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刘备的日常 > 第1章 西运东输
    脚踏实地。车驾出濯龙园,刘备这才松了口气。何后有毒。

    “公刘。”刘备开窗轻唤。

    “臣在。”史涣驱马抵近。

    “传语公业,转往函园。”刘备兴致正浓。

    “喏。”

    前车径直出上西门。驶向五里外的函园二崤城。

    便是蓟国横竖五里的城邑,足可纳民一万余户。横八竖六的函园,若全用来筑造玄楼白院,足可纳三万六千户。十里九坂,绵延起伏,常人望而却步。然对蓟王而言,仿大震关城,遍造悬楼列肆,实在是太简单。

    陇山之凌然高绝,又岂是园中高不过百丈的二崤假山可比。

    百丈土山,高不成低不就,难成名山。用来造城御守却是极佳。

    蓟王车驾自东园门入。见道路两侧,已建起匠人营地。四处堆满木石砖瓦。钩盾令宋典,掖庭令毕岚招募的洛阳工匠,正在蓟国将作馆匠师的指点下,修路通渠,营造宅院楼宇。牛马往来,工匠穿梭。脚手架林立,却井井有条。匠人营城,足见一斑。

    正如刘备所想。以十里九坂的二崤山脊为天然分界。各色建筑鳞次栉比,沿南北山坂,一路蔓延向山脚。

    待建成,足可容纳数十万众。函园便是扩大无数倍的金水小市。园中引蓟国豪商、丝路游商、陇右胡商,还有依附刘备的农人、百工、士人、兵士入驻。高踞山顶的二崤城内,建有蓟王行宫(坞堡)、蓟国别馆(官舍)、幕府大营。城下建演武场、赛马场、汤池、酒垆、客舍、民居、列肆……

    所谓函园,实则二崤城也。

    一旦建成,刘备便会上表,求改函园为“函陵”。

    正如长安城外五陵原。自高皇起,历代帝王便有迁关东二千石高官、高訾富人及豪杰,并兼之家迁徙关中,伺奉皇陵,并在陵园附近修筑城邑,为历代先皇守陵的传统。

    换言之,刘备秉承祖制,修建一座陵邑。

    如此一来。园内一切人、物,皆合情合理。无可指摘。

    大汉朝郡国并行,列候次减。只需王陵仪制,低于皇陵即可。

    刘备春秋鼎盛。边修边造,精益求精。待寿终正寝时,想必函陵之繁华,当可比长安五陵。

    刘备为自己在洛阳修造王陵,其用心不言自喻。当辅佐幼主,延大汉国祚。想必陛下亦乐见其成。

    “拜见主公。”见王驾抵达,蓟国匠师急忙赶来见礼。

    “诸位免礼。”刘备欣然下车:“何人主事?”

    “乃大匠师毕谌。”匠师答曰。

    “人在何处?”刘备又问。

    “巡视工地未归。”匠师又答。

    “如此,且先入将作大帐。等毕师复归。”刘备笑道。

    “喏。”众匠师如群星拱月,与蓟王入将作大帐。

    大帐内摆满了各式建筑图卷。还有一个正在制作中的微缩模型图。

    如图所示,二崤城高居九坂之上。又称“九坂坞”。主堡居中,上下各有四座附堡。九堡连成障壁,居高守护坂上、坂下,园中土地。

    九坂各有路径上下,互相以门闸、覆道,通连隔断。换言之,以九座坞堡为中央高地,围建城区。坂上坂下、合力推进。不出数载,便可大成。除去深藏山中的梁冀地宫,将被徐徐扩建成刘备的蓟王陵。地面建筑,堪称日新月异。

    速度极快。

    之所以着急将园中建筑,绘图成册,乃是要交给钩盾令宋典,呈给陛下过目。有无逾制,能不能建,是否削减,皆要陛下定夺。

    只需得陛下首肯,二崤城才能全力督造,全无后顾之忧。

    横八竖六,距洛阳不过五里之遥的一座陵邑。有多重要,蓟王亲临便可知也。

    刘备正仔细端详,忽听人背后言道:“不知主公驾到,臣未及远迎,有罪。”

    “不告而来,何罪之有。”刘备笑着转身:“起来答话。”

    “喏。”

    “毕师去勘察何处?”刘备问道。

    “园中西漕渠。”毕谌答道:“城西阳渠,距城七里。自园中穿过,刚好位于第八坂与第九坂之间。若择址修造港口,便可将蓟国名产,陇右特产,及远自西域的外藩器物,源源不断运来园中。那时,洛阳百姓必相伴入园,争相购买。再迁民入园,代为照应。或不出三五年,繁华可比京都四郭。”

    “孤正有此意。”刘备欣然点头:“洛水漕运向来繁盛。若能辟水路直通园中,获利当不可计数也。”

    “主公明见。”毕谌言道:“函园与蓟国城邑皆不同。函园虽广,却无法耕种。城外便是洛阳西郭,更无水田。园内民众,若得丰衣足食,经商乃唯一便利途径。港口自然是重中之重。”

    “毗邻阳渠,兴建二座漕港。西运东输。将西域、陇右名产,源源不断贩来园中售卖。”刘备遂定计:“从此往后,金水小市,只售卖蓟国名产。”

    “遵命。”毕谌大喜领命。

    西邸。万金堂下,销金窟。

    陛下端坐大梁,自斟自饮。待铜钱雨落,余音绕梁。陛下意犹未尽,睁眼出声:

    “说来。”

    黑暗中便有人答曰:“皇后在爵室面见蓟王。又引何氏相见。不久即离去。”

    “如何相见?”

    “垂帘相见。”

    “如何交谈?”

    “隔帘交谈。”

    “可有失礼?”

    “未有失礼。”

    “去吧。”

    “喏。”

    陛下“乱而无损”。看似混乱无忌,却皆有迹可循。一切尽在掌握。换言之,皇后身边,必设眼线。

    正因刘备恪守臣节,未曾失礼。陛下才引蓟王为将来托孤之臣。

    但凡蓟王与皇后有一丝苟且,陛下当下雷霆之怒。

    正所谓“不下倍上,淫不破义”。

    这便是刘备心中的义理支撑。

    陛下常赞蓟王:有礼有节。亦是此因。

    待细作悄无声息,自行潜离。陛下便起身返回万金堂。

    王美人放下熟睡幼子,赶来服侍。

    “陛下,贱妾有一事相求。”纠结许久,王美人终是开口。

    “美人何事?”陛下笑问。

    “贱妾想请王兄一聚。”王美人略显紧张,生怕陛下拒绝。

    “这有何难。”陛下笑道:“明日遣人去殖货里传语便是。”

    “谢陛下成全。”王美人柔然下拜。

    “美人何须如此见外。”

    陛下凝望她的目光中,忽升一丝悲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