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秦吏 > 第491章 天下无事
    秦始皇三十一年四月,身在咸阳的张苍,迎来了他人生中的两件大事!

    其一,便是他皓首穷经,耗时数年的《九章算术》上半本总算编篡完成!

    九章算术上半部一共六卷,都是数学知识在实际中的运用,里面的《方田》篇涉及田亩精确测量,《粟米》篇是关于谷物粮食的比例折换,《衰分》与俸禄分配有关,《少广》《商功》则是土木工程量计算,《均输》涉及合理摊派赋税。各卷不仅有公式算法,还有实际事例,洋洋洒洒数万言。

    除此之外,张苍还在闲暇之余,写了一本名为《珠算》的册子,专门讲了算盘这种东西的用法和技巧公式。

    这两本书被御史大夫献给秦始皇后,皇帝对此赞不绝口,甚至还让张苍入宫,教谒者们打算盘秦始皇每都要看大量奏疏,几乎每一篇都要涉及钱粮数目,他习惯『性』地会让谒者重新计算一遍,但算筹速慢,皇帝『性』子急等不了,近年来渐渐流行的算盘却是速算利器。

    也因为这次机缘,秦始皇得以对这个桨张苍”的大胖子有所了解,认为他做一个管图籍的柱下史太屈才,一挥手,便将张苍调到了治粟内史,担任内史令丞,秩六百石……

    治粟内史,便是秦朝的国家财政部,主管国家田租和各种钱物的收支,也被称之为“计相”,其下有太仓、籍田等五令丞,张苍则专管度支,负责全国郡县上计和“量入为出”事项,相当于后世的发改委。

    四月初走马上任后,张苍才发现,这实在是个苦差事,何也?因为和黑夫在胶东面临的情况一样,整个秦朝,也走到了财政危机的边缘……

    皇帝派他来治粟内史,也是指望张苍能运用特长,解决困扰朝廷数载的财政漏洞。

    张苍一查都内帐薄,顿时觉得牙疼,一通焦头烂额后,在写给好友黑夫、章邯的信里,不由抱怨道:

    “陛下灭六国,收纳大批六王财货、玩好,但五年多来,几乎岁岁有事,哪怕是金山珠海,也挥霍殆尽了!”

    他开始向章、黑二人列举这些年来秦朝的财政开支:“二十六年,铸十二金人,在咸阳北阪仿照六国宫殿大兴土木,又徙下豪富于关中十二万户!”

    虽然这些人也带了不少财富过来,但数十万人口的搬迁和口粮,使当年财政负荷累累,最后以赤字告终。

    二十七年,皇帝听方士之言,有心求仙,在渭南修“极庙”和甘泉宫前殿,又从咸阳到骊山,筑甬道,相当于皇帝专属的封闭式高速路。与此同时,还在全国修筑驰道,春时巡视陇西、北地。幸好黑夫让皇帝的注意力转移到寻找西王母邦上,暂停了渭南的宫殿群,这才让少府的财政亏空没那么大。

    二十八年,皇帝有心开拓西北,令章邯修直道,又巡视了代北、上郡,虽然黑夫用兵花马池,但只是场仗,钱粮耗费不多,这一年收支奇迹般地持平了。

    二十九年就不同了,皇帝发三十万人征讨匈奴,千里馈粮,内外之费,车甲之奉,日费千金,诸将缴获的几万头牛羊,根本抵不上巨大的开销。这一年,治粟内史竭尽全力才满足了军粮供应,犒赏士卒时,再也拿不出钱来,只能由少府出资。

    三十年看似无事,但设立新郡,安置屯田戍卒,在朔方修筑长城,皇帝巡视巴蜀,开五尺道通西南夷,向西域派遣使者商贾,都所耗甚多,财政赤字并无丝毫好转……

    边地多事,工程频繁,意味着需要大量徭夫戍卒,青壮年频繁服役,必然会影响到田地作业。虽然秦朝收田租是一刀切,管你多收少收,每亩一石半!

    但百姓全部粮食都只能填饱肚子,购买**自然会大大降低。民间市场低『迷』,相应的,占少府收入大头的市税也开始萎缩,官营工坊的收入亦随之锐减。

    更别,为了解决财政赤字,从治粟内史、少府到地方郡县,采用的办法都只有一个:加征口赋!

    最严重的二十九年,一些地方甚至加征了三次,『逼』得穷苦百姓掐死了刚生出来的婴孩……

    这是一个死循环,在其位谋其政,张苍无比惊恐地看到,帝国看似辉煌强大,但其内部,巨大的危机,却已经在悄悄萌芽!

    历数完五年的事后,张苍忍不住在信中冲黑夫发火道:

    “下多事,君居功至半矣!”

    这当然是气话,只要略微了解秦始皇的人都知道,陛下『性』急,不欲使下一年无事。就算没有黑夫提出的西拓,也会有南征,就算不派人通西域,寻找西王母邦,也会到东海求仙。

    去岭南道路辽远,且瘴气遍布,耗费的钱粮,死赡人员可能会更多。乌氏倮通西域,好歹带回来了一些中原与西域诸邦贸易丝糖,赚外汇的可能『性』,波涛淼淼的东海,却什么都找不到……

    而黑夫提出的南人戍南,北人戍北,也节省了大量徭役成本。

    再了,若无南郡首倡的堆肥沤肥之法,让每亩地多了半石收成,百姓可能早就被田租重赋『逼』得活不下去,连关中都生出盗寇来了!

    在书信中发完火后,张苍也冷静了下来,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他现在要集中精力,搞好今年的量入为出,不能再让财政继续亏空,也不能再将损失转嫁到百姓身上!

    但看着今年皇帝陛下筹备要做的诸多事项,张苍的太阳『穴』,又开始发疼了。

    本来,他希望三十一年,朝廷能消停消停,但树欲宁而风不止,初春时,因为月氏王子杀人被判死刑一案,秦和月氏的关系破裂了,月氏王频繁与匈奴冒顿单于接洽,似乎是想捡起冒顿提议的“三胡结盟共抗强秦”这计划。

    在李信的提议下,秦始皇决定先发制人,于二月底时发檄文,谴责月氏王教子不当,且背弃藩属之盟,以李信为将,发兵卒、民夫共十万伐月氏!

    如今两月时间过去了,西边捷报频传,李信在黑水之畔大败月氏王,斩首数千级。秦始皇大喜,将战场所在地命名为“武威”,李信率部在那里休整,准备进一步进攻月氏的首都昭武城。

    虽然匈奴冒顿单于派人袭击了秦军在居延泽的城,屠尽戍卒,烧毁城邑,但北地郡尉章邯也在与之周旋,阻止匈奴支援月氏……

    与此同时,与月氏世代有仇的乌孙部在秦朝商贾的劝下,赫然投秦,开始袭击月氏西北,月氏没有匈奴那样宽广的纵深,一时间进退维谷。

    如此看来,这场战争,至迟到夏末,便能取得胜利。

    咸阳各官署一片欢欣鼓舞,唯独治粟内史的官吏们都苦着脸,就算一切顺利,此去河西千里迢迢,去年好不容易收上来的钱粮,眼下却如流水般飞出去。

    更让人战栗的是,秦始皇听闻西方捷报后,决定等李信灭月氏后,秋初凉时,便要开始自己屡屡推迟的东巡计划!

    一下,扫**,破匈奴,灭月氏,这些事情当真是旷古绝伦,他比三皇五帝,更有资格封禅!

    得知这个消息后,张苍心脏都要骤停了,他颤抖着手,算了笔账:征月氏,耗费了治粟内史三分之一的财政收入,剩下的已经入不敷出。

    他禀报治粟内史道:“若不想咸阳官吏发不出俸禄,东巡封禅,就只能由少府出钱!”

    但少府那边,也叫苦不迭,各地征讨、道路至少是一年便罢,但少府承担的骊山陵工程,却已经持续了十多年。

    虽然秦始皇有心求仙长生不死,但也做着两手准备,打造自己的死后世界。

    随着陛下称皇帝,骊山陵的规格也一再扩大,添加的花样越来越多:比如要烧制一等一比例,面目形态活灵活现的兵马俑守卫皇陵;比如要让地宫的庞大华丽,不亚于咸阳宫;比如要炼制水银,比拟为百川江河大海,使陵墓上具文,下具地理。

    那巨大的墓坑,俨然变成了一个满口獠牙,塞多少钱都吃不饱的狰狞怪物!

    治粟内史和少府两个单位的领导一合计,发现彼此都已技穷,哪怕让郡县再加征口钱,也补不上今年的大窟窿,于是就只能想新眨

    少府监想到一个妙招:“如今南方多有种蔗、熬糖者,巴郡巴氏以此复富,南郡糖氏也家累千金,南楚之地的豪贵,也常以此牟利,红糖在各郡县都颇受喜爱,甚至能远销西域,高价卖给诸胡君,吾等不如请求陛下,请仿照酒、盐之事,将各郡红糖工坊收归国有,官府专营!”

    他们也是『逼』急了,要开始打方兴未艾的糖业主意。这几年,北方应付沉重的徭役征发,经济有些凋敝,但南方却因为糖业的带动,变得兴旺起来,只是苦于人口不足,南方的种植园主们,开始叫嚣对西南夷和百越发动战争,掠夺奴隶。

    张苍在旁边听着,为黑夫默哀了一下。所有人都知道,那所谓的南郡糖氏,就是黑夫家,几乎控制了豫章、南郡的糖业。但黑夫却严格勒令家人,不得出这两地,顶多在其他地方开了几家亏本的分店,没有疯狂扩张。

    也正因为黑夫的低调和克制,朝廷才对此容忍,直到现在,少府被『逼』无奈后,才决定宰这头尚未养肥的羊。

    就在治粟内史和少府决定,即便狠狠得罪黑夫,也要推行此事时,四月底,一个从胶东传来的消息,却让两家都不好动手了……

    “胶东郡守言,在黄县曲成乡,发现了一个大金矿!请少府批准,设官采之,并立刻从临淄调拨兵卒两千,入驻曲成,谨防豪长、黔首盗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