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姑娘,虽说是好东西,可你这三万两未免也太……”掌柜的这时候站出来说话了,“不是小的说大话,这绯月城恐怕没人能出得起这个价钱……”

    “没有我就不卖了,反正我就要三万两,少一文钱我也不卖。”莫漓说。

    她是缺钱不假,可她便宜了谁也不会便宜了这楚家人!

    莫漓可以不卖,可以先不要这钱,就看他们舍不舍得不买!

    “姑娘当真一分钱都不肯让?”掌柜的问道。

    “分文不让。”莫漓很肯定地说。

    “楚兄……”另外一位公子为难地看着楚络。

    “好,我买!”楚络对着莫漓说道。

    楚络不想错过这次机会!

    他前面就说了千金易求珍宝难求!

    万两纹银可以寻机会再挣回来,但是这一块上品晶武石错过了,下一次遇见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但是我身上并没有这么多银两。”楚络说着从身上拿出来一叠银票,“这里是两万两银票。不知道姑娘可否给我点时间筹集剩下的一万两银子?”

    楚络本就是为寻上好的晶武石而来的,身上自然是带够了银两的,只是莫漓的开价还是超出了他的预算。

    莫漓看了一眼楚络手上的银票,又看了看外头的天色。

    “这样吧,我先收你这两万两,东西也给你,至于剩下的一万两,你打张欠条给我,我改日来这店里取。”莫漓说道。

    楚络这人能跑,这店跑不了,这店既然是他们楚家开的,那莫漓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好!”楚络一口应下,然后将银票交到了莫漓的手上,“姑娘点一点,看是否正确。”

    莫漓也不含糊,当着人面清点了一下那一叠银票。

    这银票都是大额的,一张一千两,一共二十张,整好两万两。

    “数目没错。”莫漓道。

    就莫漓清点的功夫,楚络写好了欠条,交到了莫漓的手上。

    莫漓看了眼那张欠条,确认了内容无误,也有楚络个人的盖章和这家兵器铺子的印章。

    “行了,东西给你们。”莫漓把东西给了楚络。

    楚络接过来仔细一番瞧,果真是他梦寐以求的极品晶武石啊!

    这品质实为罕见,由此可见这三万两花的也不冤!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稍微小了一点。

    “确认没问题的话我走了。”莫漓说道,天色不早了,她还得早些回去。

    “掌柜的,帮我送送这位姑娘。”楚络对掌柜的说道。

    “小的知道,姑娘请。”

    掌柜的从莫漓下了楼,出了铺子。

    路上掌柜的问莫漓,“不知道姑娘是从何得来这么一块宝贝的?”

    “路上捡的。”莫漓回答说。

    “这……”掌柜的觉得莫漓是敷衍自己的,哪有人运气这么好的?

    见过人路上捡银子的,没见过能捡到这么一块宝贝的!

    ###

    莫漓回到莫府的时候太阳都落山了,眼看着天都要黑了。

    冉鸢见着莫漓回来,忙迎了上来。

    “小姐您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

    “有事吗?”莫漓问。

    “是老夫人派人来让你去。”

    “老夫人?”莫漓心想,上一次她白天的时候就惹了她母亲不高兴,被斥责了一通之后就一直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后面也没有人来找。

    这一次她白天就出去了,就没有后来被训斥的事情了。

    结果现在老夫人派人来找自己了,应该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变化了。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就过去。”莫漓道。

    莫漓进屋去换了身衣裳,今日上山走了一趟,她这身衣服上多多少少弄脏了些,她可不想一会儿被问起今日去了什么地方。莫家虽然不限制家中孩子外出,但她莫名其妙跑到山上去还是有可能会引起他们的猜疑的。

    然后莫漓去了老夫人屋中,她到的时候,屋子里已经有好些人了,她的母亲也在。

    “孙儿来晚了。”莫漓规规矩矩地道了声。

    老夫人淡淡地看了莫漓一眼,倒是没追问什么,只让她到一旁坐。

    “你今天去哪里了?”

    开口询问的是莫漓的生母三夫人。

    莫漓平时并不太出门,也没什么其他要好的世家小姐,深居浅出,不管是莫府里头还是莫府外头,都跟个透明人似的。

    “去街上转了一圈,没买什么,只看了看。”莫漓答道。

    对于莫漓的回答房里的其他人也没什么怀疑的,一个长在深闺的女子,平日里也与外头的人没什么往来的,能做出什么事情来?出去也无非是到处走走。

    估摸着她是因为被三夫人限制去见楚家的人,心里有不痛快,所以才出去走走散散心,对此老夫人也不会说什么,只要莫漓不闹出什么乱子来,她有什么小心思小想法她是不会过分的。

    “莫漓,今日祖母叫你过来是有件事情要同你商议。”老夫人道。

    有事情与她商议?

    听到“商议”一词,莫漓还是多有意外的,在她记忆里,长辈们还真没有什么事情是需要与她商议的。

    “祖母有话请说,孙儿认真听着。”莫漓道。

    莫漓一直垂着头,让人看不见她的神情,倒是垂头的模样显得格外的乖巧听话。

    “你祖父在世的时候,将他手中的积蓄都划分了,其中有给几个姑娘的嫁妆,按照你祖父定下的嫁妆份额,咱莫家的姑娘不管是嫁到哪家去,腰杆读能挺得直直的,只是如今你四姐姐定的是京城的楚家,并非一般人家可以相提并论的。”老夫人说道。

    “祖母说得对。”莫漓一边应着,一边在心里头想着,原来是找她商量这件事情来了。

    这事上辈子也发生过,不过还得往后几天,因为上一次的今天莫漓被罚了。

    莫家现在已经大不如前了,虽然事情还没有公开来说,但老夫人必然是知情的,想要给四姑娘添些嫁妆,确实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

    “只是如今我们莫家正处于扩张的非常时期,没有余钱了,我就想先从其他几位姑娘的嫁妆中抽五成出来,填到四姑娘那里,等日后家里有余钱了,再给你们补回去。”老夫人道,“另外老太婆我手上倒是有些私库,虽然不多,但我也打算抽出来给你四姐姐添嫁妆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