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85章 该害怕的是我才对啊!
    隔间的门没有关严,陈歌眼看着那道红影停在了第六个隔间门口,双方就隔着一扇薄薄的门板。

    时间似乎放慢,正面冲突一触即发。

    大概几秒钟过后,红影的身体朝着门板倾斜,同一时间,陈歌也举起了工具锤。

    瞳孔里红色影子触碰到了门板,伴随着嘎吱嘎吱的开门声,陈歌的每一根神经都绷紧到了极限。

    门板还未完全打开,红影的身体已经开始向内倾斜,面对可能存在的威胁,求生的本能让陈歌做出了最直接的反应。

    他将高高举起的工具锤,抡圆了砸在红影倾斜进来的身体上,而后一脚踹开了隔间门!

    “嘭!”

    老旧的厕所隔间门哪经得起这般折腾,下端的门轴崩飞出老远,整扇门都撞在了躲闪不及的红影身上。

    隔间外面的红影根本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变故,它的身影变得暗淡虚幻,在地上一滚,朝厕所外面逃去。

    陈歌大口喘息,他本以为会发生一场恶战,但没想到对方似乎比他还要害怕,自己刚才突然冲出来,好像把它给吓住了。

    “这家伙是不是忘了自己什么身份了?”

    手持工具锤,陈歌并没有放松,红影逃离的时候,第五个隔间里响起了小孩的哭声,那两个疑似黑瘦女人儿女的孩子还在厕所里。

    “别哭了!”

    恐怖片里出现过无数类似的场景,厕所隔间里传出诡异的哭声,这本来是很吓人的一幕,但是当陈歌提着铁锤,喊出别哭了以后,隔间里孩童的哭声竟然真的停止了。

    他杀气腾腾堵在第五隔间门口,两个孩子捂着嘴巴,苍白的脸上满是惊恐。

    “你们俩装什么受害者!”

    刚刚被红影弄得神经紧张,陈歌的情绪也有些失控,他声音有点大,配合着挥动的工具锤,隔间里的两个孩子被吓坏了,互相挽着手,连滚带爬朝厕所外面跑去。

    “我刚才是不是太凶了一点?”两个孩子很有可能是范郁的弟弟妹妹,不管是为了深井任务,还是为了查明范郁父母失踪的真实原因,他都有必要跟上去。

    两个小孩跑的非常快,陈歌在后面全力追赶,他们很快离开了教学楼,进入了旁边的办公楼里。

    陈歌紧跟在后面,跑上办公楼二层后,两个孩子突然失去了踪影。

    “怎么不见了?”

    办公楼的内部建筑结构和暮阳中学的其他两栋建筑完全不同,大火也没有蔓延到这里,周围看起来还算干净。

    随手推开身边的房门,陈歌朝里面看了看,屋子里摆着两张桌子和一个书柜,窗台上还有装满了泥土的花盆。

    “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他们能藏到什么地方去?”

    陈歌走进办公室里,首先看见地上扔着一个掉了色的牌子,上面写着数学组。

    “暮阳中学三个年级的数学老师都在这小屋办公?”想了一会,陈歌很快释然,暮阳中学一共也没多少学生,老师数量自然也不会多。

    他大致转了一圈,最后在靠墙桌子的抽屉里,发现了一个破旧发霉的书包。

    书包很小,表面印着幼稚的卡通图案。

    陈歌将其放在桌面上,拉开拉锁,里面塞着一个卡通画册,还有一盒蜡笔。

    “这些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数学老师的办公室里?”书包和书包里面的东西都不像是初中生会用的,陈歌想了一会,觉得书包应该是办公室老师孩子的,估计因为某些原因忘记拿走了。

    打开蜡笔盒,陈歌发现里面唯独缺少了红和黑两种颜色的蜡笔,这两种熟悉的颜色,让他第一时间想到了范郁。

    翻动画册,里面的种种图案使陈歌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整本画册都在描绘一个场景,黑色的房间里关着两个红色小人。

    所有图画的背景都是黑房子,只是房子里红色小人的位置不一样。陈歌从裤子口袋里找出范郁的画放在画册旁边,看完后他轻轻吸了口气:“这孩子画了这么多年,风格一点没变。”

    简单的两幅画却透露给陈歌很多信息,书包散发霉味、和抽屉边角的蛛网粘黏,应该是在学校封停以前就被塞进了抽屉里。

    也就是说男孩在很早以前就开始画鬼,他的那双眼睛有可能是与生俱来的。

    如果把他画中的黑房子看做是家的话,那么在几年前,小男孩的家里就已经住进了两个鬼。

    联系起姑姑曾经说过的话,还有刚才陈歌自己的遭遇,当时住进他家里,和他们一起生活的鬼应该就是黑瘦女人的儿女。

    “住在一起那么久,范郁能看见脏东西的事情,他的姑姑肯定早已知道。”陈歌翻看着那一张张黑红两色的图画:“因为知道所以才会放心让范郁去鬼屋参观,因为知道所以她才会如此宠溺范郁,就像是把对三个孩子的爱都放在了一个人身上。”

    徘徊在书桌旁边,书包的出现还告诉了陈歌一件事情,这个存放书包的桌子应该就是他父亲平时办公批改作业的地方。

    在和范郁姑姑的交谈中,陈歌得知,范郁的父亲因为酒后误事被所在学校开除。

    本来陈歌也没有在意,但是随后范郁的姑姑又补充了一句,其他学校也将范郁的父亲拒之门外。因为走投无路了,范郁的父亲才会来暮阳中学执教。

    这就让陈歌觉得奇怪了,范郁的父亲究竟在酒后做了什么事情,才会受到这么严重的惩罚,被所有正规学校当成过街老鼠。

    当时陈歌心存疑惑,可不等他开口询问,范郁的姑姑就拿出了那张照片,再往后陈歌的注意力被彻底转移。

    “失踪的父亲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陈歌用工具锤撬开了桌子两侧上锁的抽屉,仔细翻找,最后在一本书里发现了几张纸条。

    “范老师,你在三楼女厕第六个隔间里做的事情,我们已经知道了,请你立刻向那个女孩道歉!并滚出这个学校!”

    “你还有两个晚上的时间可以考虑,我们需要你公开道歉!”

    “这将是你的最后一个夜晚,既然你不愿意离开这里,那就永远的留在这里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