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299章 你们这群戏精!
    摄像机放在电视上拍摄,从这个角度拍摄到的画面正好就是陈歌转身看到的画面。

    灯光忽明忽暗,蹲在电视机前,陈歌慢慢的出现了一种错觉,他好像不是在看录像,而是在看自己身后的客厅一样。

    客厅的灯还在闪动,而现实当中灯光闪动的频率,好像渐渐和录像当中灯光闪动的频率重叠。

    电视屏幕里灯光变暗的时候,客厅里的灯光也随之变暗,要不了多久,它们又同时变亮。

    “录像在影响现实?不对,是有鬼怪作祟。”陈歌没有回头,他双眼紧紧盯着录像中那个慢慢打开的卧室门。

    每一次灯光变暗的时候,卧室门都会向外打开几厘米,当灯光第七次闪动的时候,陈歌看到一缕黑发从卧室门后露出。

    “头发很长,应该是一个女人,她该不会就是第二任房主吧?”陈歌仍旧没有回头,他只是抓紧了手里的碎颅锤。

    在屋内灯光第八次变暗的时候,那缕头发被风吹动,有小半张脸开始往外伸。

    陈歌盯着录像中的脸,心里默数,每次灯光变暗的时间好像是固定的。

    录像中趴在卧室门口的脸向外倾斜,就快要露出来的时候,录像和现实当中的灯光突然同时熄灭了!

    “许音!”陈歌几乎在一秒之内做出反应,双手握锤抡圆了朝身后砸去!

    碎颅锤砸在沙发上,陈歌双眼扫视四周。

    屋内一片漆黑,隐约有什么东西在移动。

    大概过了几秒钟,灯又亮了。

    现实的客厅中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但是卧室的房门却打开了,就和录像里播放的一模一样!

    陈歌回头看了一下电视,屏幕上全是黑白雪花,录像到此就结束了。

    踹开沙发,陈歌看着缓缓转动的磁带,等到许音的声音响起时,他才慢慢朝卧室走去。

    木门半开着,地上还掉着几根女人的头发,陈歌将其捡起,用手揉搓。

    “你们这样消磨我的耐心,小心我一把火将你们全给烧了。”

    迈步向前,卧室要比客厅糟糕许多,衣柜上横着钉了几排木板,旁边的床头柜也被封死。

    “凡是能打开的家具全部被木板封上了,这些家具里到底藏着什么东西?那些录像又是第几任房客留下的?”

    看着满屋子被木板封死的家具,陈歌产生了一个想法:“拍下这些录像的房客是不是通过录像找到了闹鬼的原因?所以才把抽屉、衣柜都给封上?”

    越想越觉得有可能,这位房客应该是看到了鬼怪是从抽屉里从某件家具里爬出来,为避免这种情况再出现,所以他才把屋子里所有能够打开的家具全部都给封死了。

    陈歌停在卧室中央,他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算上刚才那个女鬼,我一共遇到了三个鬼,它们三个都能自由出入这房间,说明用木板封住家具这招并没有奏效。也就是说屋主人很可能漏封了一个抽屉,或者说这屋子里没有被封的抽屉应该就是我要找的东西。”

    他把小小从口袋里取出放在卧室门口预警,自己挥动碎颅锤将抽屉和衣柜打开:“所有抽屉和衣柜都被封死了,我要找的抽屉在另一间卧室里?”

    地上的小小身体向外,似乎是准备爬出去,陈歌将她捡起的时候,发现她的手好像指着门外。

    一开始他也没在意,经过客厅房门时,他无意的往房门外面扫了一眼。

    304和305的房门都没有关,在两个屋子的灯光中间,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个佝偻着背的老太太。

    她不言不语,面朝304房间,脸上的皱纹好像豆皮一般,看着有些吓人。

    身体僵在房门口,陈歌下意识的把碎颅锤往身后放了放。

    “阿婆,您是这里的租户吗?”陈歌的声音依旧平静,没有太大的波澜。

    老太太没有回答陈歌,她的眼睛甚至都不在陈歌身上,而是看着那些被陈歌暴力撬开的抽屉。

    “天这么黑,您老要没事就赶紧回家去吧。”大晚上的一个老太太不声不响的站在门外面,这绝对不正常,其实如果换是一个年轻人在外面,陈歌不管他是人还是鬼早就一锤抡过去了。

    “那些抽屉是你打开的?”老太太声音沙哑,听起来好像粗糙的树皮在摩擦。

    “是的,我准备买下这两间房子,现在正在整理这些家具。”陈歌目光盯着老人,如果对方有任何异动,他会毫不犹豫的叫许音出手。

    “你赶紧走吧,找个半仙帮你看看,说不定你现在已经被她给缠上了。”老太太话说一半,朝楼下走去,她脚步很慢,走路颤颤巍巍的。

    “被她缠上?您倒是说清楚再走啊!”

    陈歌追到了楼梯上,那老人指了指304房间:“那房间之前住着一位英语老师,长得很好看,说话声音也甜,后来好像是情杀吧。被人分开装进了抽屉里,过了很久才被发现,她怨气很大,所有进入这房间的人都会被她缠上。”

    “英语老师?”陈歌觉得这老人说的有板有眼,可能没有撒谎。但现在的问题是,大半夜的一个诡异的老太太站在门口,这本身就是一件很诡异的事情了!

    “阿婆,您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陈歌站在灯光下,没有跟随老阿婆下楼,又继续问道:“能给我说说您是怎么知道这些东西的吗?”

    “我住在旁边那栋楼,被杀的英语老师就是我女儿。”老太太脸色变的非常难看,连声音也有点阴森了:“你是第三个,她已经做过很多错事了,我不想再看着她继续这样下去了。”

    “快走吧,千万别在那两个屋子里呆了。”老太太独自向下,她走的很慢,就好像是在等待陈歌跟随她一起下楼。

    “可我还有个问题。”陈歌正要问问老太太,她女儿前面都害过谁的时候,手机上突然收到了一条信息,正是中介那个女人发来的。

    “你知道那个小区为什么家家户户一到晚上,就不敢发出声音,并且很早就关灯吗?他们那个小区里有一个老太太的鬼魂,经常会寻着光亮和声响去找回家的路!”

    看完手机上的信息,陈歌再抬起头,那个老太太停在楼梯拐角,脸上的皱纹挤在了一起,声音愈发怪异:“快走吧,跟我下楼,那房间很危险。”

    目光在手机屏幕、老人和两个房间之间移动,陈歌忽然将背包扔在了一边,脑中的推测慢慢成型:“一个都不能信,也没有信的必要。”

    他唤出许音,双手握紧碎颅锤:“我只想取回自己的东西,对你们的故事没兴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