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281章 姐姐是蜘蛛
    在侦查员向后躺的第一时间,陈歌就冲了过去。

    三米远的距离,此时却像是无法逾越的天堑。

    陈歌的手最终还是没有抓住他。

    夜风灌入双耳,撕裂了耳膜,侦查员脸有些变形,他的身体在高速坠落,这应该是他生命的最后三秒钟了。

    两人距离越来越远,侦查员最后好像说了什么,相隔的太远,陈歌听不清楚,只是通过对方模糊的嘴型,隐约读出了两个字——“门楠”。

    陈歌不明白侦查员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为何会提起门楠,可能是在故意干扰,也可能是想留下什么讯息。

    “姚庆一!”

    安全门处传来了李政声嘶力竭的叫喊,几名警察同时冲了过来。

    重物摔落,陈歌是第一次听到生命逝去的声音。

    姚庆一后脑着地,他临死的时候那张脸依旧望着楼顶,双眼圆睁,嘴角挂着诡异的微笑。

    半边身体伸在大楼外面,陈歌的手悬停在半空。

    “怪谈协会……”这个精神病和杀人狂组成的协会,在陈歌面前展露了自己真实的一面,他们从未在乎过活人的生命。

    “陈歌,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李政双眼通红。

    默默收回手臂,陈歌的声音有些压抑:“是谁让你们过来的?”

    “护士报的警,有病人看到老姚深夜跑出病房,好像梦游一样。我们考虑到小贾的情况以为老姚也出了意外,所以就直接从芳华苑小区赶了过来。”

    “报警的是护士?”陈歌双手抓紧了护栏,目光盯着楼下的姚庆一,看着他临死时脸上的微笑。

    他死前说的那些话是真是假?

    使用替身鬼操控他的到底是谁?

    吴非?会长?还是十号?

    怪谈协会只剩下三个人,但是如果不除掉会长,要不了多久怪谈协会就会再次重生。

    不幸和绝望每天都在发生,当那些痛苦淤积在心底,慢慢污染了灵魂之后,怪谈协会的宣传单就会如约而至。

    “在下一个周三来临之前,要彻底让怪谈协会消失才行。”

    张雅陷入沉睡,陈歌想对付怪谈协会剩下的三个人并不容易。

    “我需要新的红衣!”

    警车围住了人民医院,因为姚庆一跳楼时,李政等几位警察也看到了当时的情况,所以他们并没有为难陈歌。

    凌晨四点,陈歌被警察送回新世纪乐园。

    进入鬼屋,关上休息室的门,陈歌把自己一个人锁在房子里,将黑色手机拿出放在桌子上。

    明天还要开门营业,但是他一点睡意都没有,坐在椅子上翻看手机当中的任务信息。

    “日常任务能获得奖励,但是只有噩梦级别任务才会改变我自身,自从噩梦任务改为随机刷新以后,我还从没见手机刷出来过。普通任务都是在改良恐怖屋,闲暇时倒是可以去做。”

    “黑色手机里的试炼任务还有两个,二星恐怖场景绝命灵车和四星恐怖场景通灵鬼校,解锁新场景,完成隐藏任务能获得一大笔奖励,其中也包含着鬼怪,去做试炼任务也能增强恐怖屋的实力,不过低星级的试炼任务对我影响打不大,高星级的任务又太过危险。”陈歌心里也在纠结,张雅沉睡以后,他才忽然发现,自己以前的有恃无恐,大部分都来源于这个对自己情有独钟的红衣厉鬼。

    “这几天营业收集到的游客尖叫足够兑换两次抽奖机会,恐怖转盘是增强恐怖屋整体实力的途径之一,但不确定性太大。”陈歌回想自己的前几次抽奖,摇了摇头,决定等到明天中午阳气比较重的时候再进行尝试。

    “时间有限,情况紧急,如果抽到的鬼怪不能完全服从命令,那就只有喂给许音了。”

    许音拥有成为红衣的潜力,而只有红衣才能带给怪谈协会威胁。

    “怪谈协会掌控一扇血门几年时间,所拥有的红衣绝对不止那两个,他们现在之所以没有轻举妄动,很可能是因为摸不清楚我的底细。如果他们知道张雅在沉睡,无法自主醒来,恐怕会立刻趁着这个机会除掉我。”

    他扭头看向自己的影子,那个长发女人形状的影子其实也是一种无形震慑!

    “张雅可能早就想到了这些。”陈歌将怀中的木盒取了出来,他捏着盒中丑陋的玩具,将毁容脸放在自己眼前。

    “张雅为什么会把它送个给我?难道这东西能在关键时刻救我一命?”

    随身带着一个毁容玩具,这实在一种糟糕的体验。

    摸不清楚毁容玩具的用法,装在木盒里又不方便携带,陈歌干脆找到一个黑袋子把它装在里面,眼不见心不烦。

    收起手机,躺在休息室床上,陈歌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倒头睡去。

    ……

    早上八点半,陈歌被闹钟惊醒,他已经连续几天只睡三到四个小时,但仍感到精力十足,没有任何不适,唯一的异常只是体温相比较常人来说,似乎变得低了一点,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

    八点五十五乐园开门,新一天的营业开始了。

    小顾还在医院里,听颜队长说人没有大碍,已经脱离生命危险,过几天就能出院。

    老王则可能是因为年龄大了,又受到了强烈刺激,直接病倒了,高烧不退。

    在他偶尔保持清醒的那段时间里,他告诉警察说准备辞去保安的工作,至于他那天晚上到底遭遇了什么,没人知道,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游客涌入乐园当中,人数比昨天还要多。

    小顾不在,陈歌只能两个场景轮换着跑,一直忙到中午才开始休息。

    鬼屋的名气越来越大,情况越来越好,陈歌虽然忙,但心里很充实。

    中午十二点半,陈歌坐在鬼屋门口核对早上门票收入,刚统计到一半,手机突然响起。

    他打开一看发现是陌生号码,本能的想要去关闭,最近他实在是太忙了。

    “但愿只是个骚扰电话吧。”

    电话接通,那边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请问你是陈歌吗?”

    “对,我是。”

    “你好,我是九江儿童福利院的,范郁的血亲在监护人委托书中填写了你的名字,现在他姑姑入狱,所以有些事我们只能联系你来解决。”

    “和范郁有关?”陈歌对那个画鬼的男孩印象还是很深的。

    “没错,他在我们福利院里认了一个干姐姐。”

    “这是好事啊,那孩子本身不爱和人交流,现在能有所改变……”

    “那如果他的姐姐不是人,而是一只蜘蛛呢?”

    “蜘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