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160章 你玩真的啊!
    堵住女人的嘴后,铁笼里的老人和中年男人又重新恢复原来的样子。

    他们似乎对“手”这个字非常敏感,一听到这个字,就好像打开了记忆里的某个开关,心中的恐惧被唤醒,最可怕的记忆从脑海深处涌出。

    “为什么要害怕手?”

    陈歌在屋子里转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和手有关的东西,他又看了看三个病人的身体,他们身上没有明显的伤口,那种恐惧应该更多是来自于心理上的。

    “究竟什么东西能把三个人吓成这样?”陈歌提着工具锤,大脑飞速运转,他想到了一种可能。

    高医生提供的资料里,住在第三病栋四号病室的病人,因为意外丢失了一条胳膊,他也因此患上了幻肢症,总觉得自己的手臂还在。

    这个病人没有名字,也不知道是高医生忘记了,还是被有心人抹去了。

    “在我印象中,能和手扯上关系的就只有这个人。”

    幻肢症并不是什么很恐怖的疾病,只能算是一种不太严重的心理病,可以通过调理治疗,逐渐康复。

    这些关于幻肢症的信息,陈歌很清楚,真正让他不安的是,一个得了幻肢症的人为什么会被关进封闭病区?

    他做过什么事情?为什么院方会觉得这个人存在一定危险性?

    陈歌又走到女人身边,中年男人拒绝沟通,老年人好像不会说话,所以突破口还在女人身上。

    他蹲在铁笼旁边,看着女孩的眼睛,既然对方无法和他正常沟通,那就用另外的方法来试探。

    靠近铁笼,陈歌确保女孩能够听到自己的声音:“你是不是看见了很多只手?”

    女孩并没有表现出异常,只是把身体缩在离陈歌较远的地方。

    “那你是不是看见了一个只有一条手臂的人?”

    他话音未落,铁笼里的女人就开始拼命摇头,脑袋甚至直接撞在了铁笼上。

    女人异常的表现说明了很多东西,那个带给她噩梦,把她逼疯的凶手,可能就只有一条手臂。

    凝视着女人的脸,陈歌把她最细微表情的变化都看在眼中:“那个人拿着凶器?”

    眼睛睁大,女人额头有一条条青色的血管出现。

    “他拿着什么?锯子?刀子?还是斧头?”

    “唔!”女人嘴被枕头套堵住,她情绪激动,但是发不出声音。

    “看来就在这几种东西里,让我想想他当着你的面做了什么。”陈歌的声音慢慢压低:“劈砍?切割?他是不是说你们生的畸形,不够完美,所以想要矫正这一切?又或者想要借用你的手臂?”

    “被囚禁的人在减少,他们矫正病人的时候,你应该就在旁边,你是目击者,你看到了整个过程对不对?”

    女人面目扭曲,血管绷起,脸上满是泪痕,她还在拼命的摇头,仿佛在说自己什么都没有看到。

    “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那你为什么害怕那只手?是那只手掉落在了你身边?还是它曾抓住了准备逃跑的你?”

    在陈歌看来,女人虽然被吓疯了,但恐怖的记忆仍残留在脑海里。趋利避害是生物的本能,当他提到女人害怕的东西时,身体会不由自主的将心理上的恐惧,通过神态表情、习惯动作表现出来。

    生物的本能不会撒谎,陈歌已经从女人身上验证了自己的部分猜测:“不要怕,如果你真的无辜,我会救你出去。我今晚来这里,就是为了弄明白这一切,将那些疯子绳之以法。”

    洗衣间里霉味浓重,陈歌在女人身边停留了很久,也不知道女人到底听懂了他的话没有,只是看到女人情绪慢慢稳定下来。

    他再次把手伸进铁笼,轻轻取下女人嘴里的枕头套。

    缩在铁笼里,女人满脸惊慌,她张着嘴巴,还在不断的重复着那个字:“手、手……”

    “她是受到了多严重的刺激才会变成这样?”陈歌刚把枕头套扔在一边,洗衣间房门忽然被人推了一下,对方没用太大的力气,似乎是准备悄悄进来,但是没想到门后面放了台洗衣机。

    “洗衣房在走廊最深处,周围几个房间完全密闭,不可能是风吹动了门板。”陈歌捡起枕头套又堵住了疯女人的嘴,他看向站在脏衣服堆里的白猫,可能是因为屋内霉味太重的原因,白猫这次没有及时做出预警。

    “看来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依靠别人,自己小心是对的。”陈歌握紧工具锤,注视着房门,就在他的眼皮底下,有一只手顺着门缝伸了进来。

    门缝很窄,对方只能挤进来几根手指,他似乎是在确定锁头是否完好。

    “正主出现了?”经历两次试炼任务后,陈歌的成长是显而易见的,他不慌不忙拉开背包拉锁,将造型狰狞的碎颅锤拿在手中。然后取下手腕上的微型摄像头,摆在正对房门的地方。

    这个摄像头对应着直播间左下角小屏幕的直播画面,他将摄像头摆在门口,可以通过手机里自己的直播间,随时随地看到洗衣房门口的场景。

    做好这一切后,他把背包放在腿边,握紧碎颅锤,躲在房门一侧。

    没过多久,洗衣室的门又一次被推动,门外那人好像失去了耐心,试探了几次过后,用力撞在门板上!

    “嘭!”

    洗衣机被撞倒,房门打开,陈歌通过自己的手机看的清清楚楚,此时门外面站着两个人!

    一个面容畸形拿着表面残留红色污渍的斧头,另一个用仅有的那条手臂抓着一把铁铲。

    两人没有看到摆在不远处的微型摄像头,独臂男人朝畸形脸点了点头,然后小心翼翼提着铁铲往屋内走来。

    他一步迈出,鞋尖刚踏入房门,身体还没有进入屋内,耳边就听到了一阵急促的风声!

    陈歌不声不响躲在门边,高高举起了碎颅锤,在独臂男人露出往里走的意图时,他毫不犹豫抡圆了铁锤朝门外砸去。

    时机把握的刚刚好,等到独臂男人察觉到的时候,铁锤已经抡到了他胸前。

    眼睛里狰狞血腥的锤头在无限放大,他只来得及将仅剩的一条手臂挡在身前,整个人就已比进来时快几倍的速度飞了出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