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少的腹黑娇妻 > 第17章 我不想死
    李春华再也不敢说什么,她还敢说什么,这个眼前的解放军可是敢把她送进去。

    刘保国当然高兴,有解放军到他们村里帮忙搞建设,这可是政绩表现良好的一个表现啊,不是说军民一家亲啊!

    带着安志远,一路上说说笑笑,气氛立刻就融洽起来。

    白建国耷拉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什么。

    村里的婶子扶着白晓,心里是满心满眼的可怜啊,没爹没娘的孩子就是可怜啊。

    六盘村离着水库不远,走了十来分钟就到了。

    刘保国亲自带着解放军来到了白晓家以前的房子,四年没住人,就是偶尔白松从部队休假回来的时候收拾一下住住,里面大概还可以,但是外面看着已经破败了。

    毕竟他们家的这个房子就是泥胚房子,刮风下雨一次,就是不能看了,谁家不是每年都会重新在外面糊一层泥浆水,可是他们家没人搞这个,当然看起来就荒败的凄惨,这房子也偏僻,就在村尾的山脚下,最近的邻居也要走十几米远。

    安志远皱眉,看着门上的大锁,门倒是还算完好,这可是白松每次回来收拾过得,当然门板是好的。

    “钥匙呢?”

    看着门锁,安志远问白建国。

    白建国猛的抬头,对上安志远似乎一副了然于胸的神情,一慌张,“哦,我去找去,我这就去!”转身走了。

    李春华刚才就一进村溜了,现在这里已经没有了白家的人。

    刘保国也是尴尬了,遇到白家这么不省心的,好真的很无奈,一群人都在白晓家门口站着。

    眼看着都半个小时了,白建国还是连人影子都没有,刘保国也是一脸的搓火。

    白晓看着安志远脸上神色越来越冷,也知道白家这一次算是在村里人面前丢尽了脸。

    只好拉了拉刘保国,“大叔,要不然砸了锁吧,总不能让大家伙都在这里干等着,起码进去先想办法给喝口水。”指望白建国真的给她拿钥匙来,恐怕不靠谱,这会儿指不定白建国和刘春华两个人在家里商量什么幺蛾子呢。

    与其等他们一会儿各种的借口拿出来,还不如她自己想办法。

    刘保国一愣,犹豫,“这不好吧?毕竟就上了锁,这要是溜门撬锁不就变成了私闯民宅!”村里可没有这样硬闯的道理,那不是给别人带坏头啊。

    村长带着人撬门进去,白建国要是往上面一告,自己指定被撸。

    白晓笑了,“大叔,这是我家,算什么私闯民宅?我回自己家怎么还能算上私闯民宅了呢?”

    所有人的惯性思维都已经把这里算作白建国的一份家产,看看,多么可怕的一种认定。

    刘保国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对啊这里就是白晓的家,要是真正算起来,不需要过问白建国。

    安志远挑起眉头,这丫头还挺机灵的,怎么会被人欺负成这个样子啊。

    “好,既然这样,这房子是你们家的房子,当然是你说了算!”刘保国点点头,这事情还真的像白晓说的,人家爹妈不在了,房子当然是自家孩子的,白晓家里可不是没有男丁,白晓的哥哥白松可是年年回来这里住呢。

    所以人家有权利做任何事情。

    白晓还没吭气,白建国气喘吁吁来了,众人一看,白建国两手空空,不由得都拧起了眉毛。

    让这么多人,还有人家解放军同志都在这里等着,居然连钥匙都没有拿来。

    白建国跑到刘保国面前,“村长,村长啊!真对不起,钥匙找不到了,要不然这样,今天先算了,等我回去好好找找,找到了我在过来收拾房子,大家伙都放心,我肯定帮白晓把这里收拾好。”

    他自以为这个借口找的很好,这可是他们家里几口人合起伙来商量,最合适的借口。

    总不能因为钥匙没了,逼着他开门吧。

    只要今天过了这个坎,什么都好说。

    却忽然发现所有人都面色不善地看着他,那目光里的意味深长让他简直有些无地自容。

    “村长大叔,听我的砸开吧!我自己的房子我做主!”白晓铿锵有力的话砸下来。

    白建国差一点跳起来。

    “晓啊,你要干啥?怎么能砸锁呢?这好好的锁子砸了多可惜呀,你就不能等上一天半天叔好好的找一找。”他没想到白晓想要蛮干。

    安志远对着战士示意,两个战士拿了工兵铲就上去了。

    白建国急了。

    “小叔,既然你要是找不到了,就不需要找了。反正这是我家的房子我就算住进来,钥匙也是要换的,还不如干脆砸开省事儿!几位解放军同志这事情就麻烦你们了,我在这里谢谢你们。”白晓意志坚定,今天无论说成什么自己都要住在自己家里。

    那个白家她这辈子都不能再回去。

    白建国看着白晓的目光像是要吃人,他没想到白晓可以做的这么绝,连一点儿通融的时间都没有。

    这根本就不是给自己任何机会和借口。

    “晓啊,你这么做就是不相信小叔?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多,让我心寒。难道我养了你这么多年,你一点点小叔都好都不记得?”白建国知道,今天这个门一旦被砸开,这房子他在想拿回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白晓不说话,默默地往后退了一步,退到了村长刘保国旁边,“小叔,我信不信您其实没关系,解放军同志在,正好可以帮忙,我害怕奶奶,这一次是失手,下一次我不知道会不会失手杀了我!”把胳膊上的伤口往白建国面前挪了挪。

    安志远对自己这种记性也是无语,这可是受伤着呢。

    对自己的兵说:“让卫生员来一下,给白晓包扎一下,要不然很容易感染,会死人的。”

    彭大志立刻回答“是!”!跑去叫人了,卫生员就在不远,很容易就找来。

    刘保国不耐烦的对白建国说:“行啦!这是人家白晓爹妈的房子,既然钥匙找不到,砸开就砸开吧,这事你也不用管了,什么心寒不心寒的,这孩子恐怕才应该心寒呢,你可别忘了,今天这孩子差一点死了,回去你家,要是有个好歹,你交代的清楚吗?”这个时候刘保国可没闲工夫和白建国扯皮。

    白建国默默地让开,这时候已经不是他说了算的,没人站在他这一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