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男人闻言微微蹙眉,面色还算平静,倒也看不出什么不愉快来。

    莫漓补充道:“当然不是现在给,是在你娶的那一天,我亲手交给你。”

    男人:“好。”

    莫漓原以为男人还会再说几句,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答应了。

    “那说定了。”莫漓说,“你尽快去我家提亲,当然我不用任何聘礼,相反的我会带一笔嫁妆来。”

    “为什么?”男人问。

    “因为我要对你负责啊!”莫漓道,其实是因为你漂亮,我又急!

    “为什么不用聘礼?”男人明确了一下自己的问题。

    “这个啊……”莫漓道,那不是因为他拿不出聘礼来嘛,他就只有一间茅草屋,能拿出什么像样的聘礼来?再说她也不在乎这点钱!想了想,莫漓换了个比较不伤害男人自尊的说法,“你是读书人,哪能沾染铜臭气,不仅现在不用,我们成亲以后也不用,你负责读书考取功名,我负责赚钱养家!”

    其实是负责貌美如花,至于能不能考上功名,莫漓才不在意!

    “你……养我?”男人的眼神中似乎透着一股质疑。

    “你不用介意这个,这个很正常的,古来不都有这样的例子嘛!”莫漓解释说,她可不想婚事还没成就伤了这人的自尊心,据她所知,男人的自尊心都是很强的。

    “嗯。”男人似乎接受了莫漓的说法。

    “那个,我叫莫漓,又淋漓的漓。”莫漓说,“你叫什么名字?”

    真是诡异的聊天,都谈完婚论完嫁了,还不知道彼此的名字!

    “择屹。”

    择屹啊……

    她记下了。

    “那你明天到城中莫府来提亲,我在家里等你。”莫漓对择屹说道。

    “嗯。”男人淡淡的应了莫漓一声,面上没有丝毫的波澜,好像他答应的是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情。

    这可是婚姻大事啊!

    呃……她好像没有资格说人家儿戏,因为率先儿戏的人是她自己啊!

    罢了,看在他这么帅的份上,相信他一回。

    横竖,他明天要是没来,她也没什么损失的说。

    ###

    第二天,莫漓起了个大早,一起来就让冉鸢给自己梳妆打扮好。

    莫漓往日都懒懒的,因为也不用她去给母亲请安的,也没有其他的事情可做,莫漓通常睡得都会晚一些。

    而且就算是起来了,也不会那么积极地打扮。

    “小姐今日心情特别好?”冉鸢问道。

    “左眼皮一直跳,兴许有好事发生。”莫漓答道。

    冉鸢没说话,心里面是不认同的,五小姐这样子,哪里会有什么好事发生啊,没遭无妄之灾就阿弥陀佛了!

    冉鸢正想着,忽然听门房在门外说:“五小姐,门外来了个书生,说是来向你提亲的,三老爷和三夫人让你过去!”

    “嗯,我这就过去。”莫漓应道。

    冉鸢见莫漓起身出去,跟在身后好一阵纳闷,怎么突然有人跑来向五小姐提亲了?怎么回事?

    ###

    前厅里,莫家三老爷,也就是莫漓的父亲接待了前来提亲的择屹。

    身为莫家的三老爷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都会见的,一般情况下,这种穷书生跑到他们莫家的家门口来他是万万不会见的。

    只是对方请了媒婆,还带了聘礼——只有两个红漆脱落的半旧箱子出现在他们莫府的门口,引来邻里的围观,若是他放任不管的话,会惹人猜疑惹人闲话,如今正是他们莫家和楚家定亲的关键时刻,可不能传出去一星半点对他们莫家不利的负面话题。

    所以莫三老爷才将人请了进来,问清了来意。

    听说求娶的是他家五小姐,莫三老爷反应了一下才知道说的是他的那个女儿。

    莫三老爷很是不悦,虽然这女儿他自己都记不太起来,可带着两箱子聘礼就想要来求娶,那是落他的面子!

    可是这书生又说是五小姐自己亲口答应的。

    莫三老爷这才让人去把莫漓叫过来,当面问清楚,若是不问清楚,这人出去说他们莫家言而无信怎么办?

    莫漓来到前厅,一进门就看到了择屹。

    虽然穿着朴实无华的旧衫,但莫漓依旧从他身上看到仙人之姿,甚至还有些仙风道骨的感觉,这个词好像不太适合用在这个年纪的男人身上。

    莫三老爷见到莫漓,第一反应是皱眉头,他不喜欢这个女儿,一来他本身就不喜欢自己的正妻,二来这女儿一出生,就闹得家宅不宁,妻子差点一命呜呼,亲家还找上门来说他们没有照顾好他家的女儿。

    而且这女儿也没有长处,还不会说话,见了自己也只会垂着头怯怯地叫一声父亲。

    加上她那个善妒不解风情的母亲,莫三老爷简直看不到这孩子的一点优点。

    如果一定要说的话,就这张脸蛋还算可取。

    只不过单纯长得漂亮却无所长的话,权贵世家可都是瞧不上的。

    “女儿见过父亲。”莫漓对莫三老爷行了个礼,礼数周全,内心却无半点波澜。

    莫漓自己也很惊讶,她发现重生之后,不管是见到自己的母亲,还是祖母,亦或者是眼前的父亲,她都无比的平静,平静地像是面对一群陌生人。

    陌生人?也是,自己对他们而言,应该就是一个陌生人吧?

    “我问你,这位公子说已经与你私定终身了,可有此事?”莫三老爷质问莫漓。

    “是,女儿与公子已定下终生。”莫漓承认。

    “胡闹!”莫三老爷闻言生气地拍了下桌子,“只有小门小户出来的不懂规矩的女人才会做出这种与人私定终身的轻浮事情来!你身为我们莫家的女儿,居然也这么不知廉耻!”

    “父亲息怒,此事是女儿抚了父亲的颜面,只是祖母之前答应了女儿,同意女儿自己决定自己的婚事的,还望父亲明鉴。”莫漓不卑不亢地说道,对于莫三老爷的怒火视若无睹。

    “你说你祖母答应你了?”莫三老爷有些不太相信。

    “是的父亲,女儿不敢说谎,确实是祖母答应的。”莫漓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