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117章 洗头的原因
    陈歌没看明白高医生的短信:“洗头怎么和自我保护扯在一起了?”

    “创伤应激障碍的前提是受到过某种伤害,门楠在现实里重复多次洗头,极有可能是为了摆脱某种心理阴影,这或许和他曾经的经历有关。”

    “曾经的经历?”

    “没错,曾经的遭遇给他留下了强烈的心理冲击,每当他回想起来,或者遇到类似的事情、看到相似的东西时,身体就会产生反应,为了缓解痛苦,他会本能的去寻找安抚自己的方法。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这种方法就是洗头。”高医生过了会,又发来一条短信:“刚入学的时候,我曾问过门楠,他为什么要选修心理学专业,这孩子给的回答是,他想给一个人治病。仔细想想,他所说的那个人应该就是他自己。”

    “看来问题的根源还在门楠幼年的遭遇上,我觉得有必要和他说清楚,只有知道了前因后果,我们才能帮他。”

    “如果我的推测是真的,那就更不能询问他了。他一直在竭力回避那件事,现在让他一点点回忆起来,恐怕他会受不了刺激,彻底崩溃。”

    “那我们就联系他的家人,孩子痛苦成这个样子,父母居然不管不问,这太说不过去了。”陈歌很想把门楠现在的样子拍成照片,发给其父母,让他们看看。

    “我前段时间打电话的时候已经问过了,门楠从小就有洗头的怪癖,他父母已经习惯,并不认为这是一件多么严重的事情。”

    “他们没有说这种癖好产生的原因吗?”

    “没有,在门楠很小的时候,他父母带他看过心理医生,当时的诊断结果是强迫症。这在他当时那个年龄段非常罕见,考虑到孩子还小,就没有进行相应的药物治疗,医生只是鼓励他的父母多给他一些陪伴。”

    “很显然他的父母并没有听医生的话。”陈歌想都不想就回了一句,如果门楠的父母真的在乎他,态度就不会那么冷淡了。

    “轻微强迫症不会影响生活,所以他的父母就一直没有在意。另外,我仔细询问过后才得知,门楠的亲生母亲在他五六岁的时候就遇害了,后来他的父亲又重组了家庭,门楠还有一个弟弟。”

    “亲生母亲遇害?有这事?”陈歌觉得本已堵死的路,又有了新的出口。

    “他亲生父母的关系很不好,父亲常年在外,母亲独自领着孩子。有一天小偷进了他们家,再后来发生的事情门楠现在的父母也不清楚,只知道是案发第二天邻居报警了。”

    “案发第二天?”陈歌心咯噔一跳:“那案发时门楠在什么地方?”

    “案发时门楠在哪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邻居报警时,门楠就在案发现场,他是第一个发现母亲的人。”

    看着高医生发来的短信,陈歌感觉到一股寒意正顺着脊背慢慢上升:“也就是说门楠和他母亲在案发现场呆了一天一夜?直到第二天才被发现是吗?”

    “可以这么理解,或许是歹徒放过了门楠,也可能是他当时正好不在家里,总之门楠侥幸逃过了一劫。但是小小年纪的他看到这一幕,必定会对心理产生很大的影响,我怀疑他出现强迫症,以及现在犯病都和小时候的这场凶杀有关。只是我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一直去洗头,洗头和凶杀之间存在什么联系吗?”

    高医生短信中透出的疑惑,也正是陈歌想知道的,他站在镜子前面,看着镜中的自己。

    “洗头?自我行为保护?”

    脑中闪过刚才自己模仿门楠时的场景,陈歌摸了摸后颈,忽然想到了一个东西:“水滴!”

    他立刻给高医生发送了短信:“案发现场,门楠母亲的尸体是在什么地方发现的?”

    “歹徒失手杀了门板母亲后,拆了卫生间顶部的防潮板,将其塞了进去。如果不是邻居家的孩子和门楠经常一起上学,两家关系非常好,也不会这么快察觉出问题。”

    “卫生间顶部的防潮板?”陈歌仰头看了看自己所在的卫生间,这栋公寓楼层高很低,住在里面十分压抑:“我想我明白门楠为何会有洗头的强迫症了。”

    他拿出手机给高医生回了短信:“你看会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小偷入室后,母子二人都发现了小偷。母亲让门楠躲起来,自己偷偷报警,结果被小偷发现。”

    “有这个可能,但和洗头有什么关系?”

    “门楠看着母亲被杀害、藏尸,他在歹徒走了以后,去寻找母亲。来到卫生间时,母亲的血液正好滴落在了他的头顶。”陈歌打出这些字的时候,心里也有些难受:“所以一直到现在,只要有液体滴在门楠头上,或者回想到当时的场景,他都会去一遍遍的洗头,想要将那些记忆忘掉。高医生,你之前说的太对了,门楠这绝对不是普通的强迫症!”

    发完这些字,陈歌朝屋外看去,卧室里的高医生表情震惊,也在同一时间看向卫生间里的陈歌,两人很有默契的对视一眼。

    “病因找到了!”高医生直接收起手机朝陈歌走来:“我这就带他离开,进行相对应的创伤障碍治疗。”

    “恐怕还不行。”陈歌看着站在原地的门楠,微微摇了摇头:“门楠不断重复做的那个梦里,洗头并不可怕,真正让他感到恐惧的是那个越来越近的男人。想要帮助门楠,我们要找出关于那个男人的一切东西,并把它从门楠的梦境中赶出去。”

    “把梦里的东西赶出去?”高医生面色古怪,他看了看陈歌,又回头看了一眼站姿诡异的门楠,颇有种当初第一次进精神病院的感觉:“你没在跟我开玩笑?”

    “我已经有一个大致的猜测了,今晚就能得到验证!”陈歌将所有线索串联起来,他心中有了六成的把握:“这房间里确实存在三个‘人’,两个‘人’的身份能够确定,只要再找到另一个人就可以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