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亿万宠婚:一见玄少误终身 > 第237章 那你就是吃醋了
    可恶,赶她走她都不愿走。

    这祸根,要趁早一举拔除。否则,之后越来越繁茂,只会对她威胁更大。

    她若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别怪她心狠。

    ……

    淳回家的脚步又被截住。

    “喂,丹妮雅。”他无奈地接通电话。

    “淳,我现在在XX珠宝店,麻烦你过来一趟。”

    “丹妮雅,我现在没空,你能不能……”

    “我也知道这几天挺麻烦你的,最后一天了,好吗?我在这边也逛地差不多了。”

    “最后一天了,怎么样?”

    “好吧。”淳挂掉电话,平日里清于溪的眸光覆上一层淡淡的晦暗。

    ……

    安曦儿在别墅里苦苦等待。

    沙发坐的发热了,还是没等到淳回来。

    即使真如丹妮雅所言,他对她越来越冷落了,那也不该这样吧……

    她只想等他回来问几句话。哪怕问后再走。

    拿起电话,又放下。终于,她忍不住按下那个按钮——

    咖啡厅里,淳正望着窗外,心中泛起焦虑。

    “你看着外面做什么?外面有什么好看的吗?”丹妮雅扭头朝外瞧了眼,闪烁着笑意的眸子转过来——

    听见铃声的淳匆匆拿起手机,“喂?”

    她居然打来电话了,真是——太好了!

    丹妮雅眸内笑意沉淀下来,眸底冻结成冰,轻啜了口咖啡,“是谁打来的?是父亲吗?还是——Lisa小姐?”

    她故意让声音保持愉悦,非常的轻松愉悦。

    听着电话那头那声洋溢着幸福愉快语调的女声,安曦儿握着手机的手一滞……

    “喂,你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吗?”淳压抑住心中喜悦激动,语气很平淡冷漠,却掩不住眼底不断泛起的波澜。

    “我……哦,没什么。只是问问你今天……是不是不回来了。”安曦儿低声道,听见那个熟悉的女声,本已想好的质问却一句也说不出来了。

    “可能回去,也可能不回去。”

    她究竟想说些什么呢?淳顿了顿,才道。凝神等待着她的回话。

    “哦,再见。”安曦儿挂下电话时,又听见丹妮雅愉悦的音调。

    “难道说……谁都不是,是妈妈?”

    淳扫一眼丹妮雅带着探究靠近的脸,平静道,“不是。”

    他低头啜饮咖啡,俊眉紧锁着,貌似咖啡很苦的样子。

    那女人,这几天好不容易打来电话,却就这么说了这么两句不咸不淡的话,真让他既有点开心又有点意外,还有点郁闷。

    真想知道她心里究竟想的什么。

    青葱般的手在眼前晃晃,淳抬头,对上一张优雅如花的笑靥。

    “发什么呆?”丹妮雅问,只有在他面前才会褪去白手套。也只有在他面前才能摘掉冷漠高贵,流露出少见的温情,小女人气。

    “丹妮雅,今天我……”

    砰~

    “呀~!”丹妮雅突然起身的动作引淳猝然抬起眸。

    “小心点~服务生,纸巾!”淳一面俯身为丹妮雅擦拭衣服上的咖啡,一面问,“还有没有带衣服?”

    丹妮雅摇摇头,柔柔地望着他,“要不,你陪我去买一件?”

    那柔蓝的眸光仿若春日的天空,让人无法拒绝。

    ……

    放下几次拿起又放下的包裹,安曦儿垂下头,站在沙发旁。渐合的暮色透过巨大落地窗将她笼罩在一片阴影中,她的表情在昏暗中看不清。

    一放下电话她就重新陷入悲伤。

    打那个电话干什么?

    他果然对她越来越冷漠。

    他们两个幸福甜蜜的,相处的那么开心愉悦。其中情谊就是通过说话语调都可以感觉的到。

    可是,为什么她舍不得走……

    抓着包裹的手松开,她人却原地不动,娇美的身影在阴暗中微微颤动着。

    ……

    丹妮雅拿起脱下的裙子,望着裙身上巧克力色的咖啡污渍,唇角挑起。

    她又一次,成功地将他带走。

    再一次减少了他与那东方女孩的见面机会。

    换上一件玫瑰红的长裙,她来到客厅。

    纤指端起桌上红酒,走向沙发上的俊美男子,“来喝杯葡萄酒?”

    眼波明媚,气质高贵优雅还有着放下姿态后的柔婉。

    和她碰了几次杯,淳觉得越来越心不在焉。

    奇怪,以前和她一起喝葡萄酒、饮咖啡或是买东西、聊天,他总觉得很惬意、愉悦。

    可现在,那种很舒适习惯的事,似乎一下子失去了趣味。

    又一次,她的杯子碰来,他勉强啜了口勾下头,突然想起沁人的玫瑰花香。

    和安曦儿喝葡萄酒时,他们总在桌旁放一束新摘的玫瑰……

    那含着露珠的玫瑰香气,很是芬芳动人。

    他突然想起为她摘玫瑰那天,玫瑰花束里的戒指,以及她的清丽笑靥。

    “是不是葡萄酒不够味,来点白酒?”

    丹妮雅从冰箱里拿出一瓶白酒,俯身放在玻璃桌上。

    她就是打算今晚把他灌醉,让他回不去。那样,他就是三天没回去见那东方女人了。

    就算一天是有事,第二天算是应酬,那第三天……

    她相信,没几个热恋期的女人能忍受突然之间的冷漠这么久,心底还不产生一点怨怒。

    回想着安曦儿小脸苍白的忧伤无助模样,她暗暗算计着,更何况那女孩已经心存怨恨。

    美手握着酒杯,暗红液体沿着玻璃杯下滑,发出在丹妮雅耳中堪称悦耳的哗啦哗啦低沉节奏。

    刚倒了一点——

    “不用了。”淳起身,“我喝够了。”

    扫眼天色,沉声道,“这么晚了,我也该回去了。”

    丹妮雅端着酒杯的两指一紧,猝声道,“我送你。”

    声音急迫短促。

    差点露馅了。她心惊地想着,还好反应快,及时把要出口的“别去见她!”改口为那三个字。

    否则心里的恼怒、嫉妒还不完全泄露!

    “不用了,你早些休息。”

    丹妮雅抬头望向说话的淳。

    还好~他脸上并没什么情绪波动,看不到一丝异样情绪。

    那匀拔修长的身影转过去时,她松口气,脸上露出松懈之气。

    凝视着那道修身西服加身的优雅完美身影……

    很快,脸上松懈紧绷,眼底深沉凝聚。

    他是她的,曾经是,现在更是。

    ……

    当——

    12点的钟声响起——

    将解开的带子用力一系,安曦儿背上包裹,转身下楼。

    那包裹,她已反复解开又系上。可现在,她不打算再解开了。

    他是在楼梯上拦住她的。

    那时,她已经快下楼梯,西装挺拔的淳快速跑上楼梯截住她的路。

    她越过他肩膀望着仅剩几步的台阶。

    “你要做什么?”淳厉声问。

    “走。”

    “去哪里?”淳侧身挡住她,声音因恐惧而严厉。

    “反正不在这儿。”

    “那你究竟要去哪儿?!”

    安曦儿绷了绷唇,没说话。

    突然开口,“我出去转转,明天再回来。”

    将包裹往地上一扔。

    在淳分神之际,安曦儿越过他往下跨步——

    “你~”淳转身望去,安曦儿快步,几步边下了楼梯。

    握着扶手的手收紧,他没有立即去追。

    因为知道,她倔强起来就是这样。

    因为知道现在肯定追不上。

    ……

    几分钟后,门旁阴影里渐渐出现一个人影。

    “No。10,跟好那辆车,不准跟丢。”

    望着那隐入楼梯的冷漠优雅身影,丹妮雅思忖片刻,弄乱自己的发,走入客厅……

    “你果然是到了这儿了。”

    丹妮雅伸手挽着自己的发,略喘息道,“刚才给你打电话也打不通,怕你出了什么事了,我赶紧就出来了。”

    “是吗?”淳缓缓掏出手机,扫了一眼,淡淡道,“对不起。”

    刚才只顾着拦安曦儿,看见她又背着包裹下楼那刻,他真是慌了。

    挡来挡去中,隐约手机响起过,只顾和她一个挡一个越,没去留意。

    “哎……”淳轻叹口气,片刻,薄唇微勾了下,浮起一丝苍白的笑,“没什么。小猫不顺心离家出走,还是会回来的。”

    “小猫?”丹妮雅脸色迅速苍白下去。

    她怎会听不懂他的自言自语?

    他口中出走的小猫,不就是安曦儿。

    他语气里的那种无奈、放心,不是深深的了解,不可能如此。

    原来他不出去追不是因为不在乎,而是肯定。肯定她一定会回来。

    “哦,狗很会认路。若是小猫养的时间长的话,应该也是会通人性的吧~”

    她假装听不懂他的话,因为知道他希望她不懂。

    “所以,你不要担心了~”乖巧地将头斜靠在淳肩上,丹妮雅道。

    望眼她温柔的脸,淳忧伤的清眸内,也泛起一丝温柔。

    他怎么忘了,只要她承诺下来的话,就会去做。

    她说明天回来就一定会回来。以前就是如此。

    那唇角泛起的微笑突然间有了血色……

    猫和狗不同,走掉的猫是不会再回家的——闭着眼的丹妮雅,心底反复地、狠狠念着一句话。

    ……

    淳修长的顶级模特般的身子靠着沙发背,两手搭在扶手上。

    他在等着她回来,已经等了两个多小时了。

    从下午5点开始等待,他知道她不会太早回来。但还是在早上就支走了丹妮雅。

    回不回去呢?

    身上钱快花完了~

    肚子也已经饿了。

    还不回去,纯粹是自尊在作祟。太早了,像是她急着要回去似的。

    她是一定会回去的,没问清楚弄明白他的心思前她是不会就这么一走了之。

    因为和李天琪的婚礼破灭,那个家她已经回不去了。

    家里人都在排斥她,陈丽原没追上门找她的事已经很不错了。

    因为他,她失去那么多。

    如今,下定决心和他在一起,竟是这种结局?她不甘,也不敢相信。

    “去不去找他呢?”丹妮雅在装潢精致的别墅里来来回回,不断思索着。

    又想起今天早上的事——

    她刚起床洗漱完毕。

    “你先回去吧。”

    “为什么?这么急着赶我走?难不成是……怕她回来看见?”走到他身后,将脸靠在他肩头。

    “嗯。你知道,我们经常在一起,她看见心里应该不大好受。”

    “……”

    她立即抬起脸,本以为用这种开玩笑的口吻他是不会承认的。

    没想到……

    他是对她说了实话,但这也代表着,他在她面前也不再掩饰对那女人的呵护关心。

    这代表着,他对她,真的是很在乎……

    不行,剔透的指甲嵌入肉中,越是这样,她越是要隐忍着,不去在这时再去找他惹他生气、对她印象变差。

    那样,只能让他心中天平朝那女人倾斜越来越严重。

    ……

    天色渐暗……

    很少晚上一人在外的安曦儿抱住双臂,算了,已经不早了,还是回去吧。

    她还有话问他。

    大门开着,一到三楼的灯都亮着。

    他果然在等她呀~

    安曦儿站在别墅大门外,仰头望着楼上,心底多少有些欣慰。

    但一想起他这几天的表现,心底那点愉悦又迅速扫尽。

    他不会是和丹妮雅一起在等着她吧?

    虽然丹妮雅小姐很温柔、很美丽,很好,很高贵。

    但——她还是自私地很不喜欢看见他们在一起。

    上楼的声音响起,淳抓着扶手的十指微微扣紧点,坐直身子。

    “哎~”轻微低沉的叹息从唇间泻出,他迅速朝钟表上扫一眼,九点半。

    再不回来他真要出去找人了。

    将身子轻轻靠回去,他浑身一下子放松下来。

    安曦儿上到三楼的时候,他已靠在沙发上,恢复了一脸的平静安宁。

    朝淳淡然的神色扫一眼,安曦儿心底没来由地升起股怒气。

    抓着楼梯扶手的手一再握紧,她咬了咬牙,却怎么也迈不出下一步。

    亏她还那么纠结着回来的时间。

    看现在,人家根本就是一副事不关已、毫不在意的样子~!!!哪儿需要担心因回去太晚会有人担忧、心急~!

    当然,她绝不承认是因怕他忧虑到吃不好、睡不着才赶着回来的……

    “你回来了?”

    清雅动人的声音在客厅内响起。

    虽然是天籁般的声音,安曦儿扫沙发上男人一眼,重重从鼻子里冷哼出声,“嗯~!”

    连问句话也是这么冷漠平淡,就跟在街上随便看见了个路人甲或者乙~

    淳眯起精瞳,打量着她。

    安曦儿已气得侧过身,就要往盥洗室走。

    走了一天,热死了、脏死了。

    “你生气了?”

    依旧是平淡的声音,带了点上扬。

    安曦儿一回头,对上淳似笑非笑的脸。

    “没有。”她瞪他一眼,生硬地回以一句,立即转过头。

    啪的一声关上门。

    神经病,乱说话。我有什么气好生的。

    她气鼓鼓地想着,弯腰扭开水龙头……

    “那你……就是吃醋了。”

    不大的声音自客厅传出——隐约而过~

    以为是听错了,安曦儿仔细去听,一愣神间,不防备一股水涌入鼻腔。

    咳咳~咳咳~轻咳起来。

    听得她的沉默,淳一时兴起来到盥洗室门口。

    隔着一道门,他边说着,边猜测着安曦儿别扭的神情,薄唇玩味地扯起。

    “那你就是吃醋了。”

    声音虽不大,却说得安曦儿一阵狼狈,差点一头扎入盥洗池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