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158章 两碗水
    听到陈歌的问题,铁笼里的三个人表现各不相同。

    脸上沾满油渍的老人一言不发舔着手指,好像在回味刚才吃的东西。

    女人眼睛瞪大,在铁笼里拼命挣扎,仿佛一条被扔上了岸的大鱼。

    那个中年男人的表现则最为反常,三人里只有他一直盯着陈歌,目不转睛。

    “这三个人为什么会被囚禁在精神病院里?”陈歌先是走到老人的铁笼旁边,钢筋焊接成的铁笼里,放着两个塑料碗。

    老人发觉有人过来,也不害怕,他坐在笼子中央,旁若无人的吸允着手指上残留的油渍。

    “从第一病栋转移过来的就是他。”陈歌看了半天也没从老人身上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头发参差不齐,被人用刀具剃过,这头发应该是新长出来的。”

    看见老人的头发,陈歌想到了护士站柜板背面的头发,其中有一部分黑白参半,应该就属于眼前的老人。

    “头发被剃过一次,还能长出这么多,看来老人已经被囚禁在这里很长时间了。”当时陈歌通过比较头发长短,认为有四个不同的人被剃过头发,可是眼前只有三个人。

    “还有一个没有找到。”

    陈歌目光扫过女人,最后停在了中年男人身上,他头发很长,乱糟糟的盖在头顶:“这个人的头发似乎没有被剃过?”

    陈歌更加小心了,剃头似乎是凶手的恶趣味,他在玩弄自己的猎物,可凶手为什么会单独放过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认识凶手?抑或他就是凶手?

    陈歌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在第一病栋和第二病栋的连接处,陈歌看到过一张陌生的面孔,那是一张不对称的,有些畸形的脸。

    能在病栋里自由行走,并且还监视跟踪自己,畸形脸应该才是幕后凶手,但是现在又多出了一个中年男人。如此来看的话,囚禁受害者的凶手恐怕不止一个。

    陈歌握紧了工具锤,他脑海里甚至想到了一种更糟糕的情况。

    假如这病栋里,除了自己,全部都是凶手。

    当然,这种情况概率不大。

    他思虑片刻,最终停在那个女人面前。

    两个男人都没有回答他问题的意思,他只好试着取掉女人嘴里的枕头套,看看能不能从她的身上获知什么信息。

    “别紧张,我是来救你们的。”陈歌晃了晃铁笼上的锁,没有钥匙,光用锤砸的话,天知道要砸到什么时候才能把三人放出来。

    女人好像对活人有种天生的恐惧,陈歌一靠近她就开始犯病,嘴里呜呜咽咽,摇头摆手,情绪激动。

    “冷静点,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陈歌绕到女人身前,刚准备将她嘴上的枕头套取下来,身后一直沉默的中年男人忽然开口了。

    “我劝你最好不要让她说话,她很吵。”

    扭头,陈歌看到了一双阴沉、充满戒备的眼睛,这个中年男人不知道是对所有人如此,还是仅仅对陈歌如此,他表现出一种发自内心的厌恶,就好像陈歌正在做的事情,让他极为恶心一样。

    “她很吵?”陈歌不怕他们说话,就怕他们拒绝交流。

    只要这些人开口,他就有机会从他们话里获取到有用的信息。

    “是的,很吵。”中年男人说话刻板,他似乎连和人交谈都觉得恶心。

    “能告诉我原因吗?她是不是精神受过刺激?”

    陈歌一连问了两个问题,中年男人闭口不谈,直到陈歌又把手伸进铁笼,准备去取女人嘴里的枕头套时,中年男人才吐出了三个字:“不知道。”

    “你知道些什么?这个女人你不认识,那第一个笼子里的老人你认识吗?”陈歌问出了自己心里一直好奇的一个问题:“为什么只有他的笼子里摆有两个塑料碗,你们的笼子里只有一个塑料碗?”

    “我可以告诉你,只希望你不要让那个女人开口,她很吵。”

    中年男人反复强调女人很吵,陈歌心里好奇,表面上还是答应了下来:“可以,但前提是你没有撒谎欺骗我。”

    “我从不撒谎。”男人端坐在铁笼里,声音低沉:“老人身体不好,脾气也很差,老伴走后,就一个人闲在家里,全靠他儿子养活。他的儿子是个医生,工资不算高,但养活两人一点问题没有。可后来这老头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在别人撮合下,讨了个寡.妇做媳妇。他儿子也没有反对,只不过搬了出去,每个月给他寄钱。”

    “世事难料,没过多久,他当医生的儿子据说是因为经常接触患者,结果突然发疯了,还在医院里伤了好几个病人。”

    “他儿子丢了工作,患者家属不依不饶,赔光了所有家底,事情才平息下来。”

    “儿子疯了需要治疗,公立精神病院一个月要三四千,这个数目对于他来说难以承受。关键时候他儿子以前工作的那医院站了出来,以远低于公立医院的费用,将他儿子接入了病院当中。”

    “曾经的医生变成了病人,儿子性格愈发古怪,一直到病院倒闭,都没有治好。”

    “在儿子住院的这段时间里,老人自己身体也越来越差。年龄大了,出去工作都没人要,挣得钱全部贴给了病院。那个新讨的寡妇,也跟他离婚了。”

    “他向儿子诉说自己的窘迫,希望儿子可以振作起来,战胜病症。”

    “可惜,没过多久,他儿子就咬伤了同村的人。”

    “一旦犯病,他儿子破坏欲就变得极强。最后没办法了,老人做了个铁笼把儿子锁了进去。”

    “这样持续了没多久,老人也病倒了。别说治病,现在吃饭都成了问题。”

    “老人看着铁笼里时不时犯病的儿子,最后做了个决定。”

    “他每次都等到儿子犯病时才去送水,往铁笼外面放两个碗,一个碗里是干净的水,一个碗里下了老鼠药。”

    “是生是死,他让儿子自己选择。”

    中年男人冷着脸,他似乎很久没有说过这么多的话,脸色比之前更加苍白了:“这就是老人铁笼门口为什么会放两碗水的原因。”

    听完中年男人的故事,陈歌想起了护士站柜台下面的那句话——你们对我做过的所有事情,我都会还回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