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201章 疯女人
    任陈歌喊破嗓子,白猫也不愿意下来,僵持了几分钟,陈歌也不强求了。手机端

    “这猫有灵性,午吃饭的时候自己跑过来了,刚才一看我收拾背包,立马往外窜。”

    望着大树,陈歌有点无奈,背着包离开了乐园。

    打车来到芳华苑小区,此时天色已黑,进入小区的人很少。

    “次来的时候忘了跟高医生打听,这座小区修建的时间不算短,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异常的事情。”

    陈歌在手机里找到警方给的资料,面只提到了二号房病人最后一次出现是在芳华苑小区,并没有透露那人的具体地址。

    “这不好办了,警方用编号代替每一个病人,我连她名字都不知道,只凭一张照片很难有所进展。”

    芳华苑在九江属于档偏高的小区,前半部分是六栋老楼,楼层都较低。后面还有三栋新盖的高楼,每一栋都超过了二十层,当初王欣一家住在后面新盖的高楼里。

    “还是问一下保安吧。”

    他来这里主要是为了完成磁带厉鬼的心愿,将其雇佣为恐怖屋员工,这也是今夜的首要任务;不过既然来了,他也会顺便调查一下第三病栋二号房的病人。

    来到保安室旁边,陈歌打开手机,找到警方资料里附带的那张照片:“麻烦问一下,这个女人你们有没有印象?”

    二号房的病人,五官单个拿出来都可以说很完美,不过拼合在一起,总感觉怪怪的。

    保安不仅没有回答陈歌的问题,反而很警惕的盯着他,那感觉好像是发现了可疑人员一样:“你不是小区里的住户吧?”

    “不是。”陈歌如实回答。

    “那我们没有必要回答你的问题了。”保安从屋子里走出:“如果这个人是我们小区的,我们不会泄露住户信息;如果她不是,我肯定也不知道有关她的信息。”

    陈歌被这保安说的一愣,对方有点不按套路出牌。

    “小顾,不要惹事。”屋子里还有一个六十多岁的保安,他刚脱下制服,换了便装,笑呵呵的走出保安亭:“年轻人火气盛,今天因为一点小事,他刚被训了一顿,心情不太好。”

    “我心情好得很,老王你赶紧下班吧,这交给我行。”年轻保安不耐烦的说道。

    “交给你,我怕你明天还要挨训,你小子真是记吃不记打,每次跟人说话都那么冲。”老王摇头叹息:“我给你说过多少次了,我们是保安。多点头,少说话,不管人家说的对还是错,都不要去随便评价。”

    “没事,我倒是挺欣赏他这种性格的,耿直,不做作。”陈歌赶紧开口,他是真觉得这个年轻保安挺有意思的:“这位怎么称呼?”

    “顾飞宇,你叫他小顾行,我们这的夜班保安,胆子大,人很好,是说话不过脑子。”看得出来,老王其实很维护顾飞宇。

    “夜班保安?是晚也要在小区里巡逻吗?”陈歌的注意点根本没在顾飞宇这个人身,他慢慢将话题朝其他方面引。

    “我们保安要全天二十四小时保护业主的安全。”老王拍了拍裤子的灰:“对了,你刚才是想要找人吗?给我说名字,我在这干了十年,大部分住户都认识。”

    “名字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这里有一张她的照片。”陈歌点开图片,将自己手机递了过去。

    “有照片那更好办了。”老王接过手机,低头向下看去,在视线移动到屏幕的一刹那,脸血色全无,差点把陈歌的手机摔到地。

    “你认识她?”陈歌向前走了一步。

    老王把手机塞给陈歌,似乎那是一个烫手的山芋。

    “这个女人很重要,她涉及到许多东西。”陈歌在考虑要不要借助李队的名头。

    “又是这个女人?警察昨天来问过。”顾飞宇是个直肠子,想都没有直接说了出来。

    “那你们是怎么给警察说的?”陈歌更加的好了。

    老王伸手拦住顾飞宇,眼神复杂:“这女人是个疯子,昨天警察来的时候我跟他们说过了。”

    “疯子?”陈歌站在老王身前:“我看你刚才反应那么大,应该对这个女人印象很深。”

    “其实也没什么。”老王这人处事圆滑老道,说话总是留一半:“照片里那个女的姓白,不过我一直怀疑她的身份证是伪造的,照片里的人跟她本人完全不一样。”

    老王眼底藏着一丝畏惧:“我之所以对她印象较深,是因为在两、三年前,她刚搬到芳华苑的时候,老是被人投诉,她的邻居说她房间里总有异味传出,一到晚还有激烈的争吵声。”

    “只有这些吗?”

    “一开始的时候还好,物业找到女人,双方沟通过以后,女人也承认自己做的不对,不仅赔礼道歉,还主动给出经济赔偿,态度非常好。”

    “这也看不出她是疯子啊?”陈歌在心里整理线索,女人是四年前从第三病栋出来的,三年前搬到了芳华苑小区,两年前在这里失踪。

    “往后大概过了两三个月的时间,她住的那栋楼里出现了闹鬼的传闻,有人说在午夜十二点以后,看见楼道里有白色的影子。”

    “还有住户说,他们在深更半夜听见自家门外面传来挠门声,还有很低很低的女人的声音,问什么,家里有没有人啊?没有人我进来了?”

    “这种行为非常恶劣,已经超过恶作剧的范畴,我们保安队开始在大楼里蹲守。”

    “可怪的是,每次我们进去蹲守的时候,白影和女人的声音不会出现,她好像是在和我们捉迷藏。”

    “我们保安身体也不是铁打的,白天晚连轴转,守了两个星期,很多人都撑不住了,最后只好作罢。”

    “往后一个多月,白影和女人的声音都没有出现过,我们也放下心来,只不过每天晚都会安排两个保安一起进入那栋楼巡视。”

    “在第二个月,和我一起值班的兄弟临时请假,我一个人也不敢进大楼巡视。”

    “可偏偏在那天,我接到了业主的电话,说那个声音好像又出现了。”

    “我拿了警棍,坐电梯,来到出事的楼层。”

    “电梯门刚一打开,我看到不远处,有一道白影正趴在某个住户门口,嘴里还在低声念叨,家里有没有人啊?没有人我进来了?”

    老王脸的皱纹挤在一起,一直到现在,只要想起那段记忆,他都会感到莫名的恐惧。

    “那白影是疯女人吧?”陈歌能体会到老王当时的心情。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https:////x.ht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