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少的腹黑娇妻 > 第62章 治疗
    三个孩子收拾完了,想要做在小姨跟前聊天,被白菊直接赶走,“去吧,去外面玩儿去吧。”

    何欢欢不乐意,刚才那个小姨那么威武,她还从小翠嘴里听说了白晓如何把那个厉害的泼妇给打败的事情,心里已经由对这个小姨的嫌弃,厌恶转变成了有些敬佩和倾慕。

    以前她一直听妈妈说小姨是一个善良温柔的孩子,说她的小姨是个好人,可是现在看来,小姨和温柔善良,可挂不上关系,就看看刚才小姨一巴掌打在那个白梅小姨脸上的气势,那个白梅说什么小姨,简直就是太没有眼色,到了别人家一副理所当然,吃起来就像饿死鬼一样。

    他们三个小孩子都不那样去做,知道什么样是礼义廉耻。

    那一巴掌可真的解气,何欢欢已经把小姨当做了自己的偶像,更何况这个小姨听说还考上了大学。

    要知道,就他们镇上考上大学的也是寥寥无几。

    大学生那绝对是响当当的所有人羡慕的文化人。

    白菊一看三个孩子磨蹭的不走,立刻火大了,这可是白菊这个老好人第一次发火,“没有事,不出去也行到院子里,厨房那儿去玩去。或者写写作业,反正这个屋不许进来,我要和你小姨好好说说话。”不是她想发火,是她担心这些孩子们看到了什么,嘴上没个把门儿的到时候出去胡乱叨叨,说不定这话就说成什么了。

    她不能让白晓担上那些不明不白的名头,万一要是被那些有心人知道了,那可怎么了得。

    三个孩子第一次被自己亲妈训,只能乖乖的到了外面院子里搬着小板凳和桌子在那里写作业。

    白晓笑着拉着白菊,“姐,你别训他们,一会儿他们下午就上学了,等他们上了学。我再治,他们不就看不到了。”她是自己亲姐姐,为了她考虑。

    白菊一听这话,心里也有点儿过意不去,第一次对自家的孩子这么厉害。

    下午,何庆生和何欢欢一块儿去学校上学了。

    何翠翠今年9月份才到上学的年龄,就剩下她一个人在家里。

    白菊怕何翠翠影响到白晓看病,就让何旺带着何翠翠出去逛逛,不天黑不让回来。

    何旺早就买回来银针,去针灸银针可不便宜,足足花了他12块钱,这笔钱可是大数目,虽然心疼可是为了弟弟的病咬着牙,他也买了。

    何旺为了弟弟,当然是100万个愿意,带着小女儿立刻就出了门。

    也不问问到底怎么治。

    白菊还真的误会何旺了,人家怎么会不担心,他想着把何翠翠送到自己大姑家里玩一下午,不看着一点,他心里也不踏实。

    白晓看了看屋子里,“姐,你给火上烧上一大锅开水,再找出你们家的棉被来,还有再煮上一锅红糖姜水,灌到暖瓶里,我一会儿都要用。”

    白菊一听,虽然奇怪,可是没有犹豫,她可以不相信别人,但是绝对不会不相信自己的妹妹。

    也许这种信任来得毫无缘由,可是她就是信白晓。

    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了。

    白晓让何伟把上衣脱了,然后拿着用酒精消毒过的银针,开始刺进何为身上的穴位,针灸白晓上辈子是真的学过,不过扎不坏人是真的。

    但是针灸要想治病,她还真的没有学到家!只是皮毛而已。

    不过她也不是为了真的用针灸!就是个掩饰。

    看着何伟背上的十几根银针,白菊心中充满了敬畏,虽然她什么都不懂但是光是看看白晓的手法,她就觉得,妹妹说的话肯定是真的,要不然白晓以前可是什么都不懂,这银针别说白晓了,就是连他亲爹亲妈都不懂。

    所以她相信白晓肯定是有了大机遇。

    白晓轻轻搓了搓一根银针,一股热流就涌进何伟身体里,何伟忽然就感觉到自己早就麻木的毫无知觉的腰部和腿上忽然又疼又痒起来,这种疼痒让他心里像是几万只蚂蚁在抓挠啃咬,可是他一点也不排斥,比起原来的麻木一点感觉都没有的话,这种疼痒简直犹如天籁之音。

    他心里怀疑的想难道这个白晓真的是能治的病。

    如果白晓真的能够治好他的病,让他能够下地,这辈子做牛做马,他一定要报答白晓。

    身上的疼痛和麻痒,越来越厉害,何伟已经渐渐忍耐不住,喉咙里发出犹如野兽受伤一样的低低的哀嚎。

    白菊吓得不知所措,这时候她能做什么啊。

    白晓拿了一团纱布抖着手递给何伟,“咬着吧!多少能缓解一点。”她清楚,越是经年累积的这种病症,想要治好需要经过的痛苦也很大,反倒和那些立马要见生死的病症,有很大的区别,她耗费的异能能力也不相同,别以为必死的病症需要耗费的异能多,实际上这种根深蒂固的顽症才最消耗异能。

    何旺已经摸进来,大门关上了,他们家现在大门紧闭,已经属于严阵以待的戒严状态。

    看到何伟咬着纱布!额头上汗珠子顺着脸颊往下掉,打的枕头上都湿了一大片,何旺有些心疼,可是这是治病啊。

    白晓松开手,把银针一根一根拔下来。

    “这就完了?”何旺问,他看不出来。

    何伟一听这话!咬着的牙,终于松开,纱布是居然都是血,应该是太用力,牙齿都被咬出血了。

    白晓点点头,这个时候白菊才发现妹妹浑身颤抖,那样子明显不对。

    急忙上去,“晓,你怎么了?”

    白晓指了指棉被,“姐把……棉被给我……披上,红糖水……也端来,我要……喝一碗。然后用……脚盆装……上热水,我要……来泡脚。”她说话断断续续,吓得白菊不轻。

    别说白菊,就是何旺也吓坏了。

    两口子看得出来!白晓现在脸色都发青了,嘴唇儿几乎是青里带黑,整个人就像是被放在了冰天雪地里冻了一夜一样。

    白菊赶紧去张罗,何旺现在也顾不上弟弟,当着自己媳妇儿赶紧给白晓把被子披上,把她整个人埋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张小脸,在外面。

    白菊已经端了洗脚盆过来,到了热水进去,把白晓的鞋子脱掉,碰到白晓的脚,白菊打了一个哆嗦,现在可是六月的天,热都要热死了,白晓的脚去冷的像是两坨冰块,她急忙给妹妹搓脚心,然后才慢慢的把白晓的脚放进热水里。

    水温已经不低,她没敢兑太多凉水,可是白晓似乎没有感觉。

    一大碗红糖水热乎乎喝下去,白晓终于喘了一口气。

    这一次做好了十足的准备,起码没有让这种寒冷影响她太久时间。

    上下牙齿还在咯咯作响。

    白晓苦笑,这一次耗费的异能太多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