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81章 危险的小孩
    这个支线任务是以第一人称描述的,讲的是有一个人为了抓住那道总在午夜出现的红影,躲入了厕所的第五个隔间里。

    之后发生了什么,任务介绍中没有详细描述,留给了陈歌充分的想象空间。

    他关掉手电筒,心里有些疑惑:“任务里说有一道红影会在午夜出现在厕所里,但是听脚步声明明是两个人并排在走,难道在学校荒废的这几年里,红影交到了新朋友?”

    脚步声正在慢慢逼近二楼厕所,按照任务要求,此时陈歌应该躲入厕所的第五个隔间当中,可他觉得这样做太过被动,真遇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想跑都没法跑。

    “或许我应该更主动一点。”

    陈歌提着工具锤,埋伏在了卫生间门后,不管进来的是谁,他都准备先给对方一锤再说。

    吸了口气,陈歌屏住呼吸,扬起了手中的工具锤。

    脚步声越来越清晰,似乎是两个人并排在跑,它们距离二楼卫生间已经很近了。

    等待的过程对陈歌来说是一种折磨,他根本不知道外面是什么东西,更不知道那玩意准备做什么,只能在偷听的同时,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

    大概几秒钟后,脚步声终于停在了厕所门口。

    “它们来了!”

    陈歌握着工具锤的手已经开始冒汗,他的心跳逐渐加快。

    厕所外面风雨交加,越来越多的雨滴刮入屋内,打湿了地面。

    “人呢?”陈歌扭头看向自己背后和门板上方,并没有突然冒出诸如人脸之类的东西,他的耐心慢慢被消磨干净,一手抓住门板,准备亲自出去看看。

    可还没等他从门后面走出去,一道闪电划亮夜空,借着短暂的亮光,陈歌看见厕所地面上出现了两道影子。

    “门口有人!”

    他身体僵在原地,手电筒早已关掉,此时厕所里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

    “影子很短,像是两个孩子。”他不敢有丝毫松懈,又等了几秒钟,门口再次响起脚步声。

    只不过和他设想的不同,脚步声的主人并未进入厕所,而是进入了一旁的楼道,似乎是去了一楼。

    “这就走了?”

    陈歌慢慢挪动脚步,看向厕所门口,那里什么也没有。

    “刚才在门口站着的似乎是两个孩子,这和黑色手机任务描述的红影存在偏差,是因为时间相隔太久,出现了未知的变化,还是说校园里因为我的到来,致使某些奇怪的东西提前苏醒了?”

    陈歌想不出答案,他也没心思去探究这些了。

    打开手电筒,陈歌走到厕所第五个隔间外面,不管这里是不是黑色手机的任务目标,他都要检查一遍。

    推动门板,破旧的隔间后面依旧什么都没有。

    “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我要找的隔间应该在三楼厕所里,刚才那两个小孩跑到一楼去了,现在正是绝佳的机会。”陈歌急忙往外走,还没走出厕所,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有一个陌生电话打了进来。

    “这是谁的号码?”陈歌的朋友很少,仅有的几个也基本上从不联系。

    他犹豫了一下,缩在墙角,退出直播,接通了电话:“喂,你好。”

    “你是高汝雪的同学吧?听说你今天遇到了一位举止异常,可能患有心理疾病的儿童?”手机那边的声音成熟稳重,给人一种可以信赖的感觉。

    “恩,你是?”

    “我是她的父亲,也是九江医科大学的讲师。”

    鹤山之前告诉过陈歌,说把他的电话给了高汝雪,现在看来那位自带降温气场的“学姐”办事还挺靠谱。

    “能详细说说那孩子的情况吗?心理疾病是扎根在身体里的毒草,不尽早清除,会毁掉一个人的未来。”高汝雪的父亲很清楚心理疾病的危害,在他看来心理疾病甚至要比某些**上的病症更加危险。

    “是这样的,有一个七八岁大的孩子,身体状况完全正常,但看起来有些自闭,不愿和人交流,畏惧阳光。”

    “还有其他症状吗?最好说的详细一点。”

    “我是在鬼屋门口见到的这个孩子,他的姑姑告诉我这个小孩特别喜欢在鬼屋里玩耍,他在鬼屋里完全没有正常人该有的害怕、畏惧等情绪,跟在阳光下不同,整个人活跃了许多,他似乎只有在阳光照不到的地方,才有安全感。”陈歌一股脑说出了心中的疑惑,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他也不相信会有这样的孩子。

    “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喜欢去鬼屋里玩?并且不会害怕?”

    “是的,那孩子甚至还对化了死人妆的鬼屋演员感到好奇。”

    话筒那边沉默了几秒钟:“如果仅仅只是不会感到害怕的话,那有可能是乌-维氏病,这种疾病会导致他大脑中的杏仁体部分功能损坏。”

    “抱歉,我不是太明白。”

    “很简单,杏仁体是恐惧记忆建立的神经中枢,同时也负责控制恐惧、愤怒等情绪的产生,假如这里出现问题,人就算触摸高压线、接近猛兽和毒蛇,都不会感到害怕,更别说进入鬼屋了。”

    高汝雪的父亲说的很有道理,但陈歌觉得这种病和范郁的情况不太一样:“高老师,那孩子不是什么都不害怕,他畏惧阳光,很讨厌在阳光下行走。另外他那种情况已经不仅仅是不害怕鬼屋了,而是十分喜欢鬼屋的氛围,他在鬼屋里和在外面完全是两个样子。”

    陈歌想了想又补充道:“他在鬼屋外面一句话也不说,根本不和别人有接触;进入鬼屋后就兴奋了起来,如果强行将他从鬼屋拉出去,他还会对人做出攻击,我亲眼看到他挖烂了自己姑姑的手臂。”

    “听你这个描述,感觉有些像双相障碍的症状,躁狂时充满了破坏欲,失去理智,甚至会伤害最亲近的人;抑郁时又会感到孤独、难过,拒绝交流,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高老师认真为陈歌分析:“可是有一点我想不明白,患有双相障碍的病人,是随机发作的,不存在什么进入鬼屋里就会发生变化。我个人觉得他既然是在鬼屋里出现性格上的改变,那他的病因应该和鬼屋有关,他小的时候是不是在鬼屋里受过惊吓?又或者他的父母是在鬼屋里工作?”

    听了高汝雪父亲的话,陈歌隐约有了一个猜测。

    男孩性格发生变化和鬼屋有关,而他的鬼屋和外界最大的不同就是,他的鬼屋里真的有鬼。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