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老子就是不想活了,我受够了这孙子气了!”马松说着扑向了虎子。

    头脑简单的马松可以为通过自己的几句话能激起众兄弟对虎子的愤怒,进而大家一起废了虎子重新拿回天下。

    但是他却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虎子身后的风岚,他们能不怕虎子,但是他们怕风岚,怕那个出了名阴毒的风岚。

    虎子和马松厮打在一起,没有一个人帮忙,没一个人拉架,都躲的远远的,仿佛是路人一般。

    “帮忙啊!”被虎子抓住头发的马松向马泰求救。

    马泰一动不动,只是轻轻的叹了口气,他早就看清形式了,顺风岚着生,逆风岚者死。

    但是此刻马松的心却凉了,别人不帮他就算了,连最好的兄弟马泰都不帮他,这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接受。

    “我去尼玛的!”虎子从裤兜中掏出了军刺,二话没说攮在了马松的小肚子上。

    “噗哧!”一声,马松的肚皮就被扎出了口子,鲜血不停的往外冒。

    马松瞬间感觉浑身冰凉,整个人没了力气,摸了摸自己不断流血的伤口,看着周围那些不做声的兄弟,马松的心就像是冰冷的河水一般。

    “嗵!”虎子一脚将马松揣在地上:“煞笔!”

    “你们还有谁想造反?”虎子拿着军刺指着在场的没一个人。

    在场的几个人依旧没人敢说话,只是拼命的摇头。

    “我特么的告诉你们,现在我是你们的老大,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虎子继续道:“但是谁特么的再敢和我提黄景山和樊虎,我就弄死他!”

    “明白吗?”虎子突然大吼了一声。

    “明白,明白!”杨坤第一个带头,其他几个人纷纷点头说明白。

    “很好!”虎子收起了军刺,冲着门外喊道:“服务员,换张桌子!”

    没一会的功夫,服务员换上了一张新的桌子,巴虎几个人坐在桌子上像没事人一样继续吃饭,但是这饭吃的一点滋味都没有。

    而一旁地上不断的马松还在不断流血,按照着速度不出半小时,马松出血过多快死了!

    “虎哥,要不把马松送到医院去吧?”实在看不下去的马泰还是开了口。

    “哎呦!”虎子拍了拍脑袋:“你看看,你看看我把小松给忘了,送去吧!”

    马泰立刻扶起地上的马松下了楼。

    午夜十二点,钟声响起,炮火齐鸣,数不清的烟花在天空炸响,所有人都在庆祝新年的到来。

    初一那天早上,程浩起的很早,虽然不再老家,但是古老的传统,拜年还是需要的。

    现在别墅里,给关天宇这些长辈拜了年。

    随后拉着一车的烟酒补品,程浩去外面拜年了。

    第一站就是给师傅上坟。

    十一点左右,程浩从山上离开,奔向了红尘KTV。

    虽然是过年,但酒吧依旧在营业,两个迎宾女孩打扮的十分喜庆,见到程浩连忙道:“程哥,猪年快乐,万事如意!”

    “猪年快乐!”程浩和两个女孩打了招呼。

    从大厅到楼上程浩不断的收到祝福,一直到了办公室。

    “新年快乐,我胖子给您拜年了!”王胖子抱起拳头。

    “新年快乐!”程浩大笑:“你找人去车上后座的几个箱子搬进来!”

    “好的!”王胖子立刻吩咐人去搬箱子。

    “这什么啊?”王胖子好奇的道。

    “过年了,给你们发红包!”程浩笑道。

    “好嘞!”王胖子点头立刻出了办公室。

    同时服务员也将箱子搬了进来。

    “来胖子,这是你的新年礼物!”程浩亲自抱起了箱子递给了王胖子。

    “谢谢哥!”王胖子接过箱子笑的成了眯缝眼。

    发完了两人的红包不算什么,身为红尘KTV和网吧的老板,程浩必然要照关到所有人。

    半小时后,两个店里的职工全部都聚集到了宴会厅,程浩在台上亲自给每一个员工发红包,送祝福。

    捧着老板送来的红包,众员工们激动不已。

    中午时分,程浩和自己的亲兄弟们聚在了一桌。

    身为大哥的程浩每一个人都不落下,礼物大大的有,兄弟十分高兴,场面热闹至极。

    初一到十五,这段时间,程浩几乎每天都免不了聚会喝酒,一直到大年十六,天宇集团正式迎来了上班的日子,程浩的生活才消停了下来,新年的喜庆慢慢褪去,市民又一次投入工作之中。

    程浩无所事事,在各个部门瞎转悠,和美女拜拜年聊聊天,讲讲荤段子,晃晃悠悠的一天就过去了。

    不过只得注意的是,黑振龙并没有来公司,能觉得自己太丢人了。

    晚上的时候,程浩开着劳斯莱斯将关美倩陈霞送回了家。

    清水花园某栋楼内,陈洁华一脸不高兴的走进了家门。

    “亲爱的,你回来了?”黑振龙立刻上前伺候陈洁华,拖鞋换衣服实至名归的家庭男主妇。

    “恩!”陈洁华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起其他的,似乎有心事。

    “怎么了,亲爱的?”黑振龙道。

    “哎!”陈洁华叹了口气,做到了纯皮沙发上:“我父亲又催我回省城!”

    黄景山死后,黄家别墅被没收,好在陈洁华及时转移了财产。

    别墅里的佣人们被遣散,这段时间老人不断的催促着女儿能回家!

    迎来了上班的日子,生活才消停了下来,新年的喜庆慢慢褪去,市民又一次投入工作之中。

    “那你怎么想?”黑振龙委婉的问道。

    “我想过段时间回省城!”陈洁华说完翘起了腿。

    黑振龙十分主动的上前给陈洁华捏腿:“那我呢!”

    说到这的时候,陈洁华的脸色突然难看了。

    “怎么不说话?”黑振龙追问,他隐约觉得这里面有些问题。

    “振龙··”陈洁华咬了咬嘴唇,不忍心开口。

    “想说什么你就说吧!”黑振龙握手做拳状轻轻捶打着陈洁华的腿。

    陈洁华端起水杯,喝了口水,随后低下头到:“我是爱你的!”

    “恩!”黑振龙点了点头:“我明白!”

    “但是你知道,没有了黄景山我生活根本没有经济来源!”

    陈洁华摊了摊手,确实如此她从不工作,每天购物,打牌出入娱乐场所,花钱从来都是大手大脚的。

    “你不是还有我吗?”黑振龙说了一句貌似很真诚的话。

    “你养的起我吗?”陈洁华虽然不忍心,但还是说了实话。

    她身上随便一件衣服都是过万的,黑振龙一个月的公司勉强能给他买一件衣服就已经不错了,更何况陈洁华还有其他的开销。

    黑振龙低下头没说话,他早就明白陈洁华养不起他了,不过他是在惦记这个房子和陈洁华那唯一的存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