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294章 范郁的提醒
    白纸上只有红黑两种颜色,范郁的风格一点都没有发生改变。

    “这个是我们住的房间,你姐姐当时就趴在那里。”范郁的手指在画上移动,经过几个黑色小人后,停在了一扇黑色窗户上面。

    旁边的女护士看着范郁的画,一头黑线,她刚才正好站在窗口附近,按照范郁所说,那个如同蜘蛛般的人形恐怖怪物就在她头顶。

    “铃铃,我们回房间玩,好不好?”女护士蹲下身,把目光从范郁的画作上移开。

    理智告诉她,范郁画的那些怪物都是自己臆想出来的,但看的多了,心里总感觉毛毛的,好像身边真的有怪物存在一样。

    “怪不得有很多精神病医生到最后都得了精神病,跟这些不正常的患者接触的久了,慢慢的竟然会不自主的产生一种认同感。”

    在女护士看来,自己之所以会感到害怕和发毛,纯粹是因为心理暗示。

    她试着把小女孩抱到一边,可女孩又哭又闹,就是不愿意从范郁身边离开。

    “让我来吧,对待孩子不能那么粗暴。”陈歌将手里的零食和玩具放在桌上,轻轻抓着江铃的小手。

    “我粗暴?”女护士无语的站在一边:“我只是觉得经常观看这样恐怖的画,对江铃以后的成长很不利,想要带她离开。”

    “理解,照顾孩子确实不容易。”陈歌看起来成熟自信,笑容中蕴含着一种说不出的温暖,女护士瞥了他一眼,轻轻哼了一声,假装不在意的看向一边,只是目光偶尔会落在陈歌身上。

    “江铃,我见到你姐姐了。”陈歌开门见山,他并没有把江铃当做小孩子来对待:“我去了一趟林官村,你和你姐姐的事情我都弄清楚了,过段时间,我还会去大山深处的活棺村一趟,彻底调查清楚一切!”

    听到林官村和活棺村几个字,小女孩突然停止哭闹,水汪汪的眼珠里好像蕴含着一丝特殊的情绪,好像是惊讶,又有点像是害怕。

    两人谁也没有再开口,屋内突然变得安静下来,一旁的女护士心里也直打嘀咕。

    “这人在干什么?活棺?调查?怎么突然开始玩角色扮演了?骗小孩子也要有个限度啊!”

    更出乎女护士预料的是,之前哭哭啼啼的江铃,声音突然平静下来,她非常乖的伸出自己的小手抓住陈歌的衣袖:“不要去。”

    “那里很危险吗?”陈歌听白大爷说过,江铃有轻微的畸形,她应该和她姐姐一样,身上流着那个诡异村子的血脉,很可能知道一些秘密。

    “恩。”女孩很乖巧的点了点头:“我妈妈说,那里有很多像姐姐一样的人,他们很坏。”

    “像你姐姐?你妈妈还对你说过什么?”

    “别碰棺材。”江铃左手握拳,右手抓着陈歌的袖子不松开:“你不要去,去了就回不来了。”

    “恩,叔叔知道。”陈歌揉了揉江铃的脑袋,将她抱到椅子上,整个过程江铃都没有反抗。

    “你俩这是在说什么?”女护士害怕陈歌再说些什么奇怪的话,直接抱着江铃离开了。

    这一次江铃没有反抗,表现的很乖巧,只不过临走的时候,眼睛一直看着陈歌。

    “别碰棺材,这个信息挺关键的。”陈歌关上了门,坐在范郁旁边。

    此时范郁在画第二幅画,白纸上有一个黑色小人走在中间,身后无数红影飘荡,一副百鬼夜行的架势。

    “范郁,你有没有兴趣搬到我的鬼屋里去住?”陈歌撕开几袋零食,自己吃了起来。

    放下笔,身体瘦小的范郁看着陈歌,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等我处理完手头的事情,就接你过来,不过你也要答应我几件事。”陈歌凑到范郁身边,和他挤在一起:“我知道你没有任何心理疾病,你所表现出的格格不入,只是因为你拥有他们没有的能力。相比较来说,你更加的聪明和成熟。我不会去给你找什么心理医生,或者逼你吃药,只希望你能做好一件事情。”

    “什么事?”范郁扬起了头。

    “我会为你办理入学手续,让你过上和其他孩子一样的生活。我不求你学习能有多么的好,只希望你能交几个同龄的朋友,走出这个封闭的小世界。”陈歌说的是心里话,在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他已经准备揽下范郁以后上学需要的所有费用。

    他不是那种喜欢炫富的人,很多时候能省则省也不是因为吝啬,只是觉得没有必要。

    范郁没有表态,又低下了头,拿着画笔开始画第三张画。

    “你可以考虑一下。”陈歌看着桌上那些黑红两色的恐怖画作,并没有强迫范郁做出决定:“还有一点我要说说你,别老绷着一张脸,要学会微笑,就像我这样。你看我不管去哪里都很受欢迎,这就是我的秘诀。”

    一直面无表情的范郁听到这似乎听不下去了,他把手里的画塞给陈歌,一个人躺在床上,用被子蒙住了头。

    “这孩子。”陈歌摇了摇头,看向手中的画,原本只是随便的扫了一眼,但看完后他的目光却久久无法移开。

    白纸中央用黑笔画了一个小女孩,女孩身后是一个巨大的红色蜘蛛怪物,乍一看跟范郁之前画的一样。

    仔细看几眼才能发现区别,小女孩的左右手上各缠着一个哭泣的红色小人,似乎是她的父母。

    “范郁是在给我提醒?”

    陈歌将这幅画收好,他看着把自己藏在被子下面的范郁,没有再问什么,背上包离开了九江儿童福利院。

    “这个小女孩不简单啊。”陈歌拦下一辆出租车,马不停蹄赶往招租广告上的地点:“拿了抽屉我就走,今晚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

    他拨打了招租广告上的电话,发现是空号。

    联系不到户主,他只能亲自登门。

    第三医院家属院位于老城区,人比较少,建筑普遍不算高。

    晚上快九点陈歌才找到地方,这个小区有些冷清,亮着的灯没有几盏,还全部集中在外围的两栋楼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