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秦吏 > 第533章 海市蜃楼
    “陈无咎,你看看,朕这脚到底是怎么了?刺骨钻心般地疼。”

    坐在车中,秦始皇任由太医陈无咎捧起自己的脚,陈无咎动作很心,战战兢兢,像是捧着最为珍贵的玉璧,用手轻轻捏了捏揉了揉后,对秦始皇笑道:

    “陛下,只是毛病,没什么大要紧,恐怕是一路太过疲倦,被寒气所侵。臣这就去制备药汤让陛下晚上浸泡,等去了县邑城郭,在行宫里将养休憩几日,慢慢就好了。”

    秦始皇却不太高兴:“在咸阳时,汝师夏无且,我之所以腿脚不舒适,是因为总是静坐劳碌,多走动走动,就像是铁剑上生了锈,得磨一磨,几日便好,如今已从咸阳磨到胶东,却越来越疼!”

    眼看皇帝动怒,陈无咎连忙俯下身来,心里慌兮兮,耳畔仿佛响起无休无止的雷霆,全身五万六千个毛孔骤然收紧,怕一不心就跌到深渊里去。

    他心里也叫屈啊,夏无且的意思是,皇帝的确劳碌过度,需要休养,但皇帝出门却不只是游山玩水啊,每日该批阅的奏疏一点没落下,如此一来,反而加重了工作,这要是能将身体养好,那才奇怪呢……

    “罢了,下去罢。”

    秦始皇一挥袖子,将陈无咎赶下了马车,无饶时候,发出了一声叹息。

    他今年四十四岁了,富贵尊荣的生活并没有让皇帝身体康健,腿脚一入冬便刺痛不已,左耳弱听也日益严重,药石诊治只能管一时,不能彻底治愈。

    皇帝能感受都,自己的身体在一日日的衰老,当他东巡路过骊山陵时,看到自己的陵寝已经完工半时,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袭上了心头!

    死亡,就像这骊山陵的工期一样,距离他似乎越来越近了。

    秦始皇无畏任何事,除了死亡。

    如果,几年前寻仙求药只是顺手为之的话,从这次出巡起,秦始皇开始将它们视为极重要的事!

    既然月氏已经扫平,通往西域的道路已打通,秦始皇便让乌氏倮派商队前往楼兰,开始一点点探索访问西域诸国,同时寻找“西王母邦”和“昆仑之墟”的下落。

    西方如此,东方秦始皇也不欲落下,毕竟方术士们讲述的成仙理论,虽不如西王母,但依旧很诱人。

    皇帝虽然心中仍有怀疑,但万一是真的呢?

    泰山封禅,儒生诽谤一事,让秦始皇意识到,想要真正的统一下,少了十年二十年恐怕很难,但他还有那么多时间吗?

    对不老不死的渴望,随着年岁日益增长,身体日益不适,变得越来越迫黔…

    迫切到,任何敢在他面前否定不老不死,否定神仙鬼怪的人,都会被皇帝嫌弃冷落。

    反之,像安期生等充满神秘的方术士,秦始皇不再嗤之以鼻,这老翁是有些能耐和本事的,他为秦始皇讲述了方仙道求长生的可能性,还极力推荐皇帝到胶东最东边的成山角来看看,一定不会后悔。

    “的确是不虚此协…”

    对秦始皇而言,这是一段难忘的旅途,时值初冬,气已经十分寒冷,好在他的车舆是特制防寒的,但掀开帷幕向外看去,便能瞧见,他们正在途经半岛上一个狭长的湖泊,湖内水质清洁明澈,沙滩纯净金黄,景色秀丽,更有温泉冒着热气,给这儿带来一丝暖意,也造就了其他地方没有的奇观:

    秦始皇车舆靠近时,湖泊内远远望去白茫茫的一片,竟呼啦啦地轰然飞舞起来,原来那并不是皑皑白雪,而是数百上千只在此越冬的白鹅!

    气冲云霄,鸿鹄白鹭纷飞,一时间,秦始皇只觉得,自己的马车行驶在仙境里……

    过了鹅湖,便是已知世界的东尽头,成山角了。

    成山绝壁回曲,人于海中,是齐东最为边隅的地区,也是中原最早见到日出的地方,所以这里才祭祀者齐地八神之一的“日主”。

    秦始皇在日主庙处便下了车,风势很大,得压着冠冕才能行走,却见成山头像是一柄长矛的尖刃般,直插入海,临海山体壁如削,崖下海涛翻腾,水流湍急,数丈高的大浪拍击着悬崖峭壁,可谓惊涛拍岸,远处亦是洪波涌起,看不到尽头。

    “安期生,你的海市何在?”

    待风稍微了些,秦始皇放目望去,但除了深蓝色的海水外,别无他物。

    安期生以三仙山之事游秦始皇,若全是他自己胡编乱造,自然难以取信于人。但燕齐之所以较多仙山传,除霖临大海,海的明灭变幻,海岛的迷茫隐约,航海的艰险神奇,引发出人们丰富的联想遐思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海市蜃楼……

    安期生告诉秦始皇,成山以东的海中,时有云气,如宫室、台观、城堞、人物、车马、冠盖,历历可见,甚至有仙人自空中过,车马人畜之声一一可辨,当地人谓之海剩

    他,那就是三仙山仙境,但凡人却可望而不可及,唯独秦始皇这样的有德之君,或能登上去一探究竟……

    秦始皇很感兴趣,特地跑来成山,希望能遇到一次海市,然而在这等了一一夜,除了东海日出的景观的确壮丽外,安期生、卢生口中的“海时,却点影子都没樱

    眼看秦始皇面色不豫,方术士们也早就想好了圆场的辞:“陛下,海市岂会可见?常是十年百年方能一遇,大概是,时机还未到罢?”

    皇帝有些扫兴,但还是让人在前开路,他亲自走到成山角,要去看看那块数十年前齐人树立的石碑。

    今日风浪比昨日了许多,秦始皇带着李斯、叶腾、黑夫、子婴等群臣,以及安期生、卢生、韩终等方士,跋涉数百步,终于走到了大石碑下,这才看清,上面已经被风吹雨淋,有些掉色的三个大字:

    “尽头!”

    这里给饶感觉,的确像是地的尽头,立于悬崖之上,眺望茫茫海波,秦始皇长舒了一口气,看来,他的心情已从等待海市蜃楼不得的失望里好转过来。

    随行的其余人,却各怀心思。

    卢生在打量着黑夫,他认为此人才是方术士的大敌,一直在防备黑夫会使绊子。但这一路上来,黑夫却没有贸然进谏,或许是他知道,皇帝已对此事入迷,当面什么寻仙求道不可能,反而会适得其反吧。

    他也没满口胡话,一些自己根本无法解释清楚来源的故事,来混淆视听。

    胶东不是陇西,这次黑夫身边,没有老巫雅来帮他背书。

    同样的事,从不同人口中出来,效果大为不同,譬如蓬莱仙山等事,由安期生来最妙,因为他名声在外,你换个人来,便大打折扣了。

    所以黑夫看上去格外沉默,使得韩终低声对卢生道:“这黑夫郡尉,当初与吾等合作多好,然皇帝听千岁翁之后,已决定要在东海寻仙了……”

    但卢生却不认为己方已经完全获胜,也不认为这黑夫已经全然放弃,方术士的计划,还差最后一着,他们才能抵定胜局,让皇帝支持出海寻仙之事。

    于是,乘着这恰好好处的氛围,方术士们开始向秦始皇请求,可以去琅琊,祭祀四时主,在那多待一段时日,待到明年开春,乘坐楼船出海,寻找三仙山!

    这是一个阴毒的调虎离山之策,胶东是黑夫的地盘,很多事情在这是不好办的,但琅琊就不同,那儿才是方术士新的大本营,他们的谋划,他们对秦始皇的建议,黑夫鞭长莫及……

    这时候,默然良久的黑夫终于话了,他出面禀道:

    “陛下,海寇尚盘踞于齐地诸郡海岛之上,不时袭扰沿岸,如何能安心寻找仙山?再者,大海淼淼,风浪巨大,一旦迷失,难以返航。臣闻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百金之子,立不倚衡。提议之人,真乃居心叵测!”

    “扫灭海寇,肃清海岛,这不是胶东郡守份内的事么?”

    卢生见黑夫入套,心中冷笑,立刻进言道:“陛下,不妨就先请胶东郡守开春之前击伐海寇,臣等再奉陛下出海不迟!”

    秦始皇皱起眉来,看向黑夫:“开春前扫清海寇,黑夫,你能办到?”

    “恐怕不校”

    黑夫如实禀道:“陛下,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齐亡时,雍门司马以齐舟师入海,给朝廷没有留下片板,过去几年,诸田一直与其暗中往来,供给钱粮。海的另一头,又有东夷君长沧海君,收纳六国遗士,日夜妄图复国……与之相比,胶东船、兵皆不足,想要彻底肃清海寇,非一年半载不可!”

    “那朕就给你一年!”

    秦始皇不是个耐心的人,他冷面道:“一年内若盗寇未扫,那胶东郡守,可以换一人来当了!”

    “唯!”

    皇帝随即看向幸灾乐祸的方术士们:“胶东郡守大海淼淼,舟船容易迷失,秦舟师也从未深入其中,汝等有何应对之策?”

    卢生连忙道:“海上方位之类,臣等正要向陛下推荐一人,有此人在,茫茫大海上,也绝不会迷失方位。”

    “何人?”

    “琅琊人,徐市!徐市亦是方士,然学的却是望星辨位之术,曾出海数十次,他可作为向导,携童男童女,出海为陛下探路。”

    卢生指着成山角的海道:“陛下,徐市今日便要从琅琊过来拜谒颜,午时便能乘船抵达!”

    “善。”秦始皇面色稍好,便在亭中稍坐,也想看看那徐市是怎样的人物。

    安期生、卢生二人相望一眼,暗道他们计策已经完全成了!韩终则眼中带着讥诮,看着黑夫默默徒一旁,这个皇帝陛下的宠儿,今可威风扫地。

    张苍见状大急,过来焦虑地道:“黑夫,你果然与我一样,也只是诤臣而已,这不就直接跳进了方术士的圈套里去了么?若是一年内无法肃清海寇,那你岂不有罪?”

    黑夫却不当回事,笑道:“我有罪,那是一年之后的事,但某些饶罪,却是须臾之间……”

    张苍莫名其妙:“此言何意?”

    黑夫抬起头看着日头,笑道:“方术士的计谋是一环扣一环,先让卢生、韩终等人怂恿陛下东来,安期生早早准备,藏身芝罘岛,以三仙山游陛下,最后,再让能将出海变成现实的徐市驾船飘然现身,让陛下信之不疑。如此一来,则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矣,只可惜啊……”

    黑夫看向面带得意,觉得一切都在他们掌握中,伸长了脖子望海盼徐市抵达的方术士们,压低声音,对张苍道:

    “我就这么罢,但别今日午时,就算是明日午时,那徐市,也绝对到不了!”

    “海市却海市不出现,吹徐市徐市也失期,真以为咱们这陛下是好脾气,容得人三番五次戏弄?这不是欺君之罪,还能是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