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88章 摊牌
    陈歌见范郁的姑姑如此配合,他便主动上前,将地上的画捡起。

    白纸上画着一座黑房子,房子里挤满了红色的小人,在所有红色小人不愿靠近的位置,还有一个极为醒目的黑色小人。

    “这就是你说的画里有我?怎么证明?”陈歌可不会仅凭一幅画就相信对方。

    “范郁画里的人一直都是红色的,我也是第一次看到黑色小人出现,想了很久,才确定这个黑色小人就是你,因为最近一个月,只有你一个外人进入过我家。”范郁的姑姑站在厕所角落,身上的雨滴滑落在地,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

    “仅此而已?那这些红色小人是什么意思?黑色小人和红色小人又有什么区别?”

    范郁的姑姑站在黑暗中默默看着陈歌,就在陈歌以为对方不会说出真相的时候,她突然开口:“红色小人代表着鬼,黑色我第一次见,可能是代表人吧。”

    “鬼?”

    “我知道你不相信,但有些东西确实说不清楚。”范郁的姑姑声音平静,这番话她似乎早就想好了:“在范郁的父母没有出事前,我就知道范郁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这件事他的父母也清楚,不过他的父母并不相信鬼魂之类的东西。”

    “范郁的父母都不相信,为什么你会相信?”陈歌的好奇心被勾了出来。

    “一开始谁都不知道范郁有这个能力,直到我丈夫和两个孩子因为车祸去世,那是我一生中最黑暗的时间,只要看到他们的照片我就会崩溃痛哭,每当这时候,范郁总会拿着他的画跑来找到,黑色的房子里画着两个红色的小人,他说那两个红色小人就是弟弟和妹妹。”

    范郁的姑姑眼神中有了一丝少见的暖意:“我起初并不相信,以为是范郁在哄我开心,但随着范郁画出越来越多的画,我动摇了。我找到范郁,问他弟弟和妹妹现在在干什么,他描述的十分详细,其中还有一些我孩子特有的小习惯,这些东西只有我这个做母亲的知道。”

    “所以你就相信了范郁能够看见鬼魂?”

    “是的,可能我主观上也渴望这一切都是真的,有时候我甚至会以为自己的孩子附到了范郁身上。”

    “就算这是真的,仅凭一幅画也说明不了什么,难道被范郁画在画里的人都会死?”陈歌仍未放下戒心。

    “你可以看一下这张画的另外一面。”

    在范郁姑姑的提示下,陈歌把画翻了过来,白纸上画着一口枯井,井里面有几个颜色更加鲜艳的红色小人正在向外爬,一个黑色小人站在井边,有意思的是画纸背面黑色小人的位置,正好也是画纸正面黑色小人站立的位置。

    “这学校据说有一口死过很多人的井,井里面的鬼快要脱困,而你就站在井口,你已经被它们盯上,再停留在这里,会出事的。”范郁姑姑说的很真诚,似乎确实是在为陈歌着想。

    摸了摸画纸,陈歌仔细盯着画看了半天,眉头轻轻皱了一下,他对比了画纸正反两面的小人,心中有了答案。

    “看来是我误会你了。”陈歌随手将范郁的画塞进口袋,并没有要归还的意思:“正好我也准备离开,咱俩路上也能做个伴,这地方太瘆人了。”

    “是啊。”范郁的姑姑点了点头,朝陈歌走来。

    陈歌也好像彻底相信了范郁的姑姑,转身离开,他将没有任何防备的背后暴露在范郁姑姑的视野中。

    两个人各怀心思,一前一后。

    陈歌走的很慢,工具锤紧握在手,身后范郁的姑姑好像是害怕一个人独处,渐渐加快了脚步,这时候如果有人能看到陈歌表情的话,就会发现,走在前面的陈歌,双眼平静的吓人。

    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当范郁的姑姑快要超过陈歌时,这个黑瘦女人露出了和刚才截然不同的表情,脸上青筋绷起,藏在雨衣下面的手突然伸出,拿着什么东西刺向陈歌!

    “早就知道你有问题。”陈歌的反应比她还要快,出手比她还要狠,工具锤直接抡了过去,紧跟着又一脚踹出。

    “嘭!”

    范郁的姑姑撞在了厕所后墙上,手里的东西也掉落在地,发出一声脆响。

    陈歌走到跟前,这时候才看清楚,那发出声响的是一把剔骨刀。这刀不大,是屠宰中用来剔断筋骨、切割软骨的,非常锋利。

    披头散发,范郁的姑姑好像恶鬼一般从地上爬起,但陈歌没有给她进攻自己的机会,又“帮助”她躺倒在地。

    “在你家的时候我就觉得你有问题,只是一直证明不了,现在终于让我看到你的真面目了。”

    力量对比悬殊,范郁的姑姑试了几下没有站起来,她看向陈歌的目光满是憎恶:“你是怎么发现的?”

    “从一开始我就没相信过你,还有这张画,背面的画是你自己伪造的,你以为孩子的画很容易模仿吗?别用那种眼光看我,犯了错的人是你,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陈歌将剔骨刀捡起,看着冒着寒意的刀锋:“范郁的父母是你杀的吧?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动机,杀死自己的亲人,你和禽兽又有什么区别?”

    “我从没想过杀人!你根本不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范郁的姑姑面色狰狞,似乎想到了什么很不好的回忆。

    “我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但我知道你一定是凶手之一。”陈歌在考虑如何让对方暂时失去行动能力。

    “杀人的是范郁的父亲!”

    “把所有罪责推到一个死人头上?你以为这样就能洗白自己吗?”陈歌确定范郁姑姑身上没有其他凶器后,才稍微放松下来。

    “是真的。”范郁的姑姑趴在地上,终于说出了隐藏在心底的记忆:“我哥有特殊癖好,就在这个厕所里,他逼疯了一个女孩,那个女孩后来听说是自杀了。这件事发生以后,我哥就更加不正常了,疑神疑鬼,总说有人要杀他。嫂子实在受不了决定跟他离婚,但是我哥死活不同意,嫂子没办法就威胁我哥,说如果不离婚,就将他的癖好和罪行全部公开。”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