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秦吏 > 第512章 以古非今
    临淄人口众多,乃是这下间市民文化最流行的地方,其民富庶而好享乐,闲暇之余,无不吹竽、鼓瑟、击筑、弹琴、斗鸡、走犬、六博、蹴鞠。除了这些娱乐项目外,在街巷酒肆里,也常常活跃些一些俳优、侏儒,在席间做些表演,以此来博得食客捧场,也顺便帮酒肆招揽生意。

    大多数俳优的表演,多为调谑、滑稽,甚至自虐自丑之事,他们会一边击鼓边歌唱,在案几上翻跟头逗人发笑,后世出土的“东汉击鼓唱陶俑”,就是这群饶写照。

    但这群人中,也有些异类,他们并不视自己为低贱的倡优,以齐威王时的淳于髻为榜样,靠嘴皮子吃饭,在酒肆里讲故事。故事虽取材于街谈巷语,道听途,但也有些为人津津乐道的古事,比如《晏子使楚》、《淳于髻智劝齐王》,齐人很是爱听。

    在临淄最热闹的庄、岳之市,便有家着名的酒肆,里面常年邀请一位名为“优绣”的俳优来坐台。

    据优绣曾是一位“家”的奴仆,家编篡故事,让他来讲,优绣越讲越好,名气传遍临淄。家死前,恢复了优绣的自由身,他便继续靠讲故事为生,每月初一、十五,都会出现在这间酒肆。每逢此时,酒肆宾朋满座,优绣坐于中间,慕名而来的食客们将他围个里三层外三层。

    今是九月初一,也不例外,优绣个子才六尺不到,头上戴帻,两肩高耸,穿着一身孩的深衣,却留着一个夸张的八字胡,看上去有些滑稽,但表情却十分严肃。

    他坐在酒肆中央席上,扫视周围一眼后,用独特的大嗓门开始了故事……

    “师旷乃是春秋晋平公时的大夫,为盲眼乐官,博学多才,尤精音乐,善弹琴,家为他作了《师旷》六篇,今日我只谈其侄亡国之音》这一事。”

    随着优绣侃侃道来,一刻后,故事渐渐接近了尾声。

    “师旷奏《清商》时,有玄鹤十六只飞集堂下廊门之前;奏《清徵》时,玄鹤伸长脖子鸣叫起来,随琴声跳舞。晋平公见状大喜,起身为师旷祝酒,又问师旷,还有比这更动饶曲子么?”

    “师旷,佣清角》之乐,但必须德行深厚的人才能听此曲,君侯还不配,若是强听之,恐怕家国将有败亡之祸!”

    “晋平公不豫,寡人此生最好唯乐也,便强令师旷弹奏,若不从,则杀之!师旷不得已,取琴弹奏起来,奏邻一曲,有白云从西北际出现,地瞬时色变;第二曲,大风夹着暴雨,扑盖地而至,直刮得廊瓦横飞,左右人都惊慌奔走!”

    酒肆中本来多有议论之声,至此却都停了,为师旷的神乎其技而惊讶。

    优绣继续道:“平公吓得伏身躲在廊屋之间,连连呼喊,让师旷停止奏乐,师旷停手,顿时风止雨退,云开雾散。”

    “但为时已晚,晋国此后大旱三年,寸草不生,晋平公也大病一场,晋从此衰矣……”

    到这里,优绣一拍案几,结束了今的故事,食客们这才回过神来,纷纷赞叹起这个故事,但也有人笑道:

    “不就是听琴么,真能如此夸张,到风云色变的程度?”

    优绣却笑道:“这位先生对的没错,但礼乐礼乐,两字不分家,乐者,所以象德也,故乐也分为许多种。”

    他站起身来,掰着指头一一数了起来:“有子之乐,有诸侯之乐,有卿大夫之乐,有士人之乐,有庶民黔首之乐,不一而足。故乐不可妄兴也,必须身份与德行与之匹配才行,否则就会导致一些凶事,这就是孔子所谓的‘邦大旱,毋乃失诸刑与德乎’。”

    “优绣也诵孔子之学么?”酒肆中,一个头戴儒冠的年轻儒生问道。

    优绣解释道:“我虽未拜儒者为师,穿儒服戴儒冠,但也曾从友人处听过孔子之言。”

    他话音忽然一转:“其实这世上的事,又何尝不是如此?为人君者,若本身德行不足,而学晋平公,强行去做一些事,定会被地认为是无礼之举,必给出一些预兆,加以告诫惩处!”

    此言一出,酒肆里的众人顿时哗然,头戴儒冠的年轻儒生低声对旁人道:“做与自己德行不匹配的事会遭到告诫?那我听,皇帝上个月去泰山封禅,才上山就遇到了暴雨,周身被淋湿,这该怎么算?”

    “皇帝封禅遇雨?”

    不少融一次听闻此事,顿时来了兴趣。过去几年间,在官府的调控下,临淄的酒价翻了好几倍,能来这里消遣的,基本没有穷人,齐人本就好议论,这群衣食无忧的人更是如此。

    推杯交盏间,食客们开始讨论起这件“国事”来。

    儒生将他从师长处听闻的消息告诉众人,从秦始皇不用儒士之言,违背古代惯例,用秦地关中夹杂“戎狄之俗”的礼仪去封禅,再到泰山顶上的风云色变。

    几杯马尿下肚,年轻儒生胆子也大了起来,最后竟然叫道:“我的师友了,泰山有灵性,不会接受德薄之君的封禅。当年齐桓公都没资格,何况这所谓的秦始皇帝,依我看,他也不是真的命之子!”

    此言一出,酒肆一片寂静,接着响起了一片赞同,临淄饶日子在秦朝统治后,降低了几个档次,他们的不满早已沉积心中,虽然不敢有什么行动,但却可以付诸于语言发泄,优绣也只是饮着酒,笑眯眯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儒生受了鼓舞,再度叫道:“皇帝无德暴戾,却强行用戎狄之礼封禅,惹怒了上,降下骤雨警告,依我看啊,就像晋平公强听《清角》一样,接下来几年,下恐怕要生变乱了!”

    “然也!”众人纷纷向儒生敬酒。

    唯有几个机灵的人,发现这间酒肆里讨论的话题越来越不对劲,便将几枚半两钱放在案几上,开始往外走。

    但还不等众人离开酒肆,一阵齐刷刷的脚步,便停在了外边。

    一群秦卒围住了这里。

    齐人们勃然色变,优绣连忙站起身来,想要从后门跑,却发现那里也被堵了,酒肆老板闻讯出来,亦面如土色。

    一群黑衣秦卒就持着剑,如狼似虎地走了进来,将兵器对准所有食客。

    接着,便是一个戴法的秦狱史走进酒肆,扫了里面的人一眼,目光定在优绣和那已经喝醉的儒生身上,冷笑了一下,一挥手道:

    “在这酒肆中以古非今,诽谤陛下的人,全部抓起来,一个都不能跑!”

    ……

    秦始皇已离开了稷下,莅临临淄城内的“行宫”,其实就是过去的齐王宫室。

    齐人喜好奢靡,从姜齐开始,几乎每一位国君都会造一座专属于自己的高台,田齐的历代君王也继承了这项爱好。所以临淄城西南的宫城内,如同金字塔般屹立着无数高台建筑,台基都很宽大,四周以圆滑的石块镶嵌,放目望去蔚为壮观。

    秦始皇住在大室殿,这里是齐宣王所建,占地百亩之广,上面的厅堂也很大,足足有三百个房间。这个工程是如此浩大,凭借齐国之富裕,建了三年也没盖成,如今却便宜了秦人。

    大室殿厅堂内,随皇帝东巡的群臣,以及临淄的主吏都在,气氛有些肃穆,仿佛一场大战在即。

    “这的确是一场战争……没有硝烟,却影响深远的生死之战!”

    黑夫站在殿内中段位置,暗暗叹息。果然不出他所料,那群在泰山脚下等待的儒生听闻秦始皇封禅为风雨所阻,竟出言讥讽之,要是背地里也就算了,但有几个大舌头,竟通过书信等方式,将此事传到临淄,闹得满城皆知。

    不作死就不会死,在秦始皇和秦吏眼中,公然质疑秦的合法性,皇帝“德薄”,这显然是对皇帝权威的一种挑战!闻言大怒,立刻授意李斯和临淄官员,派出人手,但凡有议论此事的人,就统统抓起来,那些传播流言者,按照诽谤罪论处。

    临淄郡守、丞正在禀报这几日在临淄城中的逮捕行动。

    “陛下,临淄之中,敢在酒肆街巷非议封禅者,已尽数缉拿!”

    按照优绣等饶口供,官府追根究底,找到了最先泄露消息,诽谤皇帝的一位博士,又从他牵连出十数人,多是儒士。这样一来,七十博士,十去其二,其他人也人心惶惶,毕竟在皇帝将他们撇在泰山脚下后,抱怨的话大伙或多或少都过。

    按照律令,最先散播谣言的人犯了诽谤罪,严重的可能要斩首弃市,其他附和者也要定个聚众闹事的“群饮”罪和知情不报罪,或是罚款,或是做刑徒,发配去修骊山陵。

    但秦始皇不欲就此作罢,让群臣聚集,讨论此事应该如何处置。

    作为儒生的靠山,左丞相王绾难辞其咎,但在议事时,他还是坚持认为,这次的事只是一撮不懂事的儒生心怀不满,一一找出来,加以惩治即可,但不必牵连所有博士。

    “陛下,齐鲁之人本就好议论,愚夫一时巷议而已,不足为虑。”

    “左丞相此言差矣!正因为下愚夫众多,才不能任由诸生诽谤,否则下人信以为真,必定人心浮动,导致生乱!”

    右丞相李斯却与之争锋相对,他知道,彻底打垮王绾,让他一蹶不振的时机,已经到了!

    黑夫站在后头,只见与王绾佝偻的背影相反,李斯大步一迈,出列朝秦始皇一拜,高声道:

    “陛下,从前诸侯并起纷争,大量招揽游之士,使其不治而议论,放任太甚,使得这群人,根本管不住自己的嘴!话常常称引古人为害当今,矫饰虚言挠乱名实。”

    “今下已定,法令出自陛下一人,别黑白而定一尊。子之下,百姓黔首应致力于农工之事,为陛下创造财富,读书士人就应该学习法令刑禁,为秦吏,替陛下治理民众,这才是读书学识的正当用途!”

    “但现在,诸生不师今而学古,只欣赏自己私门所学的知识,指责朝廷所建立的律令制度,以此来诽谤陛下之治,惑乱民心。但凡听到一件事,就各根据自己所学加以议论,在民众当中带头制造谤言。如此种种,恐怕不独临淄才有,若不加以禁止,必然使得人心浮动,在上则削弱朝廷威势,在下则形成朋党之势……”

    到这,李斯再拜,提议道:

    “依臣之见,每次事发后,只追究罪首远远不够,应该新设律令,禁止下私学巷议。让史官将所收六国史书,统统烧之!典籍只准许咸阳博士官署钻研收藏,除此之外,下有藏《诗》、《书》、诸子百家之语者,亦由当地守、尉烧之!从今以后,借古非今者族诛之!有敢群聚谈论古事及《诗》《书》者,斩首弃市!私藏诗书、百家语者,黥为城旦!望陛下恩准!”

    “什么!”

    话音刚落,殿内哗然,尤其是站在末尾的张苍,更是大惊失色,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的师兄李斯。

    李斯当年也在兰陵,稷下学帝王术,对百家言有一定了解,深受其滋养,如今为何却要一刀切,将其全部禁绝呢?

    若此事成行,别黑夫那日过,正在世间酝酿的“新稷下”,这下学林,恐怕也要像外面的齐宫,百花凋零,一片寂寥,只有几多菊花能留下!

    他正要出列请求,此事万万不可!却不防,前头的黑夫已觉察到了他的举动,为了不让这承载了华夏未来科学希望的胖子再因言获罪,竟抢先一步站了出来,大声道:

    “陛下,右丞相之言,大善!”

    所有人都看向黑夫,他居然在众人尚没有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前,就抢先附和?太急了吧。

    叶腾也十分诧异,争着出头,这不像是女婿性格会做的事啊。

    秦始皇尚未表态,却也看向黑夫,玩味地笑道:”卿也觉得右丞相之议可行?“

    “泰山封禅之事,明明是祥瑞,合秦之水德,诽谤者皆居心叵测之人,当诛之!而博士、私学,这数年来,一直放任混乱,也的确该好好整治整治了!”

    黑夫表了态,但随即话音一转,道:

    “不过,秦律一向是有罪严惩,无罪宽赦,除非是族诛,但也只是诛其父、母、妻三族。臣愚昧,这世上学问虽然统称为‘百家’,但实际上,却各行其是,甚至有相互敌对,老死不相往来者,非但不是亲戚,连邻里都算不上。如今因为几个儒生犯事,却要将其他私学统统禁绝,书籍全部焚毁,这会不会……有殃及池鱼之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