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323章 仅有的善良(二)
    祠堂的门再次打开,女人手中的剪刀滴答着鲜血,和她身上的大红色外套很配。

    看到这场景,第一个将篮子送进祠堂的村民瘫坐在地上,她极力控制自己,可还是哭出了声。

    周围没有人去搀扶她,甚至没有人敢抬头去看。

    女人走出祠堂,来到棺材旁边,轻声低语,似乎是在和棺材里的东西沟通。

    片刻之后,她又冲着村民说了几句。

    第二个提着篮子的村民连连摇头,似乎不同意将自己的孩子送出去。

    女人伸出了三根手指,在手指全部收起之前,旁边的村民夺过那人的竹篮,放在了女人面前。

    拿着剪刀的手提起竹篮,在血腥味的刺激下,婴儿哭的声音更大了,可没有人敢阻止这一切。

    女人又一次进入祠堂当中,房门关上,没人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祭祀还在继续,伴随着婴儿刺耳的哭声,活棺村变得越来越恐怖,黑暗之中有一双双陌生的眼睛慢慢睁开。

    躲在房间里的陈歌和老魏也遇到了麻烦,原本还算安全的老宅里,土壤松动,似乎有东西要从里面爬出。

    房檐上挂着的碎布在风中飘摆,其中好像包裹着一张扭曲的人脸。

    窗户四周不断有阴影闪过,屋内偶尔能听到奇怪的声响,仿佛有人躲在床下面正在敲击着床板。

    邪祟在苏醒,恐怖笼罩了整个村子,慢慢握紧了所有人的心脏。

    破旧的祠堂门被女人推开,婴儿的哭声已经消失,血液顺着剪刀滴落,就算女人穿着大红色的衣服,依旧能看出她身上的血块。

    “第二个了。”陈歌目光盯着阿庆,这个双臂畸形的男人身体一直在颤抖。

    女人手持剪刀站在棺材旁边低语,红棺里能够清楚听到另外一个女人的笑声,这声音让人害怕,仿佛是一段解不开的诅咒。

    抓着剪刀的手向上抬起,女人好像明白了红色棺材的意思,她看向第三个手持竹篮的村民。

    麻木、冷漠、没有任何的希望,那人亲自将竹篮放在女人身前。

    当女人提着第三个竹篮进入祠堂后,祠堂里的供桌晃动了一下,一个个牌位倾倒在地,似乎是不愿意再继续看下去。

    房门关闭,婴儿的哭声猛地变高,随后戛然而止。

    血从门口渗出,村子的各个角落传出奇怪的声响,好像是这片土地在哭泣。

    陈歌他们所在的宅院也出现了新的变化,卧房的棺材里发出咚、咚的声音,墙壁上的画像睁开了眼睛,一脸的狰狞。

    女鬼似乎就是想要故意折磨这村子里的人,生生世世,死也不得安宁。

    身穿红衣的女人第三次走出祠堂,她的裤脚在往下滴血,这一刻陈歌终于明白她为何要穿一件大红色的外衣。

    一步一个血脚印,女人询问棺材,可棺内只有笑声传出。

    听到这个声音,阿庆打颤的腿终于坚持不住,他跪倒在地,一长一短两只手臂死死抓住竹篮。

    女人朝他伸出了三根手指,周围佩戴着面具的村民一同出手,将阿庆和竹篮分开。

    在女人手指全部收回之前,阿庆手中的竹篮被送到了女人手中。

    祠堂的门关上了,没人知道女人对竹篮里的婴儿做了什么,只知道这片村子的所有亡魂都在哭泣。

    村民们祈祷的谅解没有出现,直到所有婴儿被女人带入祠堂当中,棺材里的笑声才慢慢停止。

    此时女人身上的红衣已经湿透,她收起那把被血迹覆盖的剪刀,让村民打开了竖立在祠堂旁边的红棺。

    棺材里没有尸体,只有一套首饰,估计是女鬼生前被拐到棺材村时,随身携带的物品。

    女人将首饰一件件戴好,每佩戴一件,她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就阴冷一分,皮肤也变得更加苍白。

    戴好了所有首饰,女人走向人群,所有村民都退到两边,中间的空地上只剩下一男一女两个孩子。

    男孩身体瘦弱,就算在这么恐怖的环境当中,依旧没有感觉到任何害怕。

    女孩表现的和男孩相反,身体发抖,看起来很可怜,好像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小猫。

    这两个孩子正是范郁和江铃。

    “欢迎回家,在这里没人能伤害你。”女人摸了摸江铃的脑袋,牵着她的手朝村外走去,其他村民则提着一个个白纸灯笼跟在后面。

    人群很快离开村子中心,范郁和江铃都被他们带走了。

    “听那女人的语气不会伤害江铃,范郁护送了江铃一路,他们也没有道理对范郁出手。”陈歌拥有阴瞳,他清楚看到范郁浑身都是伤,衣服被树枝划破,手臂被擦伤,脸上也被蚊虫叮咬出了几个大包,为了护送江铃,这孩子没少吃苦头。

    “女人说这里没有人能伤害江铃,看来江铃和范郁确实是为了避难才逃到这里。”陈歌转念一想:“能让江铃姐姐感受到压力,不得不逃跑,整个九江估计也就怪谈协会有这个实力了。”

    村子的异变还在继续,陈歌不敢再耽误下去,他招呼上白大爷和老魏朝祠堂走去。

    一推开祠堂的门,血腥味就涌了出来,屋内的场景看的人只皱眉头。

    “那个女人不会把几个婴儿都给……”

    陈歌迈入祠堂当中,供桌上落满了灰尘,应该很久都没有打扫过了。

    本应供奉起来的牌位,掉了一地,有的已经摔裂,但是却无人整理。

    “陈歌,这血应该不是从婴儿身上流出来的。”老魏摸了摸地上的血迹:“女人进入祠堂的时候手里拿着一把剪刀,假设那就是她使用的凶器,如果用剪刀刺入身体,伤口会迸射出鲜血,血迹不可能分布的如此规则。”

    “那就是说,婴儿可能没有受到伤害?”陈歌沿着血迹搜查祠堂,最后停在了祠堂一角,这里胡乱堆积着一些杂物。

    他将杂物搬开,发现下面是一条地道。

    “你俩在外面,我进去看看。”陈歌按下复读机开关后,钻入地道。

    地道只有两三米长,尽头是一块虚掩的木板。

    陈歌抬手将木板推开,他发现自己来到了祠堂旁边的那栋二层小楼里。

    “这不是朱姓女人住的地方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