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动漫女主攻略系统 > 第407章 罪人的自白(下)
    十年来的苦修,让我开始变得『迷』茫了,为何我始终无法战胜师姐,更别谈保护师姐了,我根本就没有保护师姐的实力,于是我开始变本加厉、废寝忘食地修炼。

    师傅见我道心动摇,约我到房中下棋谈心,我便顺势将心中所『惑』提了出来,并请求师傅为我解『惑』。

    师傅解释帘年他为何拒绝收我为徒,因为自从收了师姐为徒后,他便决定不再收徒了,而且师傅还回答了我之所以无法战胜师姐的原因,我还依稀记得师傅当时叹息道:

    “这便是才与凡饶差距,不是光凭努力就能弥补的。”

    师姐虽然不谐世事,但与师姐朝夕相处的我,比谁都更清楚师姐是剑道才的事实。

    可我不甘心,因为我发过誓要保护师姐,哪怕我明知道师姐是个剑道才,我也必须去战胜她,所以我第一次质疑了师傅所的话,我依旧坚信道酬勤,只要我足够努力,便能战胜师姐,而现在无法战胜,只不过是我还不够努力罢了。

    为了寻求战胜师姐之道,我又向师傅借阅了师姐所修炼的《紫霞神功》的秘笈。

    在《紫霞神功》秘笈中,我得知了要想练成紫霞神功,必须保有完璧之身,可我却对“完璧之身”这几个字眼感到无比陌生,于是我问遍了所有长老与师兄,当被我问到时,他们仅仅一笑置之,并未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所以我唯有废寝忘食地勤苦修炼,并且每日都会去找师姐比试一场,可我接连败了整整一个月,连修炼的热情都受到了重挫,于是我愈发相信,战胜师姐的方法,就藏在了“完璧之身”这四个字当郑

    某日清晨我在深山中练剑时,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了呼救声,于是我抱着好奇循着声源来到了林中深处,这才发现一位青年猎户被捕兽夹子夹住了腿,并且还血流不止。

    于是我循着师傅平日的教诲,帮猎户解脱了兽夹,还扯烂了身上的白袍为猎户包扎大腿,并本着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的想法,又背着猎户将他送回了山脚下的木屋郑

    猎户为了报答我的救命之恩,留我在家中吃顿午饭作为答谢,我无法推脱猎户的盛情,于是便留在了猎户家中吃了午饭,并在用餐时与猎户闲谈了一番,还无意中谈到了我的修炼瓶颈,于是我又跟猎户请教了一番何为“完璧之身”。

    跟那些被我问到同样问题的师兄长老们一样,猎户只是笑了笑,没有当即回答我的问题。

    不过等吃过午饭后,猎户便抓来了家中发情的公狗,并邀请我看一出好戏,只见他将那发情的公狗与母狗关在了同一个笼子里,而后那只发情的公狗骑在了母狗身上,疯狂地用下身拍打着母狗排污放秽之处。

    我从未见过这番画面,因此看得目瞪口呆,等我回过神来时,猎户才笑着告诉我,这便是男人与女人生儿育女的方法。

    但我为此产生了『迷』『惑』,我不懂猎户为何要让我看到那番画面,于是我当即开口将心中所『惑』全盘托出,而猎户听后泽哄堂大笑,笑完之后才耐心地为我解答:

    “在女子未与男子发生交合之事前,女子便是完璧之身。”

    我当即猛然意识到,猎户所的这句话,便是战胜师姐的关键所在,可我依旧不理解什么是交合之事,于是我再次开口向猎户请教,猎户一阵憨笑后,指着笼中两只狗为我解疑:

    “这便是交合之事,子,你明白了吗?”

    我豁然醒悟,随后便与猎户告别返回山门中,在回去的路上,我脑子里挥之不去的都是笼子中两只狗交合的画面。

    又忽然想起了之前师傅曾提到过,紫霞神功是门派中一位前辈成仙后所创的功法,乃是一门仙功,仙功唯有仙人才能练成,而师姐离练成紫霞神功只差一线而已。

    师傅曾过我没有仙缘,若是被师姐练成了紫霞神功羽化登仙,那我恐怕这一辈子都没有可能战胜师姐了。

    为此我感动前所未有的恐慌,如果我无法战胜师姐的话,那我便无法保护师姐,而如果我无法保护师姐的话,那我修炼还又有何意义?

    我想不出除了保护师姐之外的修炼意义,因此我陷入了困『惑』,也陷入了恐慌中,在百思不得其解时,我动了歪念头。

    我苦修了十年就是为了保护师姐,我不能因此前功尽弃,而且我也要接着修炼下去,为此我必须去战胜师姐。

    而眼前战胜师姐之法便是破了师姐的完璧之身,若我错过了这个机会,待师姐练成紫霞神功后,我便再无可能战胜师姐。

    于是在踏入山门前,我便作出了决定。

    傍晚时分,我用食物将师姐诱骗至房中,而后又诱骗师姐脱光衣服躺在床上,不谐世事的师姐,出于对我的信任都逐一照做了,而我则按照此前在猎户家中所见的画面,按瓢画葫地与师姐行交合之事,破了师姐的完璧之身。

    可事后我却震惊了,床单上遍布师姐的落下的鲜血,而师姐头一次向我含泪哭诉:

    “矢,痛痛痛——”

    我只一心想着保护师姐,可从未想过要伤害师姐,更别让师姐流血落泪了,我猛然察觉到自己罪孽深重,无地自容的我本想拔剑自尽向师姐谢罪,可却被师姐拦了下来,一丝不挂下身还滴着血的师姐反过来傻笑着安慰我:

    “矢别哭,不哭不哭,师姐不痛了。”

    师姐眼眶中泪水还在打转,下身仍滴着鲜血,岂会不痛?

    我立刻便意识到,师姐在谎,与师姐朝夕相处了十四年的我,还从未见过师姐谎,可此刻师姐却流『露』着真无邪的笑容起了谎话,而我也明白,师姐只不过是在安慰我罢了。

    师姐总被门派里的人傻,可我却始终不肯承认,因为在我的印象中,直至此刻,师姐都是如此温柔。

    可这一刻,我不得不承认,师姐傻,而且傻得让人心疼。

    我这才意识到,伤害了这么傻又这么温柔的师姐,即便以死也无法谢罪,于是我最终放下了架在脖子上的利剑,并发誓要用此后的一生来向师姐赎罪、保护师姐,我再也不想看到师姐受伤落泪的模样了。

    我知道师姐修炼的紫霞神功能够疗伤,于是我让师姐运转起紫霞神功止住了血流不止的下身,而后替师姐逐一穿上衣物,并按照先前的承诺,把我的晚饭都让给了师姐,可师姐却傻笑着喂我吃了一半,还教训道:

    “矢,不吃饭可不行,长不大的喔!”

    那一刻,我再次落下了不争气的泪水,随后我躺在沾染了师姐之血的床单上辗转反侧,彻夜未眠。

    受困于自身的罪孽,半夜时我忽然咬牙作出了决定,来到了师傅房前敲响了房门。

    随后我跪在了师傅面前,泪流满面地向师傅坦白了一切,师傅听完后,大骂了我一声孽畜,猛然拿起挂在墙上的宝剑,拔剑便向我挥砍而来。

    可当剑锋即将落到我脖颈前,却忽然停了下来,师傅收起了宝剑,背过身去深叹了一声,而后冷冰冰地道:

    “滚,别再让老夫看到你。”

    我以为这只是师傅的一时气话,只要等他老人家气消了便没事了,抱着这样的侥幸,我退出了师傅的房间,回到自己的房中不久后便睡着了。

    亮时,掌门忽然敲响了我的房门,并命我收拾包袱,而后亲自把我送到了山门前,还给了我一些盘缠。

    我不懂掌门的意思,当即开口问道:

    “掌门师兄,你这是为何?”

    “莫要喊我师兄了,你已经被师傅逐出师门了,虽不知你犯了什么大错,可我跟了师傅这么多年,却从未见师傅发过这么大的火,我也不敢去劝师傅了,唉——疾矢,你自己好自为之吧,快下山去,记得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

    交代完后,掌门便甩袖而去,我这才恍然醒悟,原来师傅并没有原谅我,昨夜师傅也是真心想要用剑将我一杀了之。

    虽不知师傅最后为何停下了手,可能只是出于朝夕相处产生的感情而不忍下手吧,但至少我弄清楚了一件事,我确实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孽。

    于是我长跪于山门前不走,我已不求师傅的原谅了,因为我清楚自己罪不可恕,只是这样跪着多少能让自己好受些罢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