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末玩淘宝 > 第七百二十章 大西第一猛将
    张献忠援军突然出现,倒也在甘辉战前的预料之中。但这么大规模的来援,倒也出乎甘辉对援军规模的估计。

    以甘辉的估计,凭张献忠的后勤补给能力,从成都府前来云南支援,有千里之遥。而且还要经过道路不通,民风未开化的南方数府,后勤运输能力绝对是个大的考验。所以甘辉之前的估算,张献忠纵然来援,援军最多也就一、两万人,已是大西军后勤能力的极限。

    未曾想李定国的援军竟有五万之多,后勤补给是怎么保障的呢?

    十日后,甘辉就知晓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至少十来个土司亲自带了数千不等援兵前来甘辉的军营,一个个哭丧着脸儿,连粮食都没带,全是来求救的。

    原来李定国所部的后勤补给不是从四川带来的,而是采用流寇作战的方式,粮食全靠抢,沿途一路洗劫不愿派兵一同来与明军作战的土司。李定国所过之处,如蝗虫飞过,抢得一干二净。

    正是李定国这种走一路吃一路的流寇战法,那些本是中立立场,平白无故受了无妄之灾的土司全都投靠了朝廷这一方,纷纷带兵前来支持明军前去讨伐李定国所部。

    甘辉稍稍安抚了众土司,令他们的军队先驻扎下来,由明军仅存的军粮暂时供应。

    接下来的日子,前来投靠的土司越来越多,可见李定国的大军并未驻扎在贵阳府,而是行踪不定,四处开战,攻打的全是投靠朝廷,或是中立的土司。

    据最新的情报,李定国也胁迫了八九个土司随军参战,合并一共已有八万,正驻扎在桂林府。

    甘辉最头疼的还不是李定国的大军,而是军中的军粮。李定国突袭运粮队,抢走了至少几万石粮食,自是不愁吃喝。

    而明军全军上下只余下了不到八千石粮食,不仅要供应六万明军,还有供应四万土司军队的开销,八千石粮食能支持多久?粮食问题不解决,他也不敢发兵前去讨伐驻扎在桂林府的李定国。

    甘辉无奈之下,只能向方原汇报了北线的战况,告知了张献忠派李定国来援,高元爵丢失了绝大部分粮草,请方原押送粮草前来支援的消息。

    方原在广西打得是顺风顺水,已收复了广西全境,连远在庆远府顽抗的土司也一并歼灭了。至此,广西境内再没有一个敢站出来抵抗方原的土司。

    正在方原大获全胜,准备西进,经广南府北上,攻打云南府,却突然接到了甘辉送来的紧急军情。

    方原一见高元爵这小子又打了败战,还丢了数万石军粮,真是恨铁不成钢!但见到书信里所言,张献忠派来的援军统领是李定国,便知又遇上了一个棘手的难题。

    李定国,不仅是张献忠麾下第一猛将,在南明诸政权里,也是唯一能和满清鞑子兵叫板的将领。虽然最终因寡不敌众而失败,但总归是汉人里最能征惯战的猛将。

    抛开历史不谈,在实战中,李定国率军孤军深入云南,既歼灭了高元爵所部两万人,又夺去,焚毁了粮食,更是神出鬼没的将本已平定的贵州打得乱成了一锅粥。甚至还越战越强,胁迫了至少三万贵州土司的军队。

    李定国能在贵州迅速的打开局面,并占领了立足之地,严重的威胁到甘辉所部的后路,实在是个将帅之才。

    方原的想法是先行招揽李定国投降,若招揽不成,再在战场上一决胜负。当然,李定国纵然再勇猛,能拖住进攻的一路大军已是极限,而无法保护云南的万全。

    眼下,摆在方原面前的就两条路。

    一条是先救援甘辉所部,打退了李定国,扫清所有的障碍后,再攻打云南;一条是任由甘辉先与李定国在贵州耗着,方原先率大军攻占云南,活捉沐天波后。再挥师北上,与李定国大战。

    方原望着军营内的地图,对这两条方案的选择是犹豫不决。

    秦展是立功赎罪心切,自然倾向于选择第二个方案,先攻占云南,得了平定西南之功,再去赶走李定国。否则,若先打退李定国,必然迁延时日,而且救援了甘辉之后,再攻打云南,就是僧多粥少,到嘴的鸭子可能就这么没了。

    秦展朗声道,“老大,我建议先打云南,再北上!”

    方原本也倾向于这个方案,否则中途改变行军路线,再回师去云南,也是迁延时日。

    但,甘辉大军如今是缺少军粮,正嗷嗷待哺,要实行先打云南的方案,就必须派军士运送粮食前去支援甘辉所部。而且,李定国本就是行踪不定,若这次运送的粮草再被偷袭,那甘辉所部的处境会十分的危险。

    所以,派谁前去运粮,看似是个后勤的活儿,其实是重中之重,关乎到甘辉所部数万大军的生死。

    方原沉吟道,“老四,你和纳吉去攻打云南,谁人运粮去解甘辉燃眉之急?!”

    秦展、纳吉是默然不语,运粮简直是费力不讨好的事,平安送到是应该的,没有功劳。若中途有个闪失,则是杀头重罪。

    风险和收益完全不成正比。

    方原正要开口,自随军出征以来,一直非常低调的吴三桂突然站了出来,拱手请命,“摄政王,我愿率援军的一万军士前去运粮。”

    一直被方原打压着,不愿当出头鸟的吴三桂,在这个关头突然主动请缨,令方原是非常意外,愕然问道,“吴总兵,你真的愿干这些运粮的事儿?”

    吴三桂沉声道,“摄政王曾说我只有运粮的本事,我就干些力所能及的军务。”

    方原正容道,“吴总兵,你该知这次运粮并不简单,随时可能遭遇李定国的偷袭。”

    吴三桂斩钉截铁的道,“是,人在粮在,人亡粮亡!”

    方原见他态度甚是坚决,看来是之前的轻视,令他是受了莫大的刺激,想找一个机会给自己,给关宁军证明。

    方原是沉吟不语,吴三桂自投降以来,一直被方原轻视、打压,如今已是典型的哀兵。所谓哀兵必胜,不如将计就计,给李定国设一个套子,先打他一个下马威。

    方原令秦展、纳吉二人退下去整军备战,准备讨伐云南之战,只单单留下了吴三桂、郝摇旗二人。

    方原指着地图,淡淡的道,“吴总兵,郝统领,这一次运粮,你们将声势造得越大越好,或许是一次重创李定国的机会。”

    “吴总兵,你率一万军士负责运粮,一旦遇上李定国前来偷袭粮草,以粮车结成防御阵型,原地固守;郝统领,你率八千特战军偷偷出发,落后运粮队一日的行程,一旦前方起了战事,立刻从身后突袭李定国所部,一举歼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