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乘鸾 > 第058章 冤魂
    二老爷整个脑袋都发懵了。

    发生了什么?她在说什么?

    不是讲她娘的事?那说的谁?

    冤魂?明家还有什么冤魂?

    二老爷现下的情形,好有一比。

    两名高手对决,其中一方摩拳擦掌,早就在心中演示了无数遍对方的套路,也想了无数个破解的方法。

    然而,等到对决,对方什么套路也没有,直接乱拳打过来……

    就把二老爷给打懵了。

    不止二老爷,在场这么多人,谁都没料到,会有这么一出。

    她要说的,居然是别的事?那方才岂不是……

    众人意义不明的目光投向二老爷。

    二老爷也意识到了。

    他亲口把家丑说出来了!

    他承认明三夫人因为受小叔之辱而自尽!

    二老爷恨不得打爆自己的头。

    寻常来说,主动公布一件丑闻,要掩盖的往往是一件更大的丑闻。

    他之所以主动说出来,是以为明微会告发,害怕蒋文峰查出真正的死因,才承认是六老爷酒后失德,明三夫人为保全名节而自尽。

    所谓,两害相权取其轻。

    现在,明微要告发的不是这件事。

    那就是他自己把丑闻公布出来,给东宁大大小小的官员、士绅们送去笑料。

    而且,若是明微主动告发其母受辱一事,世人对受害者往往更苛刻,多半对明三夫人多有苛责,觉得她没有谨守本分,才引来小叔觊觎。

    现下是二老爷自己说出来,又不一样。

    原来明三夫人是自尽以全名节?这明家,出了这样的不肖子孙,还觉得行过家法就算了?

    啧啧啧,明相爷知道自家门风变成这样,会不会气得从坟里跳出来?

    众人瞩目之下,二老爷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他心中又悔又恨,悔的是自己一把年纪了,怎么就头脑发热,跳进了人家挖好的坑里。恨的是,这丫头居然如此狡诈,莫非那猜测是真的?不然一个傻了十几年的孩子,怎么可能突然变得这么聪明?

    “嗤……”忽然一声轻笑传来。

    四下寂静中,特别引人注意。

    众人顺着声音看去,却是那位杨公子。

    他举着扇子遮住自己的脸:“抱歉,灵堂之上,本公子不该对死者不敬。”

    虽然停了笑声,听这语气,想也知道扇子后面是怎样一张脸。

    于是众人也会意地笑起来了。

    只是不发出声音而已。

    二老爷心如死灰。

    这笑料,怕是要在东宁流传好多年了。

    万一写进县志,说不定还会流传千古……

    不提二老爷有多绝望,蒋文峰听明微这么说,也是暗吃一惊。

    原以为这小姑娘要拼着粉身碎骨,将害母之人撕下一层皮来,结果她要上告的是另一件事?

    他先是一怔,再是会意一笑。

    如此手法,比直接告发高明多了。

    既找到了让他插手的理由,又不会伤及母亲名誉。

    至于让二老爷自曝家丑,这是意外的收获了。

    明相爷一世英明,没想到其后人却……可惜可叹。

    不过,她也是明相爷的后人,这份机智,也算不堕先祖威名。

    “七小姐请起。”蒋文峰道,“不知你所告是何凶案?若是属实,本官定然要查清真相,还其公道。”

    明微顺势起身,禀道:“回大人,就在一个多月前,小女在自家园子里撞了鬼,惊吓过度而卧病在床。就在卧病期间,小女几乎日日梦见一个冤魂在号哭,说是身死于此,不得善终,无法转世……”

    二老爷听到这里,猛然从尴尬中惊醒过来。

    园子!

    撞鬼!

    冤魂!

    是那个……

    “不成!”他脱口而出。

    明微顿了一下,疑惑地看向他:“二伯怎么了?难道二伯知道这个冤魂的来历?死在我们园子里的是什么人?先前您也不说,吓得我思来想去都不知道怎么办,想着要是冤魂的话,蒋大人应该会管的……”

    这……当然不能承认!

    二老爷扯了扯尴尬的面皮,笑得极为勉强:“我怎么会知道你做的梦。你们园子里也没死过什么人,怕是你魇着了!为了这么个无来由的梦,诉到蒋大人面前,你也太小题大做了!”

    “可是,”明微慢腾腾道,“侄女后来去那里翻过土,嗅到了很怪的臭味,有点像东西腐烂……”

    “你又胡说了!你一个深闺小姐,哪知道腐尸是什么味道?怕是自己想多了!”二老爷想想又补充了一句,“前阵子你们园子里不是找到了许多死老鼠吗?说不定就是那个。”

    “二伯说的是。”明微向他看过去,语气带了几分天真,“可是侄女听说,人命关天。如果真是我搞错了,也不过白跑一趟,倘若真的有冤魂在我们明家,对我们家族运势也会有很大的影响呢!母亲已经去了,侄女别无亲人,自是盼着家族长久兴盛的。蒋大人,您说是不是?”

    蒋文峰含笑:“人关命天,确实如此。”

    自己的看法得到认同,明微看起来像是松了口气:“那就请蒋大人派人到我们园子里挖一挖吧?想到那里可能有个冤魂,小女就寝食难安。这两日想起来,总觉得母亲之所以想不开,说不定就是园子里阴气太盛的缘故。若是我早些说出来就好了。”

    她低下头,抬袖拭泪。

    看到这一幕,谁不心生怜惜。

    这明七小姐真是可怜。早年丧父,现下又丧了母,连个亲生的兄弟姐妹都没有。

    而且家中对她还……瞧瞧方才明二老爷,侄女还什么都没说,就先责备了一通,怀疑人家要告宗亲。恐怕她在家里的日子不好过啊!

    当然,这么想的人里,到底有多少人因为容貌之故而大发善心,就不得而知了。

    “七小姐说的有理。”蒋文峰温言道,“事关人命,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倘若真的有人在贵府杀人埋尸,将来揭出来,对你们名声也有影响。”

    他看向祈东郡王:“王爷,您说呢?”

    祈东郡王面露难色:“蒋大人说的有理。只是,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到别人家动土,不大好吧?而且明家有丧,未免惊扰亡灵。不如,稍等两日,待丧事过了,叫明家自家来挖,岂不是两全其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