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秦吏 > 第466章 我有一个梦想!
    秦始皇三十一年岁首刚过,咸阳朝堂,发生了一次大震动!

    灯火璀璨的咸阳宫正殿,年迈得已需要人抬上殿来的老丞相隗状,颤颤巍巍地任由谒者从他腰带上,解下了丞相印章,端了下去。这意味着隗状从做了十年的相位上退了下来。

    这十年,是秦从一方诸侯统一海内,登子之位的十年,为相者,本当波澜壮阔,大开大合,但神奇的是,丞相隗状十年间做的事情,干下的政绩,居然乏善可陈

    有人这老朽智足饰奸,取容当世。

    有人他八面玲珑、貌似忠厚的长者,在做事上总喜欢和稀泥,除了关心自己的官位外,什么都不关心。

    类似的举劾奏疏,年年都有,但秦始皇就是不换掉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居然盘踞右丞相之位十年之久。

    究其原因,是因为秦相权较重,皇帝受够了吕不韦的大权独揽,也受够了昌平君与自己的意见相左,他只需要一个唯唯应诺,点头盖戳子的丞相。

    但这个印章终究老了,不中用了,秦始皇赐了其一个“大庶长”的头衔,便让隗状告老。

    老丞相退下了,这时候,随着秦始皇示意,两名谒者又端着崭新的金印紫绥,从殿侧朝群臣走来……

    所有人,都盯着这耀眼的金印和鲜艳的紫绶。

    它从当了很多年左丞相,一直渴望能转正的王绾面前经过,王绾似乎早有所料,眼观鼻鼻观心。

    它从八年来兢兢业业,被朝臣认为最可能是按照顺序递进,升为丞相的御史大夫冯去疾面前经过,冯去疾只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腰间的银印青绶,面无表情,御史大夫虽然常被称之为“从相”,但终究不是相。

    最终,这副金印紫绥,停留在了廷尉李斯面前!

    “以大庶长廷尉斯,为右丞相,爵升为关内侯!”

    所有饶目光,都聚焦在这位个子矮的上蔡人身上。

    李斯今年已经六十余岁了,但他看上去比年龄更的冯去疾、内史腾等人还要精神许多,这位心机颇深的老臣,此刻却有些难以掩饰的激动,迈步而出,举起手中的玉圭:

    “臣斯,拜谢陛下!”

    右丞相者,百官之首也,掌丞子助理万机,典下诛讨赐夺,所以王者待之以殊礼,在舆为下,御坐为起,入则参对而议政事……

    作为拜相的礼节,甚少起身的秦始皇帝,也起身,肃然举袂,朝陛下的李斯微微作揖。

    面对这一幕,没有人感到意外,没有人觉得李斯不配,心里只剩下四个字:“实至名归!”

    二十多年前,二人还年轻年壮时,也曾有过一次对拜,那时候的李斯,还是刚刚被吕不韦推荐到秦始皇身边的郎官,那时候的秦始皇,还是未能掌握政权的秦王政……

    二十余年来,不知有多少次彻夜不眠的商议他们尚不能干预的政务,畅想统一的时代,规划帝国的未来。

    当时的李斯,很渴望秦始皇一亲政就让自己为相,施展拳脚,但把持朝政后的始皇帝,却展现出一位明主的作风来,他巧妙地利用秦国内外的种种势力,采纳李斯的一切画策建议,却不越级提拔,而将李斯放在一个缓慢晋升的位置上,这让李斯心急火燎,却又无可奈何。

    好在,这么多年来,他参与消灭六国,统一下的建言献策,以及巩固帝国统治,车同轨、书同文字的举措,没有被皇帝忘记,二十年君臣相得,终有今日回报!

    但李斯没有丝毫大意。

    治国之臣,效功于国以履位,见能于官以受职,尽力于权衡以任事。李斯知道,这就是陛下的用人之术,权衡,是除了功劳和能力外重要指标,皇帝绝不会让自己的臣子一家独大。

    果然,除了左丞相依然是李斯的老对头王绾,御史大夫仍由冯去疾担任外,空缺出来的廷尉人选,秦始皇点了一个让李斯即便身为右丞相,却仍感到如芒刺在背的人……

    “驷车庶长,内史腾,升爵为大庶长,任廷尉!”

    “果然如此。”叶腾等这一很久了,这个饱受争议的韩人,总算跻身九卿,他亦出列拜谢皇帝。

    群臣面面相觑,如此一来,朝堂格局就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李斯作为右丞相,长子李由在长沙郡做郡守,他也是法家法吏的代表。

    儒家博士们团结在左丞相王绾周围,积极推动明年的东巡封禅。

    冯去疾为御史大夫,其从兄冯无择为关内侯,在燕赵驻军。

    叶腾为廷尉,而其婿黑夫,似是要去东方某郡任郡守。

    蒙毅作为中郎将,常伴皇帝左右,蒙恬则作为朔方郡守。

    再加上已然落寞,王翦老迈,王离遭贬,只身下一位通武侯王贲的王氏军门。

    君臣的权力平衡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君主必须站在统筹的高度,以平衡、牵制的技巧统御臣子。尤其是能臣,更要御之有术,否则就会节外生枝,生出乱子,危害君主的帝业。

    不管是朝堂还是军队、地方,没有谁能一家独大,所有权力,仍集中在皇帝手汁…

    事在四方,要在中央;圣人执要,四方来效!

    ……

    中央人事任免带来的震动,势必波及到地方上。

    在结束了朝议后,秦始皇回到内殿,没有休息,而是让人打开了最新一个版本的“四海归一图”,他要让几个封疆大吏,挪挪位置。

    由数十张上好白帛缝到一起的大地图,上面的山川郡县不是画上去的,而是由绣娘灵巧的手一针针绣出来的,永远不会褪色模糊。其长宽各数步,秦始皇可以直接踏足其上,俯瞰自己的帝国!

    皇帝是从南往北走的,他一脚迈过了五岭,踩在长沙郡处,李斯的长子,秦始皇的女婿李由已经在那当了五年郡守……

    “李由虽然没有太大才干,却也是中人之姿,他的地位,至少在三年之内,不能比黑夫低,也是时候将他召回来了。”

    秦始皇心里想着这件事,环顾四周,将目标定在了中原。

    他复又走了两步,跨过长江,足尖点到了东有成皋,西有崤渑,背河而向伊、洛之险的三川郡……

    李由将调任三川郡守,这也是对他在南方多年辛劳的嘉奖,同时也是向李斯表明,自己对他们一家子的信重。

    李斯是能臣,他的所欲所求,秦始皇也很清楚,当用无人能及的富贵荣耀,让李家死心塌地。

    随即,皇帝偏头向西北,这是最新制作的舆图,统一那年的“三十六郡”,如今已是四十郡,增加了衡山、障郡、豫章、朔方,除此之外,北地郡的疆域也有很大扩展。

    北地需要一个新的郡尉,他要能遵循朝廷定下的“北筑长城”,又能很好继承黑夫打下基础的上河屯田移民事宜。

    秦始皇已经有了一个上好的人选。

    “少府丞章邯!可为北地尉。”

    不过章邯的弟弟章平似乎就在北地任司空,这是绝不允许的,章平将被调离,去上郡修他兄长没修完的直道……

    接下来,最难的选择来了,卸任的黑夫,要调往何方?

    秦始皇虽然笃信巫祝“黑犬白马”之,但黑夫与李信不同,他非但有武略,也有文韬,可以领军,亦能治民,若只是用来西拓,未免可惜。

    所以最大的问题不是黑夫能去哪,而是这么多郡中,何处配得上黑夫这“十年之后将相之才”去治理。

    首先,它需要是个大郡,人口众多,起码得十万户吧,不能委屈了黑夫。

    其次,它的附近,需要有较大的问题,那些愚蠢的官员难以管控,咎待干吏解决。

    第三,它需要在秦始皇未来对帝国的规划里,占据重要的位置!

    关东二十多个郡里,秦始皇负着手,一个个看过去,终于,目光停在霖图东缘的位置!

    六合之内,皇帝之土。东有东海,西涉流沙。南及北户,北过大夏……

    “黑夫已为大军引路,使我大秦西涉流沙,其他地方呢?”

    秦始皇露出了笑,几步走到那儿,方头尖足履重重踩住了它。

    “大善,就是这了!”

    ……

    十月中旬,已经在义渠城收拾好行囊,随时准备和下一任北地郡尉交接的黑夫,接到了始皇帝的诏书。

    是关于新郡尉人选,以及黑夫将被调往何处……

    叶子衿抱着孩子,她比较关心自家未来数年会去哪居住,便追问道:“良人,是何处?”

    黑夫却开怀大笑起来,他不直接宣布答案,而是感慨地道:“其实,我一直有个念想,如今看来,很快就要实现了。”

    叶子衿奇道:“是何念想?为何妾没听良人提及过。”

    “因为,那是前世的梦想啊……”

    这句话是不能对任何人的,黑夫心中慨然,只是将妻儿揽进怀中,看着遥远的东方,喃喃道:

    “我想在海边有一栋大房子,看潮起潮落,日出日暮!”

    PS:第三卷《始皇帝》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