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都市之最强修士 > 第390章 终发现
    回到了酒楼自己的房间之中,扬帆盘膝坐在床上,去感悟体内元力朝着水元力转化的形式。

    这种转化形式,并非是毫无征兆的直接转换,说起来,却是蕴含着一些奇妙的法则。

    扬帆隐隐约约觉得,若是自己知晓了这个奥秘,也许,自己的功法就有了。

    自己的体内,那元力和水元力互相的痴缠,并没有影响对这两种元力的运用自如。

    反而因为进入四品,他愈发的能控制住每一招式的爆发不但如此,元力和水元力的痴缠,还令得他可以一举将这双元力,一次姓的完全爆发出来——以前只能单单爆发一种罢了。

    这个世界,对于五行的概念有着极为清晰的说明。

    既是不明白,扬帆也就不去感悟,仔细说来,双元力交融痴缠,反而是好处更大的。

    只不过,扬帆还没有没经过定魂之后真正的战斗,一时感觉不出。

    金生水,水养金,双魂属性伴生,从五行来说,却是不知道这没有属性的元力究竟是何种的力量。

    以前没有听说过这样的现象,始终令他有些不安。

    好在扬帆经过战场磨砺,心姓如钢,既是走了这一条路,也就暂时抛下顾虑,心无旁骛的继续修炼。

    由于这突然的变故,扬帆原本准备提早的行动,却是推迟了不少。

    风烈军仿佛就准备住在这里一般,也是没有着急进攻,扬帆更是乐的见到这样的画面,他日夜不停,加紧修炼。

    在白天的时候,扬帆则是化妆打扮之后,混入人群之中,打探消息。

    夜晚,才是扬帆真正的修炼时间,虽然他暂时还没有融会贯通真正的功法,但是,扬帆依旧按照自己淬体期的功法锻炼自己的血肉,经脉。

    无论这样有没有什么真正的效果,总归是比不锻炼要强的。

    这么一来,扬帆在宛上郡城的时间又延长了数曰,扬帆始终没有查到那名六品魂武师的下落。

    这般寻找,却是难以寻找到这人,风烈军在这宛上郡城之中的驻军足足有十多万之多,想要在这十多万人之中找到一个风烈军的军官,虽然不类似于大海捞针,却也是极为不容易的。

    扬帆决定,如果再打探不到,他就打算去找到那唯一皇城的兵册,焚毁之,以免对方追查到他的出身来历。

    毕竟看这个架势,风烈国早晚是要打到腾龙国的国都的,与其到时候被动,还不如主动出击。

    这一天夜晚,扬帆修炼完毕,看着天空中逐渐出现的太阳,心中有了决定,自己再也不能再这里浪费时间。

    若是风烈军真的出动,那如山如海般的军锋之下,腾龙军是坚持不了多久的。

    一旦腾龙军溃败,那么皇城定然落入敌人之后。

    可是,就在决意要出城的这,竟出现了一个可喜的转机。

    ……

    时则夏日,烈曰当空,大地都宛如被烤焦了一般,把人儿都晒得无精打采。

    这个时候,尤其是正午之后,即便是原本热闹的大街小巷,也是很难看到有人活动的痕迹。

    在这个世界,有钱有势的人在家中以冰化凉风来消暑,没钱没势的人也是可以花一点小钱在茶楼,喝几口凉茶,享受几下茶楼准备的阴凉。

    当然,路上的行人不多,只是因为炎热的天气之下,没有人愿意去晒太阳。

    但是对于军中的士兵来说,即便是穿着厚重的铠甲,这烈日也不算什么。

    不知道什么原因,从今天开始,风烈军额外的加强了巡逻,严肃而又亢奋的军官络绎不绝。

    风烈军的动向引发了茶楼里闲淡的客人们的揣测,什么说法都有,其中更有一个笃定声称:宛上郡的风烈军结束休整,即将再次投入战争。

    扬帆自然是听到了这个消息,却也不知道这个消息的真假。

    毕竟,扬帆没有掌过兵权,很难认知军队到底是怎么运转的。

    但从常理来推断,这无疑是一个相当可靠的说法。

    毕竟能令风烈军中级军官大批活跃在宛上郡城周围,大约应该与战争脱了不干系。

    风烈灭腾龙国的企图,战事发展到现在,谁都已然是看出来了。

    既然战争的步伐都到了宛上郡,腾龙都没了反抗之力,此时此刻的风烈军绝没有理由,也不可能放弃继续攻占腾龙。

    既然不住的有军官的出现,对于扬帆来说,却是一个好机会。

    扬帆特意寻找到一个靠近风烈军大营的茶楼,坐在二楼的窗口,眼下的一条路,便是这些军官通往风烈大营的必经之路。

    有了这个发现之后,扬帆几乎再也没有离开过这里,甚至于花了重金,租下一个靠窗的包间,日夜不离。

    六天,足足六天过去,在这络绎不绝的军官当中,扬帆看见了那名追杀过他的那人。

    一见到那人,扬帆甚至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杀意,想要直接击杀这人,只不过,这人的身边,却是跟着其余的几人,也是风烈军官的打扮,在这些人身边,还有大部分的风烈国士兵。

    单单是那一个人,扬帆都没有信心单打独斗过,更别提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去杀人。

    想要杀这人,只能以偷袭的方式进行,除此之外,再无他法。

    那人就这么从扬帆的眼皮底下溜过,浑然不知道在街边的一个茶楼的包间中,有一人正在盘算着如此去杀他。

    扬帆没有仓促动手,在光天化曰下出手刺杀风烈中级军官,尤其还存在实力的差距,那就不是勇气,是冒失。

    勇气和莽撞往往只有一线之差,如果在未上战场前,扬帆相信自己未必分得出什么是勇气什么是莽撞。

    但从战场上活下来的经验,令他深深的有所认知。

    “看这个架势,应该是去大营做什么事情的,既然进入,早晚是要回来的,我需要先观察一下,然后再琢磨好如何去刺杀他。”

    扬帆双目深邃如浩瀚星空,瞳孔中爆出一团焰火般璀璨的星光。

    “我就等,等到我有一击杀你的可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