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9章 医学生被吓哭了
    “学姐,我怎么觉得这些纸人好像在看着我们?”鹤山抓着门板,说什么都不肯踏入屋内:“不开玩笑啊!那些纸人肯定有问题!会不会是人假扮的?我日,我总觉得一靠近,它们就会从地上站起来!”

    被陈歌殓容技能处理过的纸人,身上都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明明是死物,但是却透着一丝生机。

    高汝雪狠狠瞪了鹤山一眼,很想说一句猪队友,恐惧是会传染的,她本来也没有多害怕,可被鹤山这么一说,心里也开始发毛:“你能不能少说几句,再啰嗦我就把你一个人扔到这。”

    她率先进入屋内,四周打量了一番,正房墙壁上的窗户只是装饰品,并没有通往外界的路。

    “学姐,咱们快走吧,这屋子邪性的很,四周密封,出口肯定不在这。”

    “鬼屋老板精通心理暗示,懂得揣测人心,所以我们要反其道而行之,越觉得不可能的地方,越要仔细搜查。”高汝雪在屋内走动,带起的风让地上的纸人随之摇晃。

    鹤山在门外看的心惊胆战:“可屋内没有掩体,一目了然,出口能藏在哪?”

    “没有掩体?谁告诉你的?”高汝雪站在正房中央,抬起修长雪白的大腿,一脚踩在红棺之上:“过来帮忙,我要开棺!”

    “开棺?!”鹤山嘴角抽搐,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么做,不太合适吧……”

    “难道你准备在这鬼屋里呆一辈子?”在高汝雪的威逼之下,鹤山一寸一寸的挪入屋内,小心翼翼避开地上的纸人,弯腰托住了棺盖另一端。

    “我数一二三,一起用力。”

    “好。”

    “一、二……”

    “咚!”

    高汝雪只数到一半,屋内竟然传出了一声异响!

    “什么声音?”鹤山抱着棺材板,吓得一哆嗦。

    “嘘。”高汝雪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她左右四顾,最后看向身前的红棺:“声音好像是从棺材里传出来的。”

    她这话说完,鹤山的脸都吓青了,喉结颤抖,抱着棺材盖的手就跟抓着一块烧红的铁板一样:“姐,你是我亲姐,咱赶紧走吧。”

    “冷静,在我们开棺的时候,棺内传出声音,你不觉得这很奇怪吗?”

    “棺材里都传出声音了,这哪里是奇怪,这简直是要命啊!”在黑色星期五的影响下,鹤山心底的畏惧被无限放大,他现在只想早点离开。

    “你仔细想想,棺材里传出声音,无非就是两种情况:第一里面藏有工作人员,可能我们一开棺,他就会跳出来吓唬我们;第二,里面装有某种器械机关,开棺触动机关,引发第三变量。所以不管怎么说,棺材都是冥婚场景中很重要的一个道具,我们要想逃出去,开棺是必要的步骤之一。”高汝雪拍了拍棺盖:“别犹豫,直接打开。”

    “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觉得挺有道理。”

    鹤山和高汝雪同时用力,厚重的棺盖慢慢滑动,在打开到四分之一的时候,破旧的棺椁里毫无征兆传出一声炸响!

    “嘭!”

    棺体朝四周倾倒,无数的纸人和纸钱从棺内弹出,屋内响起陌生女人的怪笑,房间大门竟然在自动闭合!

    “快走!”鹤山距离房门很近,他受了惊吓,哪里还顾得上自己学姐,一步就窜到了门口,可还没等他把头伸出去,门外就有一张女人的脸伸了进来!

    苍白、精致,美得令人窒息!

    “卧槽!!!”

    毫无心理准备的鹤山抡起拳头就砸向那张脸,但那张脸的主人似乎早已知晓他的反应,就像是排练了无数遍一样,没等他拳头落下,就已经躲开。

    “有鬼啊!”一拳落空,他慌不择路,连滚带爬冲向宅院另一边。

    “鹤山!别乱跑!”高汝雪高声喊道,她正好看见一席红影紧跟着鹤山进入了厢房当中。

    “左右厢房是给后辈居住的,坏了!鹤山去的地方就是这厉鬼生前的屋子!”高汝雪急着往外跑,但是房间大门已经关闭,她被锁在了正房里:“这是要把我们分开,逐个击破?不就是参观个鬼屋而已,至于这么丧心病狂吗?!”

    棺材四分五裂,纸人散落一地,被围在中间的高汝雪心已经乱了,她踢踹房门,一分多钟后,才将大门弄开。

    仅仅只是一分钟的时间,外界却好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小山?鹤山!”高汝雪连喊两声,但是无人回应,鬼屋除了诡异的背景音乐外,就只有纸钱沙沙剐蹭地面的声音。

    “什么情况?鬼屋就这么大,鹤山不可能听不到我的声音,难道他出现了意外?”脑海里闪过一张张案发现场的照片,高汝雪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突然想起这些东西来。

    她沿着游廊,按照脑海中的记忆来到西厢房:“小山刚才就是朝这个方向跑的。”

    “嘎吱……”

    推开破旧的木门,上面用白纸剪成的喜字脱落下来,高汝雪进入厢房当中。

    屋内被布置成了喜房,但别扭的是所有装饰品,全用的都是白色,不仅感觉不到喜庆,还有些瘆人。

    “跑哪去了?”这屋子氛围古怪,唯一的光源就是门外悬挂的白灯笼,高汝雪缓慢前行,身后阴风阵阵,她露在外面的肌肤感到一阵冷意,就好像空气中有只无形的小手轻轻拂过一般。

    鞋子踩在纸钱上,脚背不时会被一些奇怪的东西碰到,光线太暗,她看不太清楚,只能咬紧牙加快速度。

    掀开里屋的帘子,高汝雪停在了门口,屋内空空荡荡,除了一张被帷幔裹住的床铺外,只剩下两面相对摆放、紧贴墙壁的铜镜。

    “我亲眼看见鹤山跑进了这个房间,只不过耽搁了一两分钟的时间,他怎么可能不见?难道出口就藏在这房间里?鹤山误打误撞已经逃了出去?”

    一个个念头在高汝雪脑海中闪过,她深吸一口气,步入屋内,随着她迈动步伐,屋子里竟然同时响起了两个脚步声!

    “谁在我身后!”

    她猛地扭头,但是却只看到一面铜镜,镜中映照她自己的身影。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