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315章 往上看
    老魏和白大爷同时收声,他俩屏住呼吸躲了起来。

    陈歌握住了背包中的锤柄,眼睛贴在门缝处。

    漆黑的长街上,有一抹淡淡的冷光不断靠近。

    “那是什么东西?”

    惨白的光停在大门外面,顺着门缝照进院子当中。

    “嘎吱……”

    大门被推开,老宅外面什么都没有,街道上看不见一个人,唯一的变化就是房门口多了一盏白纸灯笼。

    陈歌三人进入老宅时,门上还没有那东西。

    在这个奇怪的村子里,纸灯笼好像有特殊的含义。

    “它们进来了?”

    白纸灯笼洒落一地惨白的光,院子里明明没有人,地上却映照出了两高一矮三道影子。

    它们在院子里晃动,好像并没有发现屋内躲藏着三个外人。

    阴风吹过,大门自动闭合,当惨白的光消失在门外的时候,三个低垂着头的怪人出现了。

    它们把脑袋压在胸前,低着头,踮着脚,走路好像是在向前跳动。

    乱糟糟的头发遮住了脸,身上的衣服破旧沾染着血污,散发出一股臭味。

    “和第三病栋里那怪味很像!它们进入过‘门’后的世界?”陈歌比了个手势,让老魏和白大爷藏好。

    三个怪人立在院子中央,跟陈歌猜测的一样,两个大人带着一个小孩,它们站立的姿势很奇怪,身体前倾,就好像随时要扑进屋子里一样。

    气氛有些凝重,随着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屋外的三个怪人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它们同时向前,用一种很诡异的方式走到了正堂门口。

    就隔着一扇门,陈歌已经能从门缝里看清楚对方衣服上的花纹了。

    三道身影没有直接进入屋内,它们停在门口。

    两个大人低垂着头一动不动,个子最低的小孩,手里拿着一个纸人,它不断用指甲从纸人身上撕下碎屑,一次只撕一点,而它手中的纸人则好像活了过来一样,表情痛苦,哀嚎求饶。

    可是小孩不仅没有收手,还发出瘆人的笑声,用更加“有趣”的手段折磨纸人。

    “纸人身上好像有一个名字。”陈歌拥有阴瞳,勉强能看清楚,纸人身上的那个名字他好像在林官村里见过。

    “这个纸人该不会是林官村那些失踪的人吧?”

    林官村里有一部分活棺村逃出去的村民,可除了他们自己,没人知道他们逃出村子的真正原因。

    门外的鬼影停留了大概几秒钟,它们似乎想要确定一下屋内有没有人,其中一道鬼影走到了窗边。

    陈歌看的很清楚,那低垂的人头贴在窗户上,悄无声息的顶开木窗,粘黏在一起的头发向下垂落,它似乎是准备把头伸进来!

    此时此刻,老魏正蹲在窗户下面,他根本不知道就在自己头顶,还有另外一个人的头。

    陈歌看着老魏,面不改色。

    老魏盯着陈歌,以为一切正常,依旧保持着自己的姿势。

    黏糊糊的黑发蹭到了老魏的脖子,他觉得有点痒,还伸手挠了挠。

    老魏的手臂几乎是擦着头顶那张脸过去的,躲在棺材后面的白大爷把这一切都看在眼中,他牙关紧咬,嘴唇都破了皮,拼命的朝老魏比划。

    估计老魏自己也觉得不太对,他把视线从陈歌身上移开,看向白大爷。

    棺材后面的白大爷伸出一根手指,不断往上指,他动作幅度有点大。

    “我上面?”老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并没有发现什么,他看到白大爷还在不断的往上指,手向上太高。

    门后面的陈歌握住了碎颅锤,他原计划是等到男鬼身体进来一半的时候再动手,但是看老魏这样子,估计是等不到那时候了。

    跟陈歌预料的差不多,老魏在白大爷的指挥下,手又往上抬了几厘米,他的指尖触碰到了什么东西,感觉凉凉的。

    脖颈有些僵硬,老魏一点点朝上看去。

    他仰着头,正好和低垂着头伸进来的男鬼四目相对。

    “动手!”

    按下复读机开关,陈歌拿出了碎颅锤直接甩向老魏头顶的窗户!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门外的三道鬼影分别从房门和窗户发动进攻。

    距离老魏最近的男鬼嘴巴撕裂开,血丝在涌动,它一口咬向老魏的脸。

    猝不及防,上一秒还在想自己头上到底有什么的老魏,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

    他甚至连害怕的情绪都刚刚出现,在嘴巴张开正要喊出声的时候,一柄狰狞的大锤直接从他的头顶飞过!

    “嘭!”

    陈歌一点也没留手,碎颅锤甩出后直接砸在了男鬼脸上,连带着木质窗框也一起飞了出去!

    “我天……”老魏嘴巴还没合拢,陈歌已经踹开房门冲了出去,而在他身前还站着一个穿着半身红衣的男人。

    窗户口的鬼影被砸飞,另两道鬼影发现屋内有人后,全部抬起了头,苍白的死人脸上露出狰狞的表情,它们本能的想要冲进屋内,而陈歌此时正好出来。

    双方的接触比陈歌预计的还要快,在零点几秒内,许音已经扑倒了其中一道鬼影。

    满身的伤口滴着血,许音神色癫狂,他从来没有留下活口的习惯,两道鬼影很快化为他衣服上的血斑。

    四肢着地,向外追赶,最后一道鬼影快要逃出房门时被他按到。

    整个过程只持续了十几秒钟,而在这个时间段里,陈歌唯一做的事情,就是转身关上了正堂的门。

    “许音好像又变强了。”

    血迹交错的外衣贴在身上,许音好像是一个孤独的钢琴家,他修长的五指轻轻甩动,将血迹隐藏。

    身影消散,陈歌关上了复读机。

    “刚怎么回事?!”老魏和白大爷一前一后从屋内跑出,他俩满头冷汗,表情惊慌。

    “我也不知道。”陈歌摊开了手:“刚才我追出来的时候,那三道人影已经逃走了。”

    他指着敞开的大门,将地上碎颅锤捡起:“我们应该更谨慎一点,闹得动静有点大,估计还会有其他怪物过来。”

    “你还知道谨慎?”老魏捂着自己的头,他看着陈歌手里狰狞的碎颅锤,几乎不敢相信,刚才就是这东西从擦着自己头皮飞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