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天都妖逆 > 第382章 一箭双雕
    果不其然,苏家兄弟几个突然全都站了起来。

    “好你个郝连成,没想到居然是你这家伙在害家父!”

    三兄弟气势凶凶的看着郝连成,恨不得吃其血肉,抽其筋骨。

    “你们,你们原来都是你们设的计谋!”郝连成一脸的蒙圈,也总算反应过来,自己居然中计了。

    “不可能,这不可能,我这可是子母阴阳蛊,七日之期已过,苏老头,你怎么可能不死?”

    郝连成是风九州的警卫队队长,也是他最得意的助手之一,郝连成一说什么子母阴阳蛊,他就知道自己现在是彻底完蛋了。

    他现在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他年纪一把,心情激动之下,双腿一软就摊坐在地上,哪里还有做军人的样子。

    苏老的实力强悍,一但扣住了对方的名门在加上外面早就埋伏安排了人手,就算郝连成再厉害也很难冲出去。

    “这可多亏了一个人!”苏老放开郝连成的手,站了起来,将血衣脱了下去。

    “小兄弟,你出来吧!这次多亏了你的一石二鸟之计。,你可真是我苏家的大恩人呀!”苏老看着门口说道。

    这时候从门口走进来一个少年,这人自然是杨是非了。这一切其实都是杨是非设计好的,不仅救了苏老头,还讲行凶者抓住,可谓是一劳永逸呀!

    “呵呵!”杨是非笑了笑,心里那个酸爽,道:“苏老,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别忘你了您的诺言,还有把我那可冰灵珠还给我。”

    老人从嘴里取出一枚冰雪透亮的珠子。一股寒气从珠子里冒了出来。

    苏老头的脸色也开始恢复了正常。

    “你这珠子可真是好东西,不知道可不可以卖给我……”苏老拿着冰灵珠,很是不舍的说道。

    子蛊畏寒,要不是有这颗冰灵珠将苏老头的身体冻住,子蛊早就破体而出了。

    当然这珠子寒气太重,常人也不能够长时间放身上,要不然就要冻死。

    苏老也是修为教高,暂时撑得住,要是时间长了也不行。

    好在自子蛊已经出体,要不然,这珠子在身上,也够他受的。

    这样的奇珍异宝在手里,苏老自然有些羡慕,于是想花钱买下。

    杨是非摇了摇头道:“这东西对我还有用,我可不能卖给你,再说了,我现在也不缺钱,别忘了你还欠我几个亿没还呢!”

    “呃……”苏老瞬间无语苏家三兄弟更是黑着脸,这小子就凭一颗珠子就拿他他苏家辛苦几十年的资产,这也太容易了吧!

    几人心里不爽,却又很无奈,不管怎么样,杨是非对他们有恩,他们也不能把杨是非怎么样最可气得是,以后苏家就欠了这小子一个人情,这小子以后还不得牛上天去。

    “原来是这可珠子克制了我的子母阴阳蛊,这就难怪了。”郝连成心里那个后悔,要不是他急着过来查看,估计就不会这么快就露陷了,说去说来,还是他自己太心急了,这才中了对方的陷阱。

    “说吧!你为什么要用邪蛊害老夫?老夫和你有什么恩怨,还是说是风九州这老小子让你害我的?”

    苏老仔细看了看郝连成,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人怎么可能会使用天域教的蛊术。

    苏老头一开口又恢复了当初那种不怒自威的尊容,一开口,就让人有种窒息的感觉。

    风九州一听,更是差点吓尿,急忙道:“苏老总,误会,这都是误会,我绝对没有要害您的意思,这一切都是郝连成自己的主意,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呀!”

    谋害上司,这罪名,风九州是如何也不敢承担的虽然他想苏老头早点死,可是却不知道真正动手的是自己的亲信,而且还使用的是子母阴阳蛊,这不就等于自己和邪教勾结。

    身为军人,竟然和邪教勾结,这罪名可不是谁都能承担得起的。一但坐实,风家就等于从高峰跌到了谷底,这辈子想要再爬起来基本已经不可能。

    风九州急着辩解,可是谁又会相信他是无辜的。

    “郝连成,你快帮我解释清楚,你个人的行为和我没关系……”

    郝连成冷笑一声道:“你和姓苏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风九州气得一口老血吐了出来,当场就昏死过去。

    “呵呵……”郝连成一声冷笑,指着苏老头道:“老东西,你可还记得我?”

    苏老头摇了摇头,道:“你是天域教的吧!天域教都灭亡了这么多年,没想到还有后人在世!你存心积虑的混进军区,就是为了找我报仇?”

    “没错!实话告诉你吧!我乃是天域教的教徒,我爷爷当年就是死在你手里的。当年你带队灭了我天域教,可曾想过天域教的后人会找你报仇?千算万算,我怎么也没想到会有人给破坏的我的计谋……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

    “冤冤相报何时了,当年是天域教为恶在先,我也是奉国家的命才将天域教围剿的如今,你本来有个好的前程,为何执迷不悔,非报仇,,即便你杀了我又能怎样,你真的开心?”

    “我……你不用说那么多,我这辈子或者,就是为了报仇,不一天不死,我就一天不罢休。”

    “只恐怕你没有这个机会了!”苏安邦冷哼一声,手里的武器已经顶在了郝连成的额头上。

    郝连成却不为所动。眼光转过,看着杨是非道:“小子,你又是谁,为何要破坏我的好事?你该不会是也是我天域教教徒吧?”

    “我是谁你觉得重要吗?你用邪蛊害人,我就是管一下又怎么的?”杨是非冷哼一声,管你是谁,都已经被抓了口气还挺横。

    “好,很好,你既然破坏我的好事,那我就拿你的性命来抵债,拿命来吧!”

    “不好!”苏老头心道一声不好,正要去施以援手。

    郝连成影子一闪,突然从身上冲出一个鬼影。

    那影子犹如恶魔一般扑向杨是非。要将杨是非杀死,以泄心头之快。

    众人看到这一幕,都吓了一跳没想到郝连成身上武器被收走,还隐藏着这一杀招。

    这要是对付苏老头,说不定苏定方早就一命呜呼。

    边上的警卫看到那黑影如此可怕,想也不想,抬起武器就是砰砰几枪扫射过去。

    “小子,你是什么人,为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