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8章 黑色星期五
    “三进三出,正房耳房,东西厢房,抄手游廊,垂花帘,如意门,倒挂楣子,雷公柱……这鬼屋细节做的不错,仿造古代四合院,挺有代入感的。”高汝雪在场景内走走停停,神色轻松,不时会点评几句。

    “学姐,咱们这是在鬼屋里,不是在逛苏州园林,您能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嘛?”空荡的宅院,阴气森森,魂幡飘荡,纸钱飞舞,鹤山眼中的鬼屋和高汝雪那里完全不同,他小心谨慎,生怕角落阴影里会突然钻出什么东西:“还是赶紧去找出口吧,我有种不详的预感。”

    “既然来了,那就好好参观,我们是在玩鬼屋,你可别被鬼屋玩了。”

    “你记不记鬼屋老板进来之前说过,让我们在十五分钟之内找到出口,我总觉得那人蔫儿坏,如果我们不能在十五分钟内逃出去,肯定会发生什么恐怖的事情!”鹤山试图劝说高汝雪,可惜对方并不在意。

    “鬼屋吓人的方法翻来覆去就那么几种,顶多就是让工作人员来扮鬼,追着我们到处跑,我们连死人都不怕,还会害怕活人?”高汝雪漫无目的在游廊中穿行,随手推开了左侧耳房的门。

    冥婚的场地是标准四合院结构,正房为长辈和家主居住,厢房为长子、后辈居住,耳房位于正房两侧,是下人丫鬟居住的地方。

    推门而入,屋内桌椅倾倒,床铺上被褥被撕破,棉絮散落,房梁正中间的位置还悬挂着一条白绫。

    “学姐,我在外面接应,你注意安全……”鹤山话没说完就被高汝雪拽进了屋子里,他苦着一张脸,看着无风自动,缓缓飘摆的白绫,身体有些僵硬。

    “有点意思,白绫距离地面一点五米,这个高度根本吊不死人,桌椅倾倒,地上还残留有挣扎的痕迹,鬼屋是在刻意营造出一种被迫自杀的假象。耳房住着丫鬟,厉鬼连和本家没有血缘关系的下人都不放过,看来是准备将这大宅里的所有人全部折磨死。”高汝雪神色平静,眼角隐藏着一丝兴奋:“鬼屋设计很精细,说不定还隐藏有其他彩蛋。”

    她翻箱倒柜,一把将床上的被褥掀开,破旧的被子下面躺着一个纸糊的女娃娃。

    “纸人躺在活人床上?”高汝雪随手把纸人丢到一边,掀开了床板,下面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期望越大,失望就越大,是我高估这鬼屋了。走吧,出口不在这个屋子里。”她摆了摆手,大步朝外面走去。

    独自留在屋里的鹤山看着地上的纸娃娃,感觉牙关打颤,可能是因为角度问题,他竟然感觉那纸人娃娃在对着他笑。

    “铜鸡流血,纸人睁眼……等等我!学姐!”

    耳房的门重新关严,屋内的白绫也停止飘荡。

    “你能不能小点声,叫什么叫?一个大男人怂的跟个姑娘似的。”高汝雪白了鹤山一眼,停在游廊边缘。

    “不是我怂!这地方真的让我很不舒服,呆的越久那种不安的感觉就越强烈,好像心底最害怕的东西被勾了出来一样!”

    被鹤山这么一说,高汝雪愣了片刻,她也察觉出不对。

    法医最重要的是心稳、手稳,可她在刚才说鹤山的时候,语气明显变得急躁了许多,这是在其他地方从来没有出现过的。

    “难道我在害怕?鬼屋里的东西明知道全都是假的,我为什么要害怕?”高汝雪的心理防线出现了一道裂痕,两人都没有找到害怕的原因,在自我怀疑和心理暗示下,恐惧的种子正在生根发芽。

    “你说这地方不会真的藏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他这鬼屋建在乱葬岗上,还是用医院大楼改建的……”

    “闭嘴!我们学校的地下停尸库不比这地方吓人?你说出去也是个学医的,怎么这么怂?”高汝雪嘴上不在意,语速却越来越快,她坐在游廊的栏杆旁边朝四周看去,古宅、灵堂、枯树、满地纸钱,这些东西并不是非常吓人:“我到底在害怕什么?”

    两人都被阴森的环境吸引,并没有留意一直在循环播放的背景曲目。

    这首名为《黑色星期五》的禁忌之曲在潜移默化中,已经缠绕在了两人的心房之上,宛如一条暗河冲刷着他们的灵魂,一步步将他们拖入无底的深渊。

    “小山,我们进来多久了?”

    “不知道啊,但我感觉十五分钟之内咱们肯定是跑不出去了!”

    “别慌,我仔细想了一下。”高汝雪顾不上拍打灰尘,直接朝游廊另一边走去:“这个鬼屋并没有什么可害怕的,主要是老板一直在给我们负面的心理暗示,从进入鬼屋开始,他就一直在强调:乱葬岗、活葬、女鬼等词汇,他想让我们自己去吓唬自己,这个人更狡猾的地方在于,他规定了一个时间限制,但是又没有说具体会遇到什么,这就导致我们会给自己压力,发散自己的思维去脑补最恐怖的东西。”

    “那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这鬼屋总觉得和其他鬼屋不太一样。”鹤山是个很老实的小伙子,学姐说什么,他就信什么。

    “你的感觉没有错,正常的鬼屋里会有专业的演员来扮鬼,用一大堆器材来制造出血腥恐怖的场景,然后让我们按部就班去体验。但是这个鬼屋没有那么做,他制作好了场景,让我们去自由探索,没有指引和约束,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未知才是最可怕的。”鹤山一副顿悟的样子

    “事到如今,也只能这么解释。”高汝雪微不可查的皱了下眉:“好了,我们准备去下一个房间。”

    耳房紧邻着正房,这里是一家之主居住的地方,推开木门,屋内扔着麻衣孝袍,厅堂正中间放着一架漆木馆。

    红色的棺椁,中间用白纸贴了一个大大的喜字,两边整整齐齐各跪着一排纸人。

    它们后背上写着名字,脸上画着彩妆,双眼似是有神,表情各异,就好像在偷偷盯着门口的两人一样。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