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秦吏 > 第525章 取之于无形
    一路走来,一行人终于来到了晒盐的盐田中,黑夫令工匠略加改造,开挖一些矩形的田亩,下以石砖为底,浅而广,滤池处合格的卤水被工匠隶臣们用木桶挑至此处,浇灌在盐田里。

    眼下正值午后,烈日炎炎,加上海风迅猛,卤水在不断蒸发,盐田底部已形成了晶莹的盐粒,待水分完全干后,隶臣妾们又下到田中,用铲子将盐堆起来,每块盐田里,都能积得半人高的盐丘……

    这些盐丘看着喜人,秦始皇让人勺了一盏来看看,却见着此盐雪白细绵、品质纯正,色泽竟不亚于安邑盐。

    原来,先前的滤池盐泥、竹席漏网,除了增加卤水浓度,还有一个用途,就是过滤海水中的杂质。故盐田里的卤水看上去十分洁净,晒出的盐杂质也较少。

    质量没问题,那秦始皇关心的,就是效率和产量了。

    他便问黑夫:“以新法之淋卤晒盐,须得几?”

    齐人之所以煮盐,就是因为单纯晒盐太慢了,且要看老吃饭,一旦时间拖太长,骤雨降下,便前功尽弃,所以并不每个地方都适合晒盐。

    黑夫禀报道:“刮壤聚土,漏窍沥卤,三日而功成!至于晒盐时,则需要时地利,看准日头正盛时,让卤水在太阳下暴晒至傍晚,便可得盐!”

    所以总结下来,这法子居然只需要四,五道工序!其速竟不亚于煮海!而成本却比煮海低了不少。

    但黑夫也,这种法子极度依赖时,首先制作盐泥,必须等潮退以后再晒,一般每个月有两次潮涨的时间,每次约有五六,所以每个月能晒盐的时间只有半个月至20左右。

    如果阳光不够强烈,卤水出盐率就很低,所以一年中晒盐的最佳时间只有4月到10月,与煮盐正好相反,这就意味着,要占用不少劳动人口从事此业。

    这是艰难的选择,判定两个法子的优劣,剩下一个标准:“旧法新法,产盐孰多?”

    姜齐以煮盐之法,从十月到十二月忙活三个月,得盐三万六千钟,约合二十多万秦石。

    田齐时,开辟了新的盐场,产量增加到了三十万石,其中胶东就产十万石,但现在,因为种种原因,胶东产盐却缩水到了五万石。

    在秦始皇想来,胶东能赶上先前的产量,就已经不错了。

    但黑夫却给了他一个大惊喜:“三十一年九月时,仅一月时间,这片盐场便已得盐2万石!就算每年只晒半载,亦能得盐至少12万石,再加上其余盐场,一年产15万石,不在话下!”

    不仅产量比煮盐多一半,成本也低了许多。

    张苍随身带着算盘,当即给秦始皇算了笔帐:“凡食盐之数,一月丈夫五升少半,妇人三升少半,婴儿二升少半,如此,则五口之家,月食盐15升。”

    15万石,可以供应一百万户家庭,约五百万人口。这就意味着,胶东在满足自己需求的基础上,还能额外解决四百多万饶吃盐问题!

    而且所产的盐,还是质量较好的白盐,不是夹杂了大量泥沙的黑盐。这年头的盐,含杂质较多,许多地方的土盐,须“澄去泥土”,晒干后食用,一斗盐里有两升泥土实属正常。

    这也是战国秦汉之人吃盐很重,人均达到45克,远超后世标准的原因。一来是因为体力活重,二则是因为,吃进去的盐分其实没那么多。

    张苍十分高兴:“如此一来,若能将胶东之法拓展到下,尤其是琅琊、东海、会稽三郡,每岁可多产盐二三十万石!如此,则少府可通过征盐税,获得巨利!”

    张苍是专门管度支和量入为出的,相当于国家发改委,自然明白,盐是代价最低,效果最好的征税手段!

    他立刻献策道:“陛下,臣曾观《管子》,此书虽是稷下大夫托古之作,却有很多真知灼见!”

    “其侄国蓄》篇里,齐桓公询问管仲富国之策,桓公打算对人口、房屋楼台、树木、六畜征税,却被管仲一一否定,在他看来,民予则喜,夺则怒,民情皆然。租赋是看得见的,直接向百姓收取财物粮食,自然会招致不满。更好的办法则是,取之于无形,使人不怒!”

    张苍此言是意有所指的,近年来朝廷开销巨大,但秦朝懂法律的人多,懂经济的却烧。解决办法,无非是不断加收口赋,导致下各郡怨声载道。

    理论上,口钱一年只需要交一次,每户100钱而已,负担不算太重,但每逢朝廷国库吃紧,都会在口钱上打主意,所以每年每户200钱是常态,多的时候,竟达三四百!

    中原不少民户,为了少交无穷无尽的口钱,已经到了生子不举的程度!张苍以为,再这样下去,帝国迟早会丧尽民心,必须想新的办法。

    但他精于计算,对于实政却不太懂,好在,黑夫似乎总能以新奇的思路开源……

    秦始皇对如何增加少府收入很感兴趣,在海边的亭驿坐下,让张苍细细道来:“如何取之于无形?”

    张苍道:“很简单,寓税于价!”

    他打比方道:“下户籍约为六百余万,口三千余万,按照律令,人一岁以上者,岁缴20钱,一户合百钱……”

    100钱,这也是每次加征的量。

    但只要在一升盐上加价10钱,一斗半盐就可多得150钱,超过一户人家缴的口赋了。表面上,政府确乎不曾征税,不致引起人民的“嚣号”反对,实际却是“无不服籍者”。

    盐是非吃不可的,无一民众可以须臾离开,百姓纵然嫌贵,也得想办法买。且盐税除了直接购买外,还隐藏在很多商品背后,绝大多数人不会意识到,自己买的一只咸鱼里面,政府已经通过盐进行了征税……

    黑夫也在点头,张苍的建议,是后世常见的,把税收隐藏在商品里,实行间接征收,使纳税者看不见、摸不着,在不知不觉中就纳了税,而且不至于造成心理上的抵抗。

    张苍得兴奋,再拜道:“这就是齐国过去的经济政策,煮海以籍于下!齐国之所以如此富裕,就是因为,齐王已经在下人头上。收取一层无形的盐税了!”

    “这些齐人,倒是想了个好计策。”

    秦始皇沉吟了:“你此策出自《管子》,乃稷下大夫所着?看来稷下之学,也不尽是无用之学,不中用之书……”

    他看着广袤的大海,笑道:“倒是朕,坐拥无垠之利,但少府、治粟内史却只会从黔首身上榨取口赋,不曾想到这东海之中,居然就是一座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库,真是枉为计相!”

    黑夫听着这话却有些别扭,少府、治粟内史征租赋,还不是为了陛下您的宏图大业么?每次征赋,亦是得到了皇帝默许,可皇帝也明白,这是饮鸩止渴之法,既然有比加赋更好的敛财之道,他当然会弃旧用新。

    张苍的话让皇帝心动了,盐由官府转卖,秦朝早在商鞅时代就在做,但关中并非产盐区,自己都得仰仗塞外、巴蜀、河东供应,对此策理解不深,也赚不到太多钱,只是为了控制这项战略资源,避免被产盐国挟持。

    如今,秦一海内,坐拥大海,黑夫又献上了让盐产量倍增的淋卤晒盐法,是时候祭出管仲的盐卤大棒,用它来敲扑下,收敛财富聚于少府,使之为国所用了!

    眼看秦始皇要欣然采纳张苍之策,这时候,黑夫却出面道:“陛下,张苍此言虽然有理,但臣以为,要取之于无形的前提,是盐出一孔。但现如今,胶东却私盐泛滥。”

    “私盐?”秦始皇皱眉,在秦朝,但凡带“私”字的,都不是好东西。

    黑夫道:“然,本郡海岸长达数千里,郡兵贼曹人手不足,以至于屡禁不止,故官盐纵然对官盐加税,也收效寥寥,黔首宁可冒着风险买更便夷私盐食用……”

    “都是些什么人在煎制贩卖私盐?”

    黑夫摇头叹息:“多是滨海豪贵大族,也就是……”

    他抬起头,平淡出了那两个字。

    “诸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