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嗯,你别嫌婶娘唠叨,该你做的礼数你一定要做周全的,其他的切莫做过了,是那楚家大公子主动求娶的你,咱要有底气。”

    曾氏这话已经跟莫秋吟说了很多遍了,她反复提就是怕莫秋吟忘了,忍不住对楚家客人太过殷勤,反而让对方看低了去。

    ###

    “主子,那两箱子聘礼莫家人没有打开,直接就送去莫五小姐房间里了。”

    一个身穿玄衣的人站在择屹的跟前,毕恭毕敬地向择屹汇报着。

    “嗯。”择屹淡淡地应了一声,脸上并没有多大的情绪。

    “若是莫家人知道那箱子里面装的是什么不知道会不会后悔自己都没有打开来看一眼。”玄衣男子道。

    “她有打开吗?”择屹又问了一句。

    “属下没有探到她打开箱子,只是让人把箱子搬去了她的房间好生存放着。”

    择屹顿了一下,不知道对这件事情是什么样的想法,过了一会儿他又说:“去信到京城,说楚家和莫家的婚事可以作废了。”

    “主子,聘礼已经出了京城了……”

    “回去。”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不知道这背后将牵扯到多少人。

    “是,属下这就去办。”

    玄衣男子走后,择屹低头看了一眼面前写着一行字的字条。

    六月初六,这是他与莫漓成亲的日子。

    距离当下不过半月的时间,十分的仓促。

    但这个日子不是他定的,是莫漓给他的字条,在他今天离开莫家的时候。

    嫁娶的日子一般由男方来定,依照莫家对莫漓的态度,想来不管定什么日子他们都不会有什么意见。

    她就这么着急要嫁给他吗?择屹知道这与自己无关,莫漓只不过是急着要离开莫家罢了。

    在今天去莫家之前择屹并不确定这一点,但是今天见了莫家三老爷和三夫人之后择屹就知道了这其中的奥秘。

    字条的旁边还放着一封密函,是关于莫家如今的状况的调查。

    莫家如今的状况对外虽然隐瞒的很好,就连莫府里面也没有多少人知道。但只要有心调查,并不难知道。

    莫家已经大不如前了,如果找不到新的矿源,或者其他的发财方法,莫家就要垮了。

    ###

    虽然婚事已经敲定了,莫漓也不能就这样松懈下来。

    首先就是住的地方,她得去外头置办一座庄子,不是她嫌弃择屹现在住的那茅草屋,她倒是不介意陪他睡茅草屋。

    可到底是地方太小了,别说她出嫁的时候还有一堆嫁妆要放,就是她一个人的东西,那茅草屋也放不下。

    而且她已经和他说了,会负担起他日后的一切,让他安心读书的,以前他一个人住茅草屋,是挺安静的,但她住进去以后,那么小的一个地方,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肯定会打扰到他的。

    还有一个最最重要的原因,那茅草屋只有一间屋子,里面也肯定只有一张床,她和他是做假夫妻的,并没有做好要假戏真做的准备,所以……最好还是多弄一间房间出来比较好!

    所以莫漓想着在她出嫁之前给择屹置办一座庄子,不需要大,但得有一个书房给他安静读书。

    横竖就也只有他们两个,她也最多再带一个丫鬟,给他买一个书童,剩下的也不需要。

    莫漓现在手上有钱,买一个小庄子怎么都够的,但是她不能直接把庄子买了然后告诉择屹这是我们以后新家,那样小美人儿面上会挂不住的,男人多半都是要面子的嘛!

    得,出门一趟,找他商量商量,得了他同意,再让他自己做主去买!

    莫漓又一次出了门,照例不会有人阻拦她。

    这回莫漓直奔择屹的茅草屋去,她也不怕有人说三道四的,这些在她眼里都算不得什么。

    到了茅草屋,莫漓看到择屹照例在屋前,手里拿着一本书,一副风月无关的模样。

    果然是好看,越看越顺眼,别的不说,就是以后天天这么看着,心情也会爽利不少呢!

    “那个……择屹……”莫漓喊了择屹一声。

    择屹抬头看她。

    “择屹,我们商量件事情吧!”莫漓对择屹说。

    “什么事情?”择屹问。

    “我能进去说吗?”这么隔着篱笆说好像不太方便啊,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们是陌生人,现在虽然也没有熟悉到哪里去,但好歹是已经说了亲事的两个人了是吧?

    择屹没有说话,只是人站了起来,给莫漓开了篱笆门。

    莫漓进了门,冲择屹笑笑,“我觉得你这里挺好的,又安静有美丽,若是一个人住刚刚好,只是两个人住的话,会稍稍小了一些。”

    “所以?”择屹等着她把话都说完。

    “我不是嫌弃你这里太小,只是如果我也住进来的话,我怕我会打扰到你读书。”莫漓解释说,然后从怀里掏出来一张银票,“你能不能去买一座宅子,这样等我嫁过来也可以确保你能安静地读书,这样你才可以没有后顾之忧地专心考取功名。”

    择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心里的银票,面容有了一丝诡异的松动。

    “你给我钱?”择屹问。

    “不是不是,不是给你,我们很快就是夫妻了,我的就是你的!你可别嫌弃我俗,我出身商贾家也拿不出别的有价值的东西来了,没法像你这样满腹才华,就只有这些上不了台面的黄白之物了,但如果这些黄白之物能够帮助你考取功名,也算是它们发挥了最大的价值了。”莫漓说道。

    择屹眯了眯眼睛,然后慢慢地将银票夹进了他手中的书本当中。

    莫漓看他如此应当是接受了她的提议。

    于是莫漓继续问:“那个……不知道我之前给你的那个日子,你觉得怎么样?我不需要你准备什么的,就买个稍微大点的宅子,其他的什么都不要!”

    她的确是什么都不要,就连要的宅子都是她自己拿钱出来的。

    别人嫁人都是希望拿出诚意来,什么都自己倒贴不说,还生怕自己这样会折了对方的面子,想方设法说些好听的话来给对方找台阶下。

    择屹说:“如你所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