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不当鬼帝 > 第751章 人不像人,鬼不似鬼
    此言一出,原本嘀咕着的众人沉默了。

    这就是太岁?听倒是听过,但少有人见过。

    “底价200万,每次加价不得少于十万,现在请出价!”拍卖师继续道。

    这太岁当然不是纪家的,而是陈一凡从他这只太岁身上揪了一团下来。

    太岁这玩意儿,既像植物,又像动物,就是这么一团,它就可以一直长。

    只是,需要一点时间。

    百年以下的太岁,功效都不是很强。

    理论上来说,拍下这团太岁,你就拥有了取之不竭的太岁。

    但前提是你要活得够久,还要在这些时间内,不要取用多于太岁生长速度的太岁肉。

    这些武林中人百分之百做不到这一点。

    作为疗伤圣药,又可以提升修为,太岁同样受到了这些武林中人的追捧。

    两百万的底价,不一会儿就拍到了一千万的高价。

    最终,在少林出到一千九百万的时候,无人再跟。

    短暂沉寂后,拍卖师开始落锤。

    “一千九百五十万!”最后时刻,温夙再次出价。

    陈一凡眼中闪过一丝异色,这家伙果然是奔着灵药来的。

    就是,不知道他拿这些灵药来做什么?

    莫非,是为了弥补他那先天不足吗?

    因为是阴煞之气诞生了灵智投胎为人,他人类的身躯很是孱弱,越是修炼,体内阴煞之气越强,这人类的躯体就越孱弱。

    这样继续下去,毫无疑问的,会有一天,他的身体彻底崩溃!

    他越强,就离死亡越近。

    除此之外,他根本没病没伤,也只有这个解释说得通了。

    不过……这样的先天不足,想要仅凭这样的灵药治疗,简直是痴心妄想。

    似乎是察觉到陈一凡的目光,刚刚喊完价的温夙一扭头,与陈一凡四目相对。

    微顿,对着陈一凡微微点头致意。

    不管怎么说,上次还仰仗陈一凡救了他一命。

    至于仇?他从来不记利益上的仇。

    就利益而言,没有长久的敌人和朋友。

    上次没能抢到兖州鼎,说不定下次,他们还能为了什么宝物合作。

    陈一凡同样对着他微一点头,回过头来。

    心中琢磨,阴煞之气转世么,这样的例子倒还是头一次遇见,颇为稀奇,有收藏价值。

    拍卖会继续着,一件又一件来自纪家的宝物被放到了拍卖台上。

    每过那么一会儿,台下就有人惊呼,这特么是我们门派的至宝啊!

    从顶级门派的少林武当,再到早已经没落,甚至已经一脉单传的小门派,再到已经断绝传承的门派,纪家,那真是一个也没有放过啊!

    今日这场拍卖会,堪称纪家销赃大会,将纪家一直以来隐藏得很好的罪恶一面,完全暴露在了武林当中。

    以至于,很长时间后,武林中都流传着一句话,要看一个势力做了些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去他家的宝库看看,就一目了然了。

    今天这一场拍卖会,可以说是完全撕裂了纪家伪善的面孔。

    纪家灭门惨案,没人再提。

    不说他们打不过陈一凡,就算打得过,这纪家灭了,不好吗?

    特么的,要不是没这个实力,今日之后,就算陈一凡不灭纪家,他们也要把纪家灭了!

    这纪家,整一个武林祸害啊!

    虽然不是邪道,所做的事,比邪道还令人愤慨!

    一共三百七十五件拍品,都是陈一凡对掳走的纪家宝库宝物进行过挑选之后的结果。

    价值太低的,排除,对自己有用的,排除。

    就这样挑挑捡捡下来的一部分宝物,却激怒了整个武林。

    要是把纪家宝库里的全部宝物都放出来,估计这些武林中人分分钟要跑去挖了纪家众人的坟了。

    拍卖会散场,拍卖师退场,但满场宾客,却不敢走,纷纷看向那个端坐在前排的少年。

    “干什么?还等着我请你们吃宵夜不成?”陈一凡起身,撇嘴问道。

    随即转身离开。

    “呼——”他这么一说,众人却像是松了口气,纷纷逃也似的涌向出口。

    走出会厅,陈一凡碰到了等在这里的萧云,向他汇报这一场拍卖会拍下来的收获。

    陈一凡对此没有兴趣,只说道:“除开花销,净利多少钱全都打给秦始皇。”

    近来,网络上常常流传这样的玩笑话,什么……“我,秦始皇,打钱!”。

    如今,陈一凡大概是第一个真的给秦始皇打钱的人了。

    “上官惊鸿呢?”走了几步,陈一凡突然想起什么,顿住,回头对刚准备离开的萧云问道。

    “他已经走了两个多小时了。”萧云小心翼翼瞥了陈一凡一眼,回答道。

    “……罢了,就让他再逍遥一晚上,明天再去找他。”陈一凡喃喃道。

    随即,直接离开。

    陈一凡离开会场,在马路边站了片刻,等到了后离场的温夙。

    “庄主莫不是为上次的事来讨说法的?”温夙顿住脚步,对陈一凡问道。

    上次,他差点儿就盗走兖州鼎了。

    “上次?什么事?”陈一凡却是不明所以,问道。

    兖州鼎的事,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毕竟,最终这兖州鼎还是为他所得。

    而且,温夙在这件事中,并没有起到多大的阻碍作用。

    听到陈一凡这反问,温夙顿住,不知他是故意这么问,还是什么意思。

    “我看你把拍卖会上所有出现的灵药都拍下了,怎么,是为了给自己续命?”

    陈一凡说明了来意,好奇问道。

    “续命?”温夙喃喃道,神色有一瞬茫然。

    “我连自己活着的意义是什么都不知道,倒不如早早死了的好,续什么命?”温夙自嘲一笑,答道。

    作为一个人,一出生,就害死自己全家,倒真不如不来到这个人世的好。

    “少爷……”身后的老管家闻言,不由对温夙喊道。

    “那你拍这些灵药来干什么?”陈一凡更加好奇了,不由问道。

    “……”温夙沉默了一阵,随后,却是强硬道:“无可奉告!”

    “你确定?”陈一凡微微眯了眯眼睛,问道。

    “你这样的人,难道真的没事儿干了,来管什么闲事?”温夙无奈,问道。

    “只是觉得你这样特殊的存在,人不像人,鬼不似鬼,挺有意思的,好奇罢了。”陈一凡笑道。

    温夙不由得握紧了拳头,你特么才人不像人,鬼不似鬼。

    但最终,只是泄了口气,道:“不是什么有意思的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