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42章 60秒
    昏暗的浴室里,陈歌一个人坐在浴缸当中,他反复呼吸,将肺部残留的废气排出。

    凌晨三点四十四分是黑夜和黎明的交点,他的机会只有一次,必须要慎重。

    屋内静悄悄的,走廊上也没有任何异动,那个镜子里的怪物似乎没有过来。

    时间分秒流逝,陈歌将专门找来的电子表放在一边,当屏幕上代表时间的数字变成四十三时,他的注意力高度集中起来,张开嘴巴,开始缓缓吸气。

    烛火跳动,陈歌的身体慢慢向下倾斜,他的目光自始至终都在电子表上,前所未有的专注。

    等到屏幕上的数字再次发生变化,陈歌毫不犹豫,仰头躺入浴缸当中。

    凌晨三点四十四分!

    冰冷的水好像从四面八方而来,将他淹没。

    在深夜沉入水中,这种感觉很奇特。

    绝对的黑暗,仿佛世界只剩下自己,在不断下沉;绝对的安静,耳边只能听到从自己身体里发出的声音,心脏在跳动。

    冰冷的水刺激着每一根神经,陈歌躺在浴缸底部,摒弃一切杂念,默数着心跳。

    “六十秒,只需要坚持六十秒。”

    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体验,黑夜和水面似乎融为一体,那若有若无的烛火,就像是越来越远的灯塔,而自己仿佛正不断沉入深海当中。

    “一、二……”

    最初的十秒过后,时间好像变慢了许多。

    耳边响起了水流的声音,四壁尽是黑暗,陈歌默念父母的名字,保持着最开始的动作,他双手握着菜刀刀柄,任由身体被水波带动。

    肺中的氧气正在慢慢被消耗,陈歌感觉到了轻微的不适,好像有什么重物压在了身上。

    “十五、十六……”

    心脏每一次跳动,都会消耗肺中的氧气,随着心跳放缓,时间似乎也变得更慢了,每一秒都被拆分成了无数段。

    不适的感觉渐渐变得强烈,好像有一双手慢慢压在了脖子上,正一点点掐紧。

    躺在水中,陈歌睁开了双眼,隔着水面什么都看不到,他就像是被关入了另一个世界一样。

    大概又过了三四秒,他的脸色愈发难看,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苍白。

    “我坚持了多久?应该快好了吧?”

    水流划过耳廓,一片死寂中突然出现了奇怪的声音。

    好像是从门外的走廊上传来的,陈歌也不知道他为何能听的这么清楚,或许是对方故意弄出了声响,只为分散他的注意力。

    “脚步声?有人在走廊上来回踱步?”

    他放缓的心跳又开始加快,身体不自觉的紧张了起来:“可能是镜中的怪物来找我了,希望玩偶们能够守住,最多再有三十秒我就能完成任务!”

    思维运转的越来越慢,耳朵开始出现嗡嗡的杂音,陈歌的状况不是很好,走廊上的脚步声让他高度紧张,他是硬扛着没有分心,继续在默念父母名字,同时计算着心跳。

    “二十八、二十九……”

    水灌入双耳,声音有些失真,那个脚步声渐渐变得急促,对方似乎也在想办法进来。

    又过了几秒钟,陈歌感觉自己胸口如同被一块巨石压住,脖颈上的血管慢慢凸显出来,手脚冰冷,身体出现了一种无力感。

    大脑的反应越来越慢,陈歌现在全凭自身意志在坚持。

    “嘭!嘭!嘭!”

    没有任何预兆,有什么东西撞在了门上。

    陈歌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屋外那东西忍不住了!

    可能是因为门后摆着一个布偶的原因,对方连砸三下发现无法打开房门后,就停止了这无意义的举动,屋子里重新安静下来。

    仍旧是和之前差不多的情况,唯一的不同在于陈歌自身,正常来说他完全可以闭气一分钟,可是走廊上的脚步声,以及刚才的撞门声,让他心跳加快,人在紧张的状态下耗氧量会大幅提升。

    他感觉自己已经要到极限了,肺中的最后一丝氧气也被榨干,每一秒对他来说是一种煎熬。

    “三十九,四十……”

    默数到四十的时候,陈歌大脑产生一阵眩晕,他的身体条件已经不允许他继续默数下去了。

    无法分神,那种窒息感愈发的强烈,陈歌的意识开始模糊,很多东西都想不起来,只是本能的回想这关于自己父母的记忆。

    血管外显,凸起在苍白的皮肤上,脖子上一根根大筋在动,握着菜刀的手指也渐渐松开。

    他感觉自己正在死亡的边缘,同时他也理解了任务当中的那句话。

    当时间走到黑夜和黎明的缝隙间时,就能在生与死的边缘看到相见的人。

    这句话的意思分明就是,在白天和黑夜转换的那一刻,处于濒死的人就能提前看到另一个世界的景象!

    陈歌双眼一眨不眨的望着水面,他的瞳孔在涣散,水面离他仿佛越来越远,什么相见的人都没有看到,眼前只有一片黑暗,幽深到令人绝望的黑暗。

    肺好像被挤扁,那是种无法形容的憋闷感觉。

    “不行,再这么下去,可能真的会被淹死在浴缸里。”

    凌晨三点的第四十四分钟已经过去了大半,陈歌想要见的人仍旧没有出现,他已经不再抱有幻想,或者说他从心里觉得庆幸,父母没有出现,至少代表他们还活着。

    冰冷的手臂撑住浴缸底部,他用仅有的一丝理智做出决定,该放弃了。

    双手用力,陈歌正要从水里钻出,突然感觉不对!

    有什么东西按住了他的头,在阻止他离开。

    涣散的瞳孔骤缩成一点,陈歌望向自己头顶,那里明明什么都没有!

    布偶封锁了房门和浴缸四周,镜子里的怪物应该进不来才对,是谁在作怪?

    脖颈上一条条血管绷起,陈歌脸色难看的吓人,生死攸关,他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握住手里的菜刀朝头顶挥舞。

    长时间缺氧,他的身体和意志都已经到了极限,就像是一根被拉到了顶的弹簧,随时可能崩断。

    菜刀挥起,水花四溅,陈歌恍惚间似乎是砍到了什么东西,耳边只听见“啪”一声脆响,他头顶的那股力量瞬间消失。

    再无阻碍,陈歌一下子从浴缸里坐起,大口大口吞吸着空气!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