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110章 我一直做同一个梦
    “和小男孩的病症吻合?他也喜欢来鬼屋参观?”高医生成功勾起了陈歌的好奇心。

    “精神长期萎靡不振,偶尔又会脾气暴躁,喜欢一个人呆在黑暗的地方,只有这样才能产生安全感,至于他喜不喜欢来鬼屋参观,我不是太清楚。”高医生向旁边走了一步,露出身后的一个年轻人:“门楠,三个星期前患病,我的学生。”

    高医生身后那人只有二十出头,体型偏瘦,绷着一张脸,颧骨高高凸起,眼眶下陷,站在太阳底下,细密的汗珠从额头渗出。

    他似乎时刻处于一种很紧张的状态,微低着头,不敢和人对视。

    “还有姓门的?”陈歌试着和他打了个招呼:“你好。”

    这年轻人表现的十分古怪,他仍旧低着头,眼珠向上转动,飞快的看了陈歌一眼,小声回了一句:“你好。”

    打量了年轻人半天,陈歌把高医生拽到旁边:“不是,你把这人带到我鬼屋干什么?你准备让他进入参观,这要出事我可担不起责任啊。”

    “门楠是一个开朗自信的孩子,也是我最欣赏的学生之一,他在人格心理学方面有一种让我都感到惊讶的天赋。”

    “人格心理学?”

    “心理学的分支之一,可以简单概括为研究一个人特有行为模式的心理学。”

    “哦。”陈歌点了点头,实际上还是没有听懂。

    “他是在三个星期前突然发病的,没有任何征兆。心理疾病发作通常会有一个诱因,大多是和家庭、生活环境有关,但门楠一直独居在外,生活环境、接触的人和事物从未发生变化,这就让我很疑惑了。”

    “在进行多次心理障碍疏导治疗后,他的情况不仅没有好转,还在飞速恶化。”高医生声音不大,下面的话很显然是不想让门楠听到:“这孩子以前很少发火,可是最近一段时间,情绪非常不稳定,甚至会因为窗帘上动物图案不对称和室友大打出手,因为数不清楚馅饼上的芝麻,掀翻食堂的桌椅,将饭汤泼洒在从不认识的路人身上。”

    “这发火的理由也太刁钻了吧。”

    “人在饱受折磨的时候,一丁点刺激就会引爆所有的情绪,门楠的这些举动也让我意识到,他现在真的很痛苦。”

    “可是你找我干什么?”陈歌看着高医生和门楠,黑色手机里提示的特殊客人估计就在这两个人当中。

    “王欣的病已经好了很多,原本无法抑制的病情,从见到你那天开始终于出现好转。”高医生面带微笑:“我不是一个迂腐的人,不管使用什么样的手段,只要能救治病人,挽救一条生命,那就是好的办法。我清楚他们现在遭受的痛苦,所以想恳请你能帮我一个忙。”

    “你说吧。”陈歌没有拒绝高医生。

    “能不能把你治疗王欣的方法,在门楠身上试一试?毕竟从现在的情况来看,门楠、王欣和我们之前讨论过的小男孩,表现出的病症都很相似。”

    听完高医生的话,陈歌有些犹豫,他没想到高医生是因为这个找上门来的。估计是昨天救治王欣给这个资深心理医生造成了很大的冲击,所以他才会提出这样的请求。

    可是事情的真相只是陈歌自己知道,他能打开王欣的心结,是因为通过笔仙了解了王欣的过去,再加上笔仙主动出面,所以才一举奏效。这样的治疗方式无法复制,是独一无二的。

    “有些困难吗?”高医生看出陈歌在迟疑:“麻烦的话就算了,我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过来,只是这孩子天赋极好,依.赖.药.物治疗的话,会对思维和身体造成很大的副作用,我担心会毁掉他的未来。”

    “是有点困难,但也不是完全不行,你想让我帮忙,至少要让我问问他的基本情况吧。”陈歌没有直接拒绝,高医生和门楠之中有一个是特殊的游客,而每一个特殊游客都是一笔隐藏的“财富”,必须要好好把握。

    “我先替这孩子谢谢你了。”高医生脸上浮现出笑容,将门楠叫了过来:“门楠,把你觉得痛苦的事情都说出来吧。”

    年轻人低着头,他不管和谁说话都低着头,就好像头顶上压着什么东西一样。

    见年轻人默不作声,高医生轻叹一声,代替门楠说了起来:“三个星期前,这孩子突然找到我,说他怀疑自己得了抑.郁症。我们自己就是专业人士,经过一个下午的诊断后发现,他的症状和普通的抑郁不太一样,仅仅只是过度疲倦和焦虑。当时我并没有太在意,可后来门楠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他常常一整天都不说一句话,稍有一点小事,就会歇斯底里般和人争吵、打斗,好像是在宣泄什么一样。我分析了好久,才得出一个他不肯承认的结论——他内心在害怕,极度的害怕!”

    “我怀疑他得了恐惧症,但我围绕他的生活环境进行排查,没有找到任何可能会诱发恐惧症的病因。最后在我的再三追问下,这孩子终于说出了真相。”高医生有些心疼的看了一眼门楠:“他从三个星期前开始,每天晚上都会做同一个梦。”

    提到梦境,门楠打了个冷颤,这应该是他最不愿意回忆起的东西。

    “梦到了什么?”陈歌已经设想好了很多恐怖的场景,但是高医生的答案还是超出了他的预料。

    “他梦见自己在洗头。”

    “洗头?”陈歌哑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剩下的还是让他亲自来说吧。”高医生把手搭在门楠肩膀上,轻轻揉动,示意他放松。

    等了好半天,门楠才开口:“每次都是同一个梦,越来越清楚了,我很快就能看到那个人是谁了。”

    他声音嘶哑,嗓子好像被火烧灼过一样。

    “看清楚谁?你梦境里还有另外一个人?”

    “是的,他总是站在我旁边,看着我洗头,那样子很可怕,似乎只要我一闭上眼睛,他就会冲过来掐死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