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秦吏 > 第504章 祥瑞御免
    从接到通知,到八月十五要在泰山举行的封禅仪式,黑夫只有半个月时间。于是他匆匆将政务交给郡丞和陈平等人,带了尉阳等数十人,一路马不停蹄地往西赶,总算在八月初十的时候,抵达了济北郡的历下城。

    历下就是后世的济南,清澈的济水从城北蜿蜒流过。听城内外然泉眼极多,但黑夫两次经过这都是在赶路,也顾不得去看看还在自然喷水的趵突泉了,只让人问了提前来到这张罗行宫的谒者:“陛下到何处了?”

    谒者知道黑夫是皇帝宠臣,是被点名让去参加封禅仪式的少数人之一,于是便道:“敢言于少上造,陛下已至邹县,在祭祀峄山……”

    邹县在薛郡,是儒家的大本营,而峄山又叫东山,据当年孔子“登东山而鲁,登泰山而下”,于是在儒生们的解读下,登峄山,就成了泰山封禅前的一道开胃菜。

    皇帝虽然不太喜欢儒生,但养七十博士这么多年,为的就是这些设定礼仪的事情。对儒生们的倡议,他也没有断然否定。既然是当地名山,那就登上去瞧瞧,正好借着那地方,让丞相、御史大夫等人,与齐鲁诸儒生议刻石、颂秦德、议封禅礼仪,以及望祭山川之事。

    听闻自己可算赶上了,黑夫松了口气,但又暗道:

    “不过我听峄山才五百多米高,看惯了关中险峻山川的秦始皇,怕是会嫌弃它矮哦!”

    在历下稍事休息后,黑夫又带着随从继续向南,于八月十二日这,抵达了泰山脚下,而秦始皇的东巡队伍,也刚刚抵达此处。

    还未来得及见到秦始皇,黑夫先遇到了一个熟人,曾经奉秦始皇之命,去南昌为他升爵的谒者杨樛。

    现如今的杨樛已经是一位五大夫,负责先皇帝车驾一步,张罗在泰山的住行,权力不。

    杨樛深知黑夫的地位比当年高了不知凡几,恭敬地朝黑夫作揖,并引他去皇帝休息的行宫处,一路上,二人聊时,杨樛开始给黑夫清点这次巡狩随行人员之盛……

    “除了郎卫军三千外,虎贲士大夫数百外,地位较高的,还有列侯通武侯王贲、列侯武城侯王离、伦侯建成侯赵亥、伦侯武信侯冯毋择、右丞相李斯、左丞相王绾、卿王戊、五大夫子婴……”

    好家伙,黑夫算了算,居然有四个侯跟着来捧场,王离是继承了王翦的爵位,但皇帝却改至高圆满的“武成”为“武城”,意思很明显:王家的『迷』路子,距离他大父的水平还远着呢!

    而武信侯冯毋择是平定燕赵时的大功臣,建成侯赵亥则是北地郡守,秦昭王时代的老臣,积累功勋,已经混到了大庶长的位置。在北地大捷后,他依靠后勤之功,总算陪添为侯,爵位反倒比左右丞相高。

    这也是皇帝故意为之,让有实权的爵位一般,没实权的爵位高隆,达到一种微妙的平衡,就连李信,以灭月氏之功,也才被提升为大庶长,未能直接封侯。

    不过黑夫听到后面,听闻秦始皇的侄儿,那个早年叛国的长安君成蹻之子“子婴”都来了,却没有公子扶苏,不由暗奇。

    “这耿直孩子,又干了什么惹他爹恼火的事了?”

    杨樛知黑夫与公子扶苏共事过,见他欲言又止,知道他想问什么,便叹了口气道:

    “陛下本欲带上长公子,但长公子却不赞成封禅!”

    “公子上书陛下,他:今有一人,患病十年,经过治疗将要痊愈,但还是瘦得皮骨仅存。可现如今,却要让他负米一石,日行百里,肯定做不到。陛下也曾,诸侯之『乱』,长达五百五十年!陛下作为下良医,兴兵诛暴『乱』,王咸伏其辜,下大定。百姓之疾苦虽已安,但财富精力都用于助朝廷伐匈奴、月氏,未甚充实。值此百姓饥寒劳顿之时,便要告成于地?儿臣以为不妥,不如罢兵戍,使百姓休养生息十年,再行封禅不迟……”

    黑夫顿时咋舌,这扶苏,还真是亲儿子,旁人不敢的事,他是件件都敢直言进谏!

    扶苏的倒也没错,何谓封禅?封,指的是在泰山之上筑土为坛以祭祀上,以报之功。禅,指的是在泰山旁边的梁父山祭祀地主,以报地之功。

    所以,封禅便是祭祀地,向地诉自己的功业,儒生们一直,封禅是自古就有的,远古的帝王如无怀氏、伏羲、神农、炎帝、黄帝、尧、舜、禹等等都举行过封禅仪式,只是三代之后,就没有人做过了。

    黑夫没啥文化,对此真假不得而知,但秦始皇显然是相信的。统一六国后,皇帝早在三年前就想东巡封禅了,因为西北的事,一直拖到现在,如今匈奴、月氏皆残破,大功已成,正要得意洋洋地来向地炫耀炫耀自己的大功勋,群臣儒生都夸着捧着,唯独大儿子一盆冰水泼下来,秦始皇能高兴么?

    后果自然不用猜,秦始皇怒了,也不欲带长子,罚他关在府邸里抄律令,自己带着群臣百官,开始了这场建国以来的公款旅游。

    黑夫听后,只感觉牙疼,扶苏之言虽然切中时弊,但他太过刚直,话不拐弯,真是活该不讨皇帝喜欢。

    这时候,杨樛也跳过了这个话题,起了前几日,皇帝在邹县祭祀峄山时,发生的奇事。

    “陛下在山上举行祭礼时,随从官员在山下听到山上象有呼喊’万岁‘的声音。百官皆奇,等陛下下山后,以此事告之,陪祭的列侯、儒生皆不知,只有方士卢敖奏称,这恐怕是陛下德行臻治而导致的祥瑞……”

    皇帝闻言大喜,免除了本地三百户人家的税赋,以他们以租税作为峄山祭祀的费用,把他们的居住区的城,命名为“崇高邑”。

    此事有些蹊跷,不足为信,再加上有方术士搀和,黑夫顿觉不妙,暗道:

    “秦始皇这么做,恐怕要开一个坏头啊,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这简直是在鼓励群臣发挥想象力,献上『乱』七八糟的祥瑞来,给封禅造势!”

    ……

    黑夫得以目睹封禅,但他对这些古代的礼仪,只知道皮『毛』。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所以来之前,他还虚心地找即墨的“县三老”浮丘伯补过课。

    浮丘伯告诉他,古代的封禅之礼仪不得而知,最近的一次,是齐桓公在葵丘之盟后成为春秋第一位霸主,便想要进行封禅。管仲不以为然,他先是陈述了一番自古以来封禅的案例,然后指出只影受命”的君主才能封禅,希望借此打消齐桓公的念头。

    但桓公却认为,自己北伐山戎、西伐大夏、南伐至召陵,九合诸侯,一匡下,功业非凡,即便与三代相比,也相差无几,这自然是“命在我”的体现,因而坚持己见。

    管仲见状,只好改变策略,以没有比翼鸟、比目鱼、凤凰麒麟这样的神奇祥瑞降临为理由,再次加以劝阻。最终,桓公听从了管仲的建议,没有进行封禅……

    而今也一样,秦始皇的封禅,万事俱备,只差祥瑞捧场了。

    皇帝好祥瑞,这是群臣心照不宣的事,秦始皇既统一下为帝,卢敖、侯生便以阴阳五德之游他:“黄帝得土德,黄龙地螾见。夏朝得木德,青龙止於郊,草木畅茂。殷朝得金德,银自山溢。周朝得火德,有赤乌之符。此乃五德始终也。”

    “如今秦朝取代周朝,按照五德之,乃是水德胜过了火德,当年秦文公出外打猎,曾得到一条黑龙,这就是水德的祥瑞!”

    这是在为帝国的合法『性』背书,秦始皇深以为然,便把黄河的名改为“德水”,以冬季十月为每年的开头,颜『色』崇尚黑『色』,尺度以六为数,音声崇尚大吕,政事崇尚法令……

    这是五德始终和黑龙祥瑞对秦始皇施政的影响。

    果然不出黑夫所料,等他们穿过郎卫军构成的层层防线,进入行宫时,济北、薛郡各县官员,正争先恐后地向皇帝奉上祥瑞呢!

    薛郡郡守,皇帝刚进入薛郡时,鲁城附近的农夫,猎获一只独角的兽类,看它的皮『毛』模样象麃,也就是狍子。薛郡守以为,这就是当年孔子将死前,遇见的麒麟。

    而临淄郡守,则玩起了其他花样,近来临淄城外的山上,常有猎户听到奇怪的鸟鸣,找来当地方士一问,很像是凤鸣,还有人捡到了凤凰鲜艳的羽『毛』。

    麟凤五灵,王者之嘉瑞,这两件事被认为是大吉大利。

    济北郡守找不出独角狍子和凤羽,索『性』拿着不知从哪里找出来的六穗禾献上,这真是地造化,王者之风带来的好事。

    而博阳、邹县的县令,甚至连鹅生双卵,柳树八月里生絮,但凡有点不寻常的事,都拿出来作为祥瑞献上。

    黑夫不由感慨,五年,仅仅五年时间啊,灭齐楚时,莫不恭俭、敦敬、忠信的秦吏们,在关东的花花世界浸『淫』数载,却变成了一群马屁精。

    虽然他也会违心恭维,但还没到这么不要脸的程度。

    看来不止是胶东,这就是现如今,帝国从上到下,弥漫的风气!

    一时间,各种奇葩祥瑞争奇斗艳,将整个行宫搞得乌烟瘴气,那些从咸阳来的列侯百官,有了公子扶苏劝阻封禅惹怒皇帝的先例在前,也都心照不宣,没有哪个聪明人站出来,戳破这些低劣的“祥瑞”。

    黑夫就这样穿过了充斥着鸟鸣兽嘶,好似一个动物园和展览馆的行宫庭院,时隔大半年,又见到了秦始皇帝。

    皇帝依旧高高在上,服冕乘轩,只是被旒(yǎn)帘遮住的面孔,无喜亦无怒,似乎是厌倦了这些争相恐后送到跟前的祥瑞,又不得不陪他们演一场戏。

    见黑夫进入厅堂,拜在面前,皇帝亦只是淡淡地了一句:

    “胶东郡守来了?这薛郡擒获了麒麟,临淄出现了凤鸣,济北出了六穗之禾,你胶东又有什么祥瑞呢?”

    此言一出,除了秦始皇,王贲、王离、李斯、赵高,乃至于方士卢敖、侯生都看向了黑夫,他们想知道,这个被皇帝赞不绝口,“黑夫从未让朕失望”的封疆大吏,他会如何回答。

    黑夫长拜道:“陛下,臣无能,胶东没有出现自然的祥瑞!”

    “非要跟往年不同的事,也就是在农家的经营下,种出了新的高产蔬菜,而粮食也因为堆肥沤肥的推广,略有增产罢了!”

    黑夫言罢后,赵高垂目,心中却在嘿然作笑。

    方术士卢敖听闻,眼中却『露』出了一丝疑『惑』。

    “没有祥瑞?朕知之……”秦始皇的声音传来,但却让人听不出,他是欣慰,还是不满。

    但这时候,黑夫却抬起头来,大声道:

    “不过,胶东却有饶祥瑞!”

    此言一出,满堂皆讶,连左右那些献了祥瑞心里才安的郡守们,也都诧异地看着黑夫。

    秦始皇也重新看向黑夫,却见他笑道:

    “听闻陛下将至,在胶东夜邑,有上万名新得到授田的闾左、雇农、庸保,这群从古至今,从未受过大秦统治,也没感怀过什么饶卑贱之民,居然在为陛下歌功颂德,祝寿万岁!他们陛下像太阳,太阳照到胶东,照到他们身上,就驱散了严冬,让他们有田有宅,有衣有褐,黔首康定,利泽长久!”

    “臣又听闻,视自我民视,听自我民听!民呼万岁,亦呼万岁耶?“

    黑夫再拜作揖:“这,就是胶东唯一的祥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