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284章 江铃
    小女孩止住了哭声,转过身呆呆的看向陈歌,她巴掌大的脸蛋上挂着泪珠,眼睛红肿,朦胧着一层水雾。

    这孩子可怜巴巴的眼神似乎能融化一切,就算是心肠再冷硬的人,面对她也会不由自觉的舒缓表情。

    女护士已经控制不住自己,心疼的抱住了小女孩,把脸贴在女孩脑袋上,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只看卧室里面的女护士和两个小孩,会觉得非常温馨,就像是独自打工的姐姐,坚强抚养着两个年幼的弟弟妹妹一样,虽然贫穷、艰苦,但是却一直憧憬着幸福和美好。

    可是如果再加上陈歌,屋内的画面就变得有些诡异了。

    他站在门口,全身肌肉绷紧,仿佛孤身一人在密林当中被野兽盯上了一样。

    “按照范郁画中的比例来看,那个怪物的体型是成年男人的三倍。”

    和范郁打过交道的陈歌,清楚记得范郁的双眼能够看到鬼怪,也就是说范郁画中那个巨大的蜘蛛怪物,此时真的就在自己身后!

    他的手指压在复录机开关上,胳膊上浮现出青色的血管。

    来之前他根本没想到,在这个温馨的福利院里会遇到鬼物。

    “范郁和小女孩关系看起来很不错,我和范郁也算是熟人,这是不是可以间接的认为我和小女孩也是朋友?”陈歌一个人站在门口嘀咕,他声音不大,刚好能传到自己身后。

    “别哭了,姐姐已经走了,我明天再带你去找她。”范郁摸了摸小女孩的头,他对这个小女孩格外的好。

    “恩。”小女孩揉着红肿的眼睛,挣脱女护士的怀抱,不情不愿的坐在了卧室的小垫子上,手里还捧着那具蜘蛛尸体,不舍得扔掉。

    听范郁说女孩的姐姐已经离开,陈歌这才放松了下来,走进屋内,拿起门后的扫把将地上的玻璃渣扫到墙角。

    站在三人中间,女护士有些尴尬,她总觉得自己好像被忽视了,谁都不在意她。

    “陈先生,我来扫吧。”女护士将玻璃碎屑扫进簸箕当中,然后拽着陈歌从屋内走去。

    “里面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吧。”女护士话语中透着无奈:“江铃自从来到福利院后就由我来照顾,大半年过去了,以前她都喊我妈妈,非常黏我,就像是一个小天使。可是自从范郁到来后,一切都发生了变化,这孩子成天跟在范郁屁.股后面,只听他一个人的话。”

    “我怎么从你话语里听出了一丝‘嫉妒’?”陈歌背靠墙壁,这个福利院给他的印象很不错,是在做实事。

    “我没有!”女护士瞪了陈歌一眼:“如果江铃跟其他孩子玩,我肯定不会阻拦,关键范郁他很不正常,他画的那些东西你也看到了,让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天天看那种东西你觉得合适吗?”

    “这个是有点过分。”陈歌不知道怎么跟女护士解释,总不能说范郁画的都是真的吧。

    “岂止是过分啊!”女护士关上了卧室的门,把陈歌拉到了客厅角落:“江铃是警察在凶案现场发现的,你根本不懂这孩子经历过什么。半年前刚送到福利院时,江铃甚至都不会说话,对于任何人都抱有深深的恐惧,在陈医生长达半年的心理疏导治疗之下,这才有所好转。”

    陈歌表情变得认真起来:“能给我说说那孩子的过去吗?”

    女护士压低了声音:“我也是从警察嘴里听到的,江铃原本有一个很幸福的家庭,一家四口住在偏远的乡下,虽然家境不富裕,但是过的很幸福。”

    “她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母亲好像不是本地人,长得白白净净,她还有一个姐姐,继承了她母亲的基因,长得很好看。”

    “大概是一年前,她父亲借了一笔钱,承包了片桃林,专门种桃子,一家人住在距离村子很远的地方,平时也不跟人来往。”

    “眼看着桃子快要收获,他们家生活快要改善的时候,结果出了事。”

    叹了口气,女护士眼中带着一丝同情和愤怒:“先是江铃的姐姐失踪,没过多久江铃的父亲和母亲就出事了,饭汤和菜里撒有大量老鼠药,凶手是铁了心要害死他们。”

    “凶手抓住了吗?”

    “没有。”女护士摇了摇头:“警方没有公开太多信息,我只知道凶手没有动家里的钱财,也不是为色。我怀疑凶手就是那些嫉妒江铃家幸福的村民!那片比较偏僻,除了其他村民,很少有人会过去。还有就是在出事的前几天,旁边的村子里经常有人去偷没长熟的桃子,有一次小偷被江铃父亲抓了个正着,还在桃林里打了起来。”

    听完女护士的描述,陈歌也觉得村民有点像凶手,谋杀通常带有目的性,蓄意报复,这个理由说的过去。

    “警方调查以后没有在村子里发现投毒的人,现场仅有的生还者就是没喝汤的江铃,不过她看到自己父母吃完饭倒下之后也被吓傻了。警方怀疑江铃见过凶手的模样,但是苦于没有办法和江铃交流,这个小女孩自从那事发生以后,精神就出现了一些问题。”

    “正如你看到的,她看见蜘蛛就会叫姐姐,别人害怕畏惧的东西,她反而兴奋的跑过去,你能想象出她那张可爱的脸蛋贴在蛛网附近,靠近蜘蛛的样子吗?”

    “相处的久了,我发现她身上还有其他的问题。”

    “这孩子认知有些混乱,常常问床上的被子叫妈妈,问悬挂起来的绳子叫爸爸。别人问她为什么,她也说不出来原因。”

    女护士有些沮丧,能听得出来,她是真的担心女孩:“我们福利院一直在尝试着矫正江铃错误的认知,她现在已经不对绳子和被子叫爸爸妈妈了,只要再改变她对蜘蛛的认知,这个女孩就能像正常人那样生活。结果谁知道范郁来了,三言两语就摧毁了我们所有的努力。”

    “先不谈范郁。”陈歌要面对怪谈协会,所以他现在对鬼屋更加的感兴趣:“警方有没有调查过江铃的姐姐?她为什么失踪?凶手有没有可能是她?”

    “在出事之前,江铃的姐姐就失踪了,警方也一度怀疑凶手可能是去而复返的姐姐,但是至今他们都没有找到江铃的姐姐。”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