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秦吏 > 第537章 推广普通话要从娃娃抓起
    “六合之内,皇帝之土,西涉流沙,南尽北户……”

    秦始皇是个闲不住的人,抵达即墨城的第一,还还不及歇脚,他便在黑夫引导、群臣簇拥下走进即墨城的公学。

    还未靠近,就听到一阵琅琅上口的读书声传来,声音稚嫩却洪亮,虽然听上去夹杂着浓厚的胶东口音,却已经让秦始皇眼前一亮。

    “来到胶东后,朕但闻民间尽是齐东野语,却是极少听闻雅言了!”

    皇帝止住了要去让学生们出来拜见陛下的黑夫,与群臣放轻脚步,走到了学堂门口。

    这是今年才新盖的课堂,窗明几净,里面摆放着十多个长案几,每个案几前有两个蒲席,却见一群八岁到十多岁不等的孩子两人一组,跪坐在案前,手乖乖放在膝上,挺着胸,跟教导他们的夫子,也就是郡祭酒萧何大声念着《秦颂》……

    同样的词句,从这群胶东孩子口里念出来,却有不一样的味道,当他们念着“功盖五帝,泽及牛马。莫不受德,各安其宇”时,感觉眼睛都在发亮。就好像后世的少先队员在大声背税为建设伟大祖国而奋斗”时,真质朴的孩子们,学生么信什么,这就是教育的力量。

    念诵完毕后,教课的萧何也恰到好处地发现头戴冠冕的皇帝陛下站在门后,连忙装作慌乱地下拜,带着孩子们七手八脚地朝秦始皇行礼,喊出了最后一句。

    “世世永昌,千秋万岁!”

    孩子们年纪大的知道来的是皇帝,诚惶诚恐,的懵懂无知,探头探脑。

    “善!大善!”

    秦始皇十分高兴,他倒没有和蔼到与这群脸蛋在严冬里冻得发红的孩子一一握手,问他们的年龄,只是看向黑夫:“这群孺子,皆是胶东士人富户子弟?”

    黑夫道:“然,在胶东,赀产十万以上者,子弟不必在家帮忙治生产,须缴纳一定束修,入公学三年,学秦言、秦字。”

    赀(zī)产,也就是家财,虽然秦朝纳税是按照人头、户口的,但对工商业者,也要计算其家财,然后时不时割一次韭菜……不对,是合理合法地征财产税。

    于是,赀产十万,就成了高收入的标准,在关中,军功贵族赀产十万,其子弟便是良家子,可以自备战马武器入伍做军吏了。黑夫也把这套制度照搬到了胶东,但改成让富户子弟学文,将他们纳入新的教育体系,强制进入“学”,顺便缴纳一定学费。

    “即便有学费,但公学依然入不敷出啊,学弟子笔墨自备,但纸张和课本,却是由官府供应,陛下请看,此乃胶东祭酒让人印刷的课本……”

    印刷术应用最早的两个地方,一是官府律令、公告,其二,就是课堂上了。

    萧何恭恭敬敬地过来,将一个学生的课本献上,秦始皇接过一翻,开篇便是他数年前让乐官们作的《秦颂》,也就是方才孩子们朗读的那段,这是对皇帝歌功颂德,政治正确。

    再接下来,则是丞相李斯的《苍颉篇》,李斯文学水平优秀,苍颉篇朗朗上口,也是最好的识字课本,秦始皇让李斯作此文,本就是为了推广秦字,没毛病。

    接下来,是太史令胡毋敬的《博学篇》节选,涉及一些常识,但秦始皇翻过这一页,却未见中车府令赵高的《爰历篇》……

    取而代之的,是黑夫让农家所作的《二十四节气歌》!

    “哈哈哈。”

    秦始皇一愣,随即大笑起来。

    黑夫也跟着笑了笑,却没有解释什么。

    总之,学主要学习关中雅言,写秦隶,每日一练是必须的,“中学”就更高级点,学的是律令,目的是培养胶东土着出身的秦吏,协助官府治理地方。

    中学也不必非得家财十万才能上,纵然是自学了秦字秦言的贫士,只要通过考试,也能入学,若成绩优秀,能获得全郡第一,更有不菲的奖学金。

    一番巡视下来,秦始皇对即墨的公学十分满意,颔首道:“朕此番东来,沿途各郡,法教以胶东为最,书同文字,当从孺子始!”

    而在一行人离开前,黑夫又招手喊来祭酒萧何,安排给他一个任务。

    “萧祭酒,你下去之后,写一篇文章。”

    萧何在沛县时,便以“文无害”着称,笔杆子十分厉害,所以到了胶东后,除了管教育局外,也当了黑夫郡守的御用文人……

    “不知要如何写?”萧何恭恭敬敬。

    黑夫道:“以学弟子为视角,记今日谒见陛下之难忘,需要文字简练易懂,日后能加进课本中去。”

    接下来,黑夫大致描绘了那文章里的主要内容:一个普通的胶东学生,听夫子马上就要见到皇帝陛下,紧张又激动。

    等见了皇帝后,他气势威严,看到弟子们念《秦颂》,又换了上和蔼笑容,学生们向陛下行礼,皇帝扶起众学生。

    接下来,皇帝爷爷便一一看学生们写秦字,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连连称善,最后,还亲切地问了学生的年龄,并对身边的黑夫郡守:“书同文字,当从孺子始……”

    “你可听明白了?”黑夫还陪同秦始皇去行宫,匆匆布置下任务给萧何。

    “下吏知之。”

    萧何应诺,暗道整个过程,也就最后一句话是真的,不过既然上司了,他就必须照办,回去就开始咬着笔杆,想象自己是一大早冒着严寒来到学室的学生,还有这难忘的一……

    ……

    巡视完了公学,眼看日暮将至,秦始皇有些乏了,抵达齐国即墨宫室改造成的行宫,便让雍人庖厨去准备膳食。

    秦始皇还提了个要求:“近来膳食鱼肉太甚,朕不喜,就用当地菜蔬烹汤即可。”

    皇帝的肠胃一直有毛病,出行以来更是加重,近来鸡鸭鱼肉都难以下咽,太医们提议,皇帝应该吃清淡一些,远离油腻之物。

    这下可愁坏了雍人,皇帝虽识五谷,但却不太清楚蔬材时令,在咸阳时,宫廷里讲究“仲秋之月,命有司趣民收敛,务蓄菜”,也就是秋菜冬贮,藏在窖里,皇帝随要随有,可这是外出巡狩啊……寒冬料峭的,上哪找新鲜的蔬菜去?

    但没办法,既然皇帝了,雍人只能苦着脸下去想办法。

    不提雍人在即墨城翻箱倒柜找新鲜菜蔬,另一边,秦始皇继续与群臣讨论方才的见闻。

    在皇帝看来,相比于那些读了孔子之言,向往三代、周公之治,动不动就以古非今的儒生,公学培养出来,对大秦充满崇敬的学生,才是秦始皇想要的“好读书人”,秉承着学而优则誓念头,对官府恭顺,最后变成规规矩矩的官吏。

    “胶东的法教之策,可让下诸郡效仿之!”

    秦始皇钦定了朝廷的教育方针,决定在各郡仿照胶东,都设一名“郡祭酒”,推广胶东模式。他要胡子眉毛一起抓:收缴藏书,遏制私学,大兴公学,将变成环环相扣的三步走方针,最终目的,则是舆论和人心的统一!

    这是秦始皇念念不忘的事,在泰山顶上,他可是与苍对赌聊!

    皇帝还想着,等一年半载后,丞相、太史等将《国史》编出来后,让公学弟子在习律令之余,能明白今朝已远超蒙昧野蛮的三代殷周,为自古以来最先进者,朝廷的公学教育,就更加完美了……

    这时候,雍人庖厨也终于将膳食做好奉上来了,大鼎里照旧炖着热腾腾的肉,除了宫廷宴飨常见的八珍肉菜,和来到胶东后,几乎每顿都能见到的海鱼外,应秦始皇“想吃素”的要求,还多了一份秦始皇过去从没见过的羹汤……

    这年头盛汤水的容器是壶,所谓“箪食壶浆”是也。

    督秦始皇案上,铜壶盖子揭开后,热气氤氲上腾,皇帝一瞧,却见里面青白分明:

    乳白色的柔软块状物卧在汤中,看着有些可爱,让人忍不住想夹一块尝尝。还有些青绿色的叶子,煮得很软,外加肉骨头熬的汤勾了芡,有点浓稠,香气扑鼻,在这寒冷的冬日里督面前,让人食欲大增……

    虽然很想试试,但秦始皇用膳是十分多疑和心的,每次都会有人先品尝,再以银针试之,这次也不例外。

    他指着这羹汤道:“此乃何物?”

    雍人连忙下拜道:“陛下,此乃胶东土产,臣等已烧制试尝后,方敢烹汤。”

    罢抬起头,有些无奈地道:“这已是这时节里,唯一能找到的新鲜蔬菜了……”

    秦始皇皱眉,将信将疑。

    黑夫这时候出面道:“陛下,这羹汤中两物,的确是胶东土产。”

    他指着自己面前也有的一壶羹汤道:“这白的,是农家近来发明的‘豆腐’,这青绿色的,则是城外农家菜圃选育出的上佳菘菜,比葵菜更耐寒冬,且味道更美。这道汤早在秋时,已在即墨风靡开来,当地人还给它取了个好听的名,陛下要听听么?”

    “哦,是何名?”

    侍从试过毒,证明是安全的后,秦始皇疑心渐去,已经想用匕勺试试了。

    黑夫一笑,让皇帝吃上这东西,也是他前世听过一个故事后的恶趣味,便作揖道:

    “就疆翡翠白玉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