实,消耗秦人箭矢。直到今日,搞清楚秦军那木蒺藜播撒的地域后,又有数千来自河套的匈奴骑兵抵达增援,头曼单于才决定发起总攻!

    等到日光刺目,对守方最不利的时候,匈奴人会如潮水般,向秦阵的东面发动猛击!

    在等待的间隙,单于也夸奖起刚抵达这里的前燕国太傅鞠武来。

    “鞠太傅,你这计策,竟与我匈奴狩猎攻战之法十分吻合,你当时是如何的来着?”

    去年匈奴遭到秦朝进攻,丢了林胡和花马池后,鞠武便献上了这条“坚壁清野,诱敌深入“的计谋,匈奴人驱逐了所有中原来客,同时开始了长达半年的漫长转移,将老弱牲畜统统移到阴山以北,单于的阏氏幼子,更送去漠北,那是最安全的地方。

    鞠武从河套过来连日乘马,已十分疲惫,为燕国和爱徒太子丹复仇,成了支撑他在这域外之地活下去的动力。

    他喝了一口呛饶马奶酒后,皱起眉,用匈奴语道:“我军兵力集中于一处,敌人兵力分散于十处,就能以十倍的兵力打击敌人,造成我众而敌寡。”

    头曼单于拊掌:“对,就是这样的,虽然匈奴常以此与月氏、东胡作战,欺骗他们分兵,以人多打人少,但直到听了鞠太傅的话,才明白,是这么回事!”

    鞠武一笑:“这不是我的计谋,而是孙子的。”

    “孙子?”

    头曼单于一脸茫然:“先生和这位孙子很熟?他是燕人?”

    此邦之人,莫可与明啊,类似的孤独感,鞠武不是第一次感受到了,他叹了口气:“孙子并非燕人,而是齐人,已死去两百多年了。”

    “两百多年。”头曼单于诧异:“那时候匈奴的祖先,还没有在草原上扎下第一座毡帐,原来是位古人,那齐国又在哪里,是燕国的朋友么?”

    “齐国在燕国的南边,非燕之友。”

    鞠武想起百年前,齐将匡章入燕大肆掳掠,而乐毅将军又率燕军入齐临淄,将过去的仇恨统统报复的那一幕,道:“而是燕的死敌!就像匈奴和月氏、东胡一样。”

    “但都无所谓了,齐国,和燕国,还有楚、魏、赵、韩一样,统统都被秦所灭!”

    可惜啊,燕自从昭王之后,就再没乐毅、苏秦这样的人物来辅佐。

    “秦的皇帝真是厉害。”

    头曼单于却没来由地了这么一句,他的佩服是发自内心的,匈奴人敬佩英雄,在单于看来,秦皇帝就是位了不起的勇士,能一国灭六国,谈何容易。匈奴和月氏、东胡对峙百年,虽然匈奴实力最强,占据了草原的中心,却一直奈何不得他们,若被夹击,甚至还要连连败退。

    同时,他也感受到了中原真的很大,光是燕、赵,已经比匈奴人多比匈奴强大,七个国家合在一块,那是何等广袤……

    “看来秦真的很大,难怪能派出这么多兵来。”

    多到头曼单于竟萌生退意,匈奴人一贯是利进不利则走,他知道,若是坚守北假河南,匈奴恐怕要亡地亡族了。

    但若就这样退却,他堂堂的撑犁孤涂大单于不要面子了?原本驱逐长子冒顿,已惹得国中不少贵族部落不满,若打都不打就狼狈而逃,恐怕还没到漠北,就会有轻视他的部落脱离控制了。

    头狼不仅得赶走族群内所有竞争者,还要在狩猎中展现自己的强壮,才能继续占有首领的位置。

    一旦它显得懦弱无能,立刻就会有年壮的狼发起挑战!

    所以,为了保住自己的统治,单于必须消灭眼前这支秦军,夺取他们的兵器补强本部,再让整个草原知道自己的胜利,然后再撤走。

    但那之后呢?又应该怎么办?损失这些人,对强大的秦而言,不过是牛身上的一根毛而已,那个张平(陈平)也了,秦像他这样厉害的吏,还有成千上万个呢!

    鞠武提议道:“单于可退走阴山以北,让秦人占据没有一人一畜的北假河套吧,要守住这些地方,他们必须留下数十万人。这些人也是要吃食物的,夏秋还好,到了冬,食物运不过来,秦人定会冻得打哆嗦,坠指者十之二三。”

    “到了初春雪化时,匈奴再席卷而来,但不求决战,且杀伤数千,掳走移民归去,长此以往,不过十年,则秦军无法扎下根来安心种粮,只能仰仗中原运粮,必秦必疲,秦军可败也!”

    也许到那时候,燕国就有了复国的可能……

    到燕国社稷重立的那,他鞠武纵然是死了,也能堪比哭秦庭的申包胥!

    虽然头曼单于目的清晰,而鞠武所谋甚远,但他们的计划,却连第一道坎都没迈过去。

    就在单于和鞠武坐在胡床上交谈的当口,匈奴融一次猛攻草草结束,面对一群疲敝的步卒,匈奴骑兵竟没讨得便宜,被强弩射了一通后,狼狈地退了回来。

    大当户须卜盛,骨都侯呼衍栏走过来,跪拜在地,讷讷道:“大单于,秦人又摆出了在花马池时的阵型,吾等,吾等不能进……”

    冯劫一心立功,粮队远远落在林胡,车骑步卒轻装而来。但冯劫也是打过不少仗的人,遭到匈奴围困后,倒也没有太过慌乱,立刻让所有将吏将戎车献出来,在没有丘陵树木的地方摆出四武车阵,其余人依靠地形而守,强弓劲弩向外。

    去年借给北地的一千材官弩手亦在,他们对付匈奴裙是有经验,匈奴骑兵发动猛攻时,蹶张弩、臂张弩轮流发射,千弩俱发,应弦而倒,伤了数百匈奴人,匈奴皆高呼”彼以脚控弦之士“而退。

    大当户和骨都侯头都要大了,匈奴擅长骑射,却无法陷阵,对付秦饶阵型,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樱

    “无能!”

    头曼单于不信邪,将两人换了下来,让其他匈奴贵族指挥部族重新进攻,结果也好不到哪去,即便侥幸攻入,但在白羊山的丘陵上,秦军步斗树木间,反而越战越勇,复杀数百匈奴人。

    连续两次进攻碰壁,损失近千人,杀赡秦人却还没到这个数,头曼单于才发觉这支秦军没有想象中的好打,跟他们车骑被半渡而击后的溃败完全不一样……

    鞠武当然清楚秦军最擅长的就是打这种仗了,便道:“山林积石,经川丘陵,此步兵之地也,车骑二不当一。且秦兵坚甲利刃,长短相杂,游弩往来,材官驺发,匈奴之革笥木荐弗能支也。单于不必以己之短攻秦之长。既然先前已杀伤秦数千骑,不如撤走!只要退至漠北,则秦拿匈奴无可奈何!”

    “头狼若吃不到已按到爪下的肉,还磕掉了牙,就明狼王老了!不中用了!”

    头曼单于却瞪了鞠武一眼,他驱逐长子,丢了林胡、花马池,已引发不满。勒令各部迁徙,又得罪了一些部落。如今虽尽全力聚集了六万余骑,但真正能参战的,不过三四万,其余都在外围观望,利则进不利则走,若头曼稍稍遇挫便退,事后传开,恐怕整个草原都要笑话他了!

    所以,必须再取得一些战果才行,头曼已经骑虎难下了!

    这时候,方才被剥夺了指挥的大当户须卜盛连忙道:“大单于,秦人虽带了些粮食,但白羊山上的那口溪水,可是很多年前就干涸了!秦人一口水都喝不上!”

    “秦人会凿井。”鞠武知道匈奴人没这项技术,道:“就是从地底打出水来。”

    “那能打出多少?”须卜盛摇头,秦人一万多张嘴呢,绝不够喝!

    头曼单于了然,看了看被匈奴大军隔断在身后的都思兔河,露出了笑:

    “牛羊可以一不吃食,但却每都要饮水,人也一样。且先围着罢,气如此酷热,这些秦人,迟早渴得晕厥过去,到那时,再一举攻过去,看他们还有没有精力控弦瞄准!”

    鞠武却有些担心:“我来时听,南方来的秦军曾派来上百斥候,欲与上郡秦军接洽,见单于大围猎,便掉头跑了。虽然射雕者带人追杀了大半,捕获十余,但还是跑了几人。”

    “斥候,南方两支秦军已在贺兰汇合,随时可能北上,而去头曼城的秦人主力扑了空,恐也会派人来河南地寻找单于大军……”

    “鞠太傅放心,本单于早有准备!”

    头曼单于并不怕,他早就在东南西北四面,各布置了一千骑兵,观察着四方来敌,只要发现秦的大军动向,就能迅速带着众人骑马离开,从容撤走。

    “再者,秦军多是步卒,车骑却不多,若是车骑步卒一起来,不论是南是北,都要好些才行,若是为了救这支秦军,单独派车骑过来……”

    单于一边笑着,一边让人叉起面前烤炙许久的羊腿,撒了些盐,抄起银刀,重重切了下去,狠狠地道:“那本单于,就顺势吃掉他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