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159章 八号房的病人(三)
    “他是在报复,有目的、有针对性的进行报复。”陈歌在一瞬间想到了很多东西。

    中年男人的故事里透露出了很多信息,而这些信息和陈歌脑海里的一条线索高度吻合。

    第三病栋的九个病人里,有一个人的情况和中年男人故事里的主人公很像。

    曾经都是医生,都是因为目睹太多扭曲痛苦的患者,导致心理出现了问题,从医生变成病人,最关键是他们都具有很强的攻击性。

    陈歌站在原地,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名字——熊青。

    这人住在八号病房,患有偏侧空间失调症,被隔离治疗,危险评定等级极高。

    熊青能成为治疗精神疾病的医生,自身智商至少在基准线之上,他在发疯的时候才会去做种种恐怖的事情,平时和正常人差不多。

    “他会不会就是精神病院里隐藏的凶手?”

    这个人对康复中心非常了解,既是病人,又是医生,他完全有能力去做这样的事情。

    “对方占据绝对的地利优势,不太容易对付。”熊青本身就是一个可怕的人,偏侧空间失调症虽然不是什么太恐怖的病,但是患病的人强加给了自己要去矫正那些错误的想法,这就导致熊青会做出很惊悚的事情。

    他看什么都是错误、扭曲的,就算是完整的人站在他面前,也会觉得没有半边手脚才顺眼。

    一般的偏侧空间失调症患者清楚自己患病,会努力去改变这种错误的认知,但是熊青不同,他是要用这种错误危险的认知去改变别人。

    以病院里简陋破旧的条件,如果真有人丢了手脚,那结果已经注定,有死无生。

    楼内发现了四个人的头发,但是现在陈歌只找到了三个人,少的那一个估计已经遇害了。

    “午夜未到,还没有进入第三病栋就出了这么多事情,今夜有点难熬了。”

    三星试炼任务的难度从一开始就超过了午夜逃杀和暮阳中学,一旦做出了错误的选择,可能就会面临生死危机。

    一个凶手已经锁定,不过陈歌并没有见过熊青,他不知道那个长着畸形脸的人是熊青,还是眼前这个藏在笼子里的中年男人就是熊青本人。

    他对于老人的过去知道的那么详细,是熊青本人的可能性很高。

    蹲在中年男人的铁笼外面,陈歌检查了一下笼子上的锁,三个笼子上的锁都一样,没有什么不同。就算中年人身上藏有钥匙,在陈歌的眼皮底下,这男的也不可能开锁跑出来伤到他。

    晃动工具锤,陈歌盯着中年男人的眼睛,思考了一会,还是决定直接问清楚:“这些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莫非你就是老人的儿子?”

    “我?”中年男人听出陈歌话语中的怀疑,他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我就知道你不会相信我,你们全都在怀疑我,就像我在怀疑你们全部一样!饶过我吧,我都躲到这地方来了,你们为什么还能找到我?不要再监视我的人生了!”

    “怀疑我们全部?监视你的人生?你在说什么?”陈歌不知道中年男人在发什么疯。

    “每当我揭穿你们的时候,你们总会露出这样无辜的表情!这就是我最厌恶你们的原因,已经被我识破,你们还想要骗我到什么时候?”中年男人十分理智的说些陈歌完全听不懂的话:“不知道我是该叫你王铭?还是徐菲?李一昌?马勇?又或者你又换了新的名字?”

    “你在说什么?”

    陈歌示意他冷静,但是中年男人却越来越疯狂:“接下来你是不是该说,这几个人我全都不认识?”

    “可我确实都不认识啊。”

    “别再演了!你们全都是一个人扮演的!你们虚伪的笑容让我恶心,终止这无聊的把戏吧!”

    “全都是一个人扮演的?”听到中年男人的这句话,陈歌想起了高医生提供给他的另一条信息。

    五号病室的病人叫许童,患有人身变换症,他认为身边所有人都是由同一个人伪装的,他生活在一个被操控的世界里。

    这个中年男人的表现和五号病室的病人很像,一开始还可以正常交谈,但是当陈歌对他露出怀疑的时候,他潜在的病症就爆发了。

    陈歌是第一次见到重度精神病人,上一秒看着还非常正常,下一秒就开始语无伦次,面目扭曲恐怖。

    他看着铁笼里的男人,心里却在想另外一个问题。

    为什么曾经住在第三病栋的病人,又回到了这里?是这里有东西在吸引他们?还是他们全都被鬼怪操控,不得不回来?

    获取答案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询问中年男人,可是他现在的状态根本不可能做出回答。

    无法交流,陈歌只好重新走到那女人身边。

    察觉有人靠近,女人用脚蹬着钢筋,支撑身体往远离陈歌的方向挪动。

    用手电照了一下女孩的脸,她看起来二十岁出头,长相一般,完全无法和第三病栋里的两位女患者相提并论。

    “这女孩和老人的头发都被剃掉,他俩可能才是真的受害者。”陈歌现在还没弄明白凶手为何要把别人的头发剃掉,如果按照报复心理来猜测的话,可能是凶手曾受过类似的逼迫。

    “放轻松。”

    陈歌把手伸进铁笼,女孩在里面拼命躲闪,过了大概三四分钟,她把自己折腾累了,才消停下来。

    “我对你没有恶意,相信我。”陈歌轻轻抓住女孩嘴里的枕头套,将其拽了出来。

    在枕头套被拽出来的瞬间,女人就疯了一样冲着陈歌大喊:“手!手!手!”

    “什么?”

    女人声音很大,还十分尖锐,陈歌也不知道她遭受过什么刺激,为何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听到了女人的声音,左边铁笼呆滞的老人突然趴在地上,一动不敢动。

    右边中年男人也停止发疯,直勾勾的看着房门,眼里满是惊恐。

    “手!手……”

    女人还在叫喊,陈歌直接把枕头套又塞回她的嘴里。

    “她也是个疯子。”

    整个病栋里似乎一个正常人都没有,这让陈歌有一点心慌。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