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287章 不管听见什么都不要出去
    “大爷,我是一个喜欢探险的驴友,兼职户外主播。”陈歌怕老人不相信还拿出自己手机,打开了短视频平台的个人主页:“我在网上很有名,索到我的信息。”

    他这一番话把老人给说懵了,全是一些老大爷不是太懂的名词:“驴什么播?”

    双手紧紧抓着锄头,老人非常警惕的看着陈歌。

    “简单的说,我是一个很有名气的户外旅行探险爱好者。”陈歌东拉西扯,他也不管老人家有没有听明白,直接从口袋里摸出了一百块钱:“我在这大山里迷路了,走了好远才碰见一个人,您就行行好,给我说说怎么才能回到九江市吧。”

    老人没碰陈歌的一百块钱,眼睛紧盯着陈歌,很显然他并不相信陈歌的话。

    两人僵持在桃林当中,山里天气变化无常,冷风里夹杂着寒意,很快天空中就飘起了雨丝。

    “下雨了?”陈歌摊开手,任由雨滴落在掌心,一旦雨势变大,山里的环境会变得更加复杂,这对他来说非常不利。

    “我不知道你是从哪过来的,我们这地方叫林官村,在临江县和九江中间,距离市区很远,周围也没有车,你想回九江很难。”老大爷拄着锄头,他被陈歌那一嗓子喊得腿发软,谁能想到大半夜的时候,身后会突然冒出来一个人?

    “那怎么般?”陈歌神色纠结,好像真的在发愁一样。

    “我可以把你送到山外面去,不过估计是要走到后半夜才行。”老大爷缓了口气:“对了,山下边有个村子,我把你送出去后,你可不要跑到那村子里面去,直接沿着大路往外走。”

    “为什么不能进村子?要是有农家乐,我凑合一晚也行。”

    “给你说不要进去,就别进去!哪那么多话!”老人声音严厉,似乎这一点非常重要。

    “可你刚才也说了,外面没有车,我就算离开大山,也回不到九江,这马上要下雨了,总要找个地方避雨吧?”

    陈歌说的是实话,老大爷也想不出反驳的理由,他瞪着陈歌,双方又陷入沉默。

    雨滴渐渐变大,老大爷拿陈歌没什么办法,他本身心也软:“晚上下雨,早上肯定要起雾,你要是不怕麻烦,就先到我住的那地方将就一晚上吧。”

    他取下了挂在树杈上的灯和水瓶,拖着锄头停在陈歌两三米远的地方:“你真是外面的人?”

    “那还有假?”陈歌看见老人提着锄头过来他也不害怕,一手拿出手机,另一只手碰到了身后的锤柄:“你随便上网搜一下,都有找到我的信息和直播视频,你看,这个人就是我。”

    陈歌给老人展示了一下自己在第三病栋遇到精神病之前的直播视频,这是他能找到的,仅有的比较正常的直播片段。

    “你上过电视?”

    “差不多可以这样理解,我在九江算是比较有名的了。”

    看到手机视频里的陈歌,还有下面那一大堆评论,老大爷点了点头:“怪不得,一般人也不会大晚上跑这地方来。”

    他说完后,好像觉得自己说漏了什么,扛起锄头转过了神:“跟我来吧。”

    陈歌和老大爷穿过桃林,走了大概几分钟后看到了四间木屋。

    “你住第一间,等会我关灯后,就老老实实呆在屋子里,不管听见啥都不要出来。”老人打开了第一间屋子上的锁,不过他没把钥匙给陈歌。

    “你说的还挺吓人,咱这地方不会有狼吧?”陈歌把随口编造起来:“我听人说深山里有的老狼,体力不行后,为了能诱骗到活人,就学人发声……”

    “没狼,好好睡觉就行,不出去肯定没事。”老大爷催促陈歌进入屋里,看着陈歌进去后,他又补充了一句:“千万别出来,也不要把手和头伸出来,记住没?”

    “放心,我胆子很小,从来不会故意去做一些危险的事情。”陈歌老老实实坐在木屋的床上。

    “那就行,你好好休息,明早等雾散了,我送你出山。”老大爷说完,自己进入了第二间木屋。

    “总觉得处处透着古怪。”陈歌朝四周看了看,木屋里没有什么家具,只有一张木板床,上面连被褥都没有。

    第一间木屋很久没有住过人了,到处都落着灰尘,墙角也全是蜘蛛网。

    “这地方怎么住人?老大爷是故意把这间让给我的?还是说其他几间都有问题?”

    他走到门口,检查了一下木门,发现了很奇怪的一点。

    正常的门锁都是在门里,而这间木屋的门锁却在门外。

    “他说让我不要出去,可门从里面根本锁不上。”陈歌觉得老大爷肯定隐瞒了什么东西,他抓着木门边缘,隔着墙朝旁边喊道:“大爷!我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呢?”

    “你小声点行不行?我又不聋。”能明显听出,老大爷的声音在颤抖,他似乎很紧张:“我姓白,你赶紧睡觉去吧!”

    “好。”

    过了二十分钟,陈歌又冲着旁边的屋子喊了一嗓子:“白大爷,在不在?”

    “又怎么了!”

    “没事,就想给你说声谢谢,好人一生平安啊!”

    “睡觉!”

    陈歌靠着墙壁,脸上的表情有些凝重,他间隔了二十分钟,两次朝隔壁房间喊话。

    正常来说,一个人刚睡着就被叫醒,声音会带着一丝困意和愤怒。

    但是白大爷的回应却不是这样的,他两次回话,都全无睡意,声音也一直在颤抖,说明他根本就没有睡着,感觉就像是在等待什么东西到来一样!

    “白大爷看起来很老实,还嘱托我不要进入山下的村子,不像是那种满肚子坏水的人,可他这种种异常的表现,实在让我无法安心啊。”

    手搭在木门边缘,陈歌悄悄将房门拉开了一条细缝,雨势变大,黑暗笼罩了一切。

    “这四间木房应该就是江铃一家以前住的地方,只是现在还不清楚她的父母是死于哪个房间当中。”

    按下复读机的开关,陈歌取下背包,抓住了碎颅锤的手柄。

    他没有老老实实呆在屋内,而是慢慢朝其他三间木屋走去。

    雨水滴落掩盖了他刻意放缓的脚步,陈歌手持碎颅锤,先停在老大爷房间外面,耳朵贴在了房门上。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