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283章 姐姐跑到那个人身后去了
    “范郁对其他孩子说些奇怪的话?”

    陈歌敏锐的意识到了问题所在,范郁拥有一双能看见鬼怪的眼睛,那孩子本质不坏,他所说的在大人听起来很奇怪的话,很有可能是真的。

    “是啊,为了不影响治疗,我们把那几个孩子送到了正规心理机构进行心理矫正。可你要知道,我们福利院是公益机构,上面每年给的资金是有限的,大多时候都是靠各界爱心人士捐款维持运转。”院长很是无奈:“把孩子们送到正规心理机构接受治疗,一次两次可以,老这么下去,我们也吃不消啊。”

    说完这句话后,院长抬头看了一下陈歌,似乎是在试探陈歌的态度。

    他见陈歌露出思索的神色,以为陈歌明白了他的意思,便松了口气,不再遮遮掩掩:“以范郁的情况,被领养的概率不大,而你可以说是范郁唯一的家人,我觉得比起福利院这样的环境,可能范郁更适合与亲人呆在一起。”

    屋子里陷入沉默,院长和女护士都是脸皮很薄的人,暗示到这一步,他们觉得已经足够了。

    过了两三分钟,陈歌终于有了决定:“错的不是范郁。”

    院长微微一愣,他以为自己没表达清楚:“我知道这不是范郁的错,咱们都是为了孩子能够健康的生活,所以你也不要有心理负担。”

    “范郁都对那些孩子说了什么?”陈歌很认真的看着院长:“请你务必原封不动的告诉我,那些孩子很可能会遇到危险。”

    “危险?”足足和陈歌对视了三秒,院长张了张嘴,之前准备的说辞全都没用上,双方想的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他看着陈歌,忽然觉得范郁的这个病可能是家族遗传下来的。

    “是的,请你告诉我范郁都说过什么,还有那几个孩子的姓名和联系方式,他们的处境可以很危险。”陈歌语气郑重,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

    院长脸上勉强露出笑容:“陈先生,我就直说了,范郁对我们福利院没有丝毫的归属感,他可能是更想和家人生活在一起。他是一个很聪明的孩子,只是心理上存在一些问题,如果你有这个经济实力的话,我们真诚希望你能带他离开,让他接受更加正规专业的心理治疗。”

    “暂时不行,我那里不安全。”陈歌说的是实话,至少在彻底解决掉怪谈协会之前,他绝对不能把范郁接到自己的恐怖屋。

    院长听过很多拒绝领养的借口,但以家里不安全为理由,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好吧,不过你平时要多来看看他,跟孩子多多交流才行,我们会尽力去帮助他。”

    “恩。”

    女护士领着陈歌从院长屋里出来,这个和陈歌同龄的女护士有些不好意思,声音带着几分歉意:“我们也不是想要赶范郁走,那孩子其实特别听话懂事,就是偶尔会很奇怪。”

    陈歌淡淡一笑,没有辩解:“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他说的才是真的呢?”

    女护士放慢了脚步,她偷偷看了陈歌一眼,也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个男人说出的话有种莫名的说服力。

    “到了,就在这。”

    女护士停在刚刚遇见那两个小孩的房间旁边,发现两个房间的门都是开着的:“江鹤和江锦又到处跑了。”

    她急急忙忙进入其中一个房间,刚走到客厅就听见卧室传来玻璃碎裂的声音,紧接着一个女孩就大哭了起来,不断的喊着姐姐两个字,好像自己的姐姐被人欺负了一样。

    “江锦、江鹤!你俩给我站到墙边去!”

    女护士在屋子里训斥着两个男孩,陈歌仍停在门口,他看着房门上用彩笔书写的人名,在一大堆江姓孩子当中,范郁这个名字特别的显眼。

    “这小子真不让人省心。”陈歌走进卧室,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书桌旁边,正低头画画的范郁,他对外界的一切都不关心。

    在范郁旁边站着一个哭花了脸的小女孩,不断用小手抹着眼睛,眼泪止不住的往下落,嘴里不断的喊着姐姐、姐姐。

    护士训斥完江鹤和江锦后,抱着女孩哄了起来,可是越哄女孩哭的越厉害,水润的眼睛变得红肿,圆嘟嘟的小手指着江鹤和江锦:“他们杀了我姐姐!杀了我姐姐!”

    女孩长得很可爱,穿的衣服有点厚,被护士搂在怀里,好像抱着一个棉花团子。

    可就是这样一个可爱的孩子,嘴里却不断喊出“杀了我姐姐”这样残酷的话语。

    “江锦、江鹤!你俩到底干了什么!”护士有一点生气,她很心疼小女孩。

    “我们就是想要看看她的玻璃杯,她非不给,结果一不小心摔碎了,也不知道谁把里面的那只蜘蛛给踩死了。”两个小孩也觉得委屈。

    “蜘蛛?姐姐?”陈歌望向卧室中央,玻璃茶杯被摔碎,在碎屑中央有一只被踩扁的蜘蛛。

    事情的来龙去脉已经弄清楚,女护士先让两个男孩离开,她不断安慰小女孩。

    可是小女孩根本不听,哭喊的越来越厉害。

    她挣脱了女护士的怀抱,将地上已经被踩死的蜘蛛捡起,一点也不嫌弃,双手捧着它跑到范郁身边,声音绝望令人心疼:“他们杀了姐姐!姐姐死了!”

    小女孩看起来只有四、五岁左右,踮着脚尖才比书桌高一点。

    一直在低头画画的范郁没有搭理女孩,后来被女孩哭喊弄得不耐烦了,他才放下了笔,把手搭在小女孩头顶:“姐姐它没死,只是暂时离开了。”

    范郁用空闲的那只手将桌上的画拿起,放在女孩眼前:“姐姐刚才就在你身后。”

    普通的画纸上,用黑色水笔画着一个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小女孩,而在女孩身后则是一个用红色彩笔勾画出的巨大人形怪物!

    它趴在小女孩身后,脸压伸到女孩头顶,四肢像蜘蛛的步足一样半弓在地。

    看到范郁的画,女孩慢慢停止哭喊。

    揉了揉女孩的头,范郁朝门口的陈歌看了一看,姐姐跑到那个人身后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