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111章 越来越近
    门楠讲完后,陈歌和高医生都久久没有说话。

    洗头代表洗去霉运和污垢,梦见洗头通常来说会有好事发生,但门楠所说的场景却跟好事完全沾不上边,怎么看都是一个噩梦。

    “你还记得梦中那个人的长相和你所处的环境吗?”门楠极有可能是黑色手机提示的特殊游客,陈歌现在做出的每一个选择,问出的每一个问题,都会影响到最后的奖励。

    “好像就在我租住的卫生间里,物品摆放的位置都很熟悉,不过我也不能确定。”门楠压低了头,声音更小了:“那个站在我旁边的人也看不清楚,但是我可以肯定他离我越来越近,这几个星期我都在做同一个梦,每做一次梦,梦里的情景就会变得清晰一点。那个男人的脸,我也看的越来越清楚了。”

    “他长什么样子?”

    “快了,应该下一次做梦就能看到他的脸了!”门楠头向下压低,说话的时候,眼珠往上移动,看起来有些吓人。

    这个年轻人说的很模糊,并没有提供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陈歌不死心,又继续追问:“能不能说的再详细一点,比如在你洗头的过程中,那个人有没有做出什么动作,或者说过什么话?”

    “梦的内容几乎是完全一样的。”门楠嘶哑的声音有些颤抖:“三个星期前我第一次做这个梦的时候,并没有觉得很吓人。梦中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半夜起床进入卫生间,在梦里我的任何思维都停止运转,只能按照身体的本能去做,或者当时有另一股力量支配了我。”

    “最初的梦境是模糊朦胧的,我停在镜子前面,将洗脸盆接满水,然后把头伸入水中。”

    “当我弯下腰的时候,低着的头,能颠倒着看见门口有人。”

    “一开始他距离我很远,直到我洗完后才发现,他似乎往我所在的位置靠近了一点。恩,只有一点。”

    “这个梦做完后,我又做起了其他梦,所以最开始的时候我并没有在意。”

    “可真正让我不敢想象的事情发生了,就在第二天,我又一次做了这个梦!”

    “一模一样的场景,来到卫生间,站在镜子前,接满水,然后弯腰把头伸进水里。”

    “在我的头触碰到水面的时候,眼睛能看见客厅站着一个人,等我洗完再看,那个人又朝我靠近了一点。”

    “同样的梦境不断重复,我从最开始做梦时的浑浑噩噩,到后来完全清醒的注视着一切,我的大脑在正常运转,我的感官在梦中愈发灵敏,最关键的是那个从门口进来的男人,每一次做梦,他都距离我越来越近!”

    “我不清楚这是什么原因,在梦中我害怕的要死,可是却怎么都醒不过来。”

    “只要一睡着,梦就在继续,两个半星期前梦中的男人进入了客厅,一个星期前,男人出现在了卫生间门口,而就在四天前,那个男人走到了我的身边!”

    “他就站在我身边,只要我一弯腰把头伸入水中,他的身体就会跟着我一起倾斜,那张模糊的脸慢慢贴近。”

    只是听门楠讲述,陈歌就觉得有点瘆人,更别说这个年轻人亲身经历了这一切。

    连续三个星期做着同一个梦,梦中还有一个看不清脸的男人在不断靠近,也难怪他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前天晚上,我又做了这个梦,这也是我最后一次做那个梦。”门楠试着抬了抬头,他的眼珠在眼眶里飞速转动:“那个男人的脸距离我很近,我几乎就要看清楚了,可就在这时他用双手掐住了我的脖子。接着我就醒了,一直到现在都没敢入睡。”

    门楠的情况已经到了很糟糕的地步,梦境中的男人双手掐住了他的脖子,这个梦境再继续往下发展,不知道会演变成什么样子。

    事情比高医生说的还要紧急,也难怪高医生会来找陈歌,纯粹是死马当活马医,想碰一碰运气。

    “一直重复做这个梦,场景都是在卫生间里。”陈歌想了一会问道:“会不会是公寓楼本身有问题?我先说一个可能,你别害怕,这只是我的猜测。”

    “你说。”

    “有没有可能是你所租住的房间里曾经死过人,而尸体到现在还没发现,所以它就托梦给你,希望你能帮助它报警,还它一个清白。”

    陈歌说完后,门楠的脸都绿了,他剧烈的往肺里吸气:“我租住的房间里藏着一具尸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他情绪激动,如果不是被高医生按住肩膀,估计又要犯病了。

    旁边的高医生也面色古怪:“我去过他的租住的地方,里里外外全部检查了一遍,没有任何异常。而且一个星期前,我把门楠接到自己家里住,他依旧做了那个梦,并没有因为不在公寓里,就停止。”

    “他第一次做梦看见那个男人时,男人是站在门口的,所以说那个男人极有可能是从外面进来的。我们的搜查范围不能局限于门楠自己的房间,应该扩大范围,搜查整栋公寓楼。”陈歌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因为害怕刺激到门楠,他还有后半句话没说出口,鬼怪说不定已经缠到他身上了,不是换个地方睡觉就能解决的。

    “我们不是警察,没有搜查整栋公寓的权利。就算有,这个搜查的理由也很牵强。”高医生现在不知道自己来找陈歌,究竟是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了:“不如我们还是先来分析一下这个梦境,门楠一直在梦中洗头,或许我们可能从洗头本身象征的意义上找到线索。”

    高医生试图劝说陈歌,陈歌也耐心听完了对方的分析,只可惜这些东西,并不能解释门楠为何会不断去做同一个梦。

    “我现在也不敢肯定,不如等今天晚上,我们一起去门楠租住的地方看一看如何?实地勘查一遍,或许会有全新的收获。”陈歌静静等待两人回答,他的手伸进口袋里,一直到现在,黑色手机都没有出现反应。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