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282章 九江儿童福利院
    “是的,范郁的姐姐是一只蜘蛛,具体情况有些复杂,如果你有时间的话,今天能来一趟儿童福利院吗?”

    “好,我晚上六、七点过去行吗?”

    “没问题,感谢你的配合。网”

    挂断电话,陈歌脑中回想着福利院工作人员的最后一句话:“范郁的姐姐是一只蜘蛛?”

    范郁是恐怖屋的第一位特殊游客,也是一个非常可怜的孩子,目睹父亲谋害了母亲,又目睹了姑姑将父亲推入井中,而他本人更是和凶手在同一片屋檐下生活了几年时间。

    “那孩子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亲人了,于情于理,我都应该过去看看。”

    本来陈歌还想着等会洗洗脸,跑到太阳下面抽奖的,可因为福利院工作人员的这个电话,他没有了心情。

    下午的营业很快开始,忙碌到五点半,游客数量仍没有减少,迫不得已陈歌他们只好延长了参观时间,一直到快七点才结束。

    天色已黑,陈歌门票收入都顾不上核算,等到徐婉下班后,匆匆赶往福利院。

    这是陈歌第一次来九江儿童福利院,和他在电视剧里看到的那种冰冷、脏乱、环境很差的孤儿院不同,九江儿童福利院布置的十分温馨,有自己的院子,里面摆满了栽种着各类花草。

    “喂!干什么的?我们这里外人不能随便进去。”看门的老大爷拦下了陈歌。

    “你好,我叫陈歌,是范郁的家人。今天中午,你们这里的工作人员通知我过来的。”

    “范郁的家人!”老大爷仔细看了陈歌几眼,态度瞬间发生了变化:“等着,我进去问问。”

    大爷也没用手机,跑进院子朝楼上喊了一声。

    没过多久,有一个年龄看起来和陈歌差不多大的女人从楼内走出,她穿着护士服,五官柔和,给人的感觉很亲切。

    “陈先生,你可算来了。”护士示意陈歌跟她一起走:“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范郁的妈妈,你可以叫我小刘。”

    “你是他的妈妈?”

    “恩,我们这里收养了很多流浪儿童和弃婴,为了让他们更能感受到了家的温暖,所以平时都直接让他们喊爸爸妈妈,不过我们没有强迫,大多都是孩子们自愿的。”女护士很好说话,她人比较腼腆,跟陈歌说话时都不敢看陈歌的眼睛。

    “挺好的,其实我很敬佩你们。”九江儿童福利院就像是一个大家庭,与陈歌在电视剧里看到的那些完全不同。

    女护士笑起来很阳光,她正要开口,院子另一边的窗户打开,有一个中年男人端着茶杯冲女护士说道:“小刘,又乱跑?还不赶紧回去!以后你给我死死盯住江铃和范郁!他俩越来越过分了!”

    那男人的声音有些生气,小刘听见了也不害怕,就是有点不好意思:“恩,知道了。”

    女护士领着陈歌进入小楼当中,墙壁贴着可爱的装饰,走廊打扫的非常干净。

    “刚才那人是谁?院长吗?”陈歌随口问道。

    “他是陈医生,脾气很差,不过人很好,以前在大医院工作,辞职后成了我们这里的医生。”

    “陈医生?福利院里专门配有医生?”

    “对啊,我们有医生、护士、护理员和文化教员,大家分工不同,不过都是这群孩子的妈妈爸爸。”

    陈歌点了点头,对比一下暮阳中学老校长创办的孤儿院,这里显得正规许多。

    他们走在长廊当中,旁边的一扇门忽然打开,两个孩子拿着一个玩具,追着跑了出来。

    “江锦、江鹤!不要在走廊里打闹,都八点多了,快回去!”女护士说了两句,两个孩子有点不情愿的回到屋里。

    在房门关上的时候,陈歌朝里面看了看,两室一厅,一个房间里大概住有六个孩子。

    “你们这里生活环境挺不错的,孩子们还有玩具和新衣服。”陈歌看向门上的水彩卡片,上面有孩子们自己书写的一个个名字:“奇怪,你们这的孩子怎么都姓江?”

    “他们都是九江的孩子,所以他们的姓取自九江市,在这里很多没有姓名的流浪儿童和弃婴都以江为姓。”女护士说道这里,尴尬的笑了笑:“当然也有一些孩子,习惯了以前的名字,我们不会强迫他们更改。”

    护士领着陈歌来到三楼左侧的第一个房间,她没敲门就直接走了进去。

    “院长,陈歌来了。”

    窗台旁边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正在给花浇水,他戴着老花镜,看起来好像是一个退休教师。

    “可算是来了,随便坐。”老人一副见了救星的样子,这让陈歌更加摸不清楚头脑了。

    “老先生,你有话就直说吧,是不是范郁在咱们福利院惹事了?”陈歌觉得自己就像是替范郁父母来参加家长会的一样,还是那种被留到最后,被老师单独谈话的家长。

    “那我可就直说了。”老院长给了女护士一个眼神,似乎是害怕影响不好,让她先把门关上:“你是范郁直系亲属指定的监护人,对于范郁的情况,你应该比我们了解,这个孩子他不是不合群,怎么说呢?他完全就没有家庭、集体、幸福这样的概念,我们想尽了一切办法去帮助他,但效果都很差。”

    陈歌要比任何人都了解范郁,所以他很理解福利院方面的困惑:“给你们添麻烦了。”

    院长摆了摆手:“这都不算什么,性格更加孤僻的孩子我都见过,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这孩子的性格不但没有被我们矫正过来,他还把我们这里另外几个正在接受治疗的孩子给带坏了。”

    “带坏?”陈歌忽然明白那位陈医生看到小刘时,为什么会那么愤怒了。

    “很多被家庭抛弃,或者有过悲惨经历的孩子,心理或多或少会出现问题,需要进行心理疏导才行。”老院长苦笑了一声:“范郁也是其中之一,不过这孩子总是跟医生唱反调,不仅自己不配合治疗,还会对其他孩子说些奇怪的话。有几个孩子就因为他的话病情加重,我们只好将那几个孩子送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