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莫漓从珍武阁出来之后又去了择屹的新宅子,昨天她大堂哥在,所以没能好好地和择屹说上几句话。

    而且今天许默和谢之华两人也应该醒过来了,她也想问问两人现在的打算,虽然不过是短暂的相识,但总算是一起经历过劫难的了。

    今天过去,一来看看许默和谢之华他们醒了没有,二来也要跟择屹说一声这两天要出趟门的事情。

    莫漓到的时候,正好看到许默和谢之华两人在院子里面,看起来人已经没事了。

    “二位都醒了?”莫漓将头上的帷帽摘了下来。

    许默和谢之华见了莫漓,上前来,对莫漓拱了拱手,“多谢姑娘的救命之恩。”

    “我于你们也说不上是救命之恩吧,是你二人以己之力炼化了妖石,破了石阵才得以平安离开。”莫漓说。

    许默说:“若非姑娘引路,我们找不到不化骨便破不了石阵,破阵无望我二人在石阵中也只能等死,此为其一;若非姑娘拿出价值不菲的晶武石作为载体省去炼化的成本,我二人此刻已经修为尽毁,性命堪忧,此为其二。”

    许默和谢之华如今虽然耗费了不少修为,身体受损,但到底没有毁了根基,修炼一段时间还是能恢复的。

    “言重了。”莫漓道,“你们炼化不化骨也是为了救我们大家,这么算来我们也是扯平了。”

    这时候莫漓透过窗子看到了正坐在窗前看书的择屹。

    心道,真是个可爱的书呆子,没事就看书。

    莫漓看择屹有一种老母亲的感觉,谁叫他好看呢!

    看莫漓在看择屹,许默只当是未婚女子在爱恋又羞涩地看着自己未婚夫,于是道:“姑娘与择屹公子当真是郎才女貌天生的一对。金童玉女都没有你二人这般的风华,以择屹公子的聪明才智和好学,相信不久之后定能高中,到时候我和谢兄在京城设宴为择屹公子庆贺。”

    “借公子吉言了。”莫漓笑笑,等择屹高中,怕是就看不上自己了,不过到那时候,她也不需要这个夫妻关系了,“你二人如今身子还虚,不妨在此多修养几日吧?”

    “不了,我们想再叨唠择屹公子一晚上,然后明天一早就动身。本是有任务在身的,这次因为一时贪念导致延误了原本的计划不说,更是连累手下一干下属都命丧石阵,如今既已清醒,自当尽快启程,回京复命领罪。”许默回答说。

    他和谢之华回京后还不知道要面临怎样的处罚呢,既然身体没有大碍了,就没有道理再逗留了,这次确实他二人的过错,理应受罚,就算以死谢罪,他二人也绝无怨言。

    其实在石阵的时候,他们决定要以自己的全部修为来炼化妖石也有要为死去的下属赎罪的意思。

    若非他们的决定,这些就不用丧命,如今他们都死了,只留下他二人苟活,如何说得过去?

    莫漓想了想,许默和谢之华的事情她帮不上忙,回京后这两人将会被如何处置由上面的人说了算。

    “那我期待你们在京城为我们庆贺的那天。”莫漓道。

    若是真能有这一天,则是他二人无事,择屹也高中了,皆大欢喜。

    莫漓进屋找了择屹,择屹见她进来,放下了手中的书籍。

    “有事?”择屹问。

    “我要去一趟菏泽城,两天后才能回来。”莫漓对择屹说。

    择屹顿了顿,又问:“一个人?”

    莫漓点头。

    择屹又停顿了一下,“我陪你去。”

    “啊?”莫漓楞了一下,没想到他会说要陪自己去。

    “我们是未婚夫妻。”择屹说。

    不需要怕别人觉得他们孤男寡女一起上路有什么不对的。

    莫漓倒是不觉得和择屹一起上路有什么问题,而是有些意外他要和自己一起出门。

    “这样会不会耽搁你念书啊?”莫漓问道。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行路也是学习的一种。”择屹回答说。

    好像也有点道理。

    “那好吧。”莫漓道,如今自己怎么说也是个三阶的高手了,保护他应当是没有问题的。

    更何况从普通人的角度来看,他也不是很弱的,身子骨还是挺健硕的。

    既然决定要与择屹一起上路,莫漓就以最快的速度把事情安排妥当了。

    首先是莫家里头的情况。

    她知道平时不太会有人来找自己,主子们不来寻,下头的粗实下人更不可能主动跑来寻她,哪怕她十天半个月不在自己的房间里待着,可能都不会有人发现。

    但这两天情况有些不一样,赫连家的人暂住莫府,赫连诗韵肯定想知道莫秋吟的事情,一定会趁着莫秋吟不在的时候找机会找自己。

    而莫秋然又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在她这里吃了亏,正憋着股气呢,肯定会想办法报复回来的。

    于是莫漓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安排好这一切。

    “冉鸢,我要出门两天。”莫漓对冉鸢说道。

    “小姐你这是要做什么?你快要成亲了,这种事情出门……”冉鸢说,“不妥当。”

    “我和我的未婚夫一起出门,就算有不妥当也是别人的事情,不影响我的婚事。”莫漓答道。

    “这……”冉鸢还是觉得莫漓这么做不合适,可是她只是个丫鬟,觉得主子做的不对也没有立场多说什么。

    “这两天不在的时候可能会有人来找我。你记得,如果赫连小姐来找我,你就说我被莫秋吟叫走了;如果莫秋吟来找我,你就说我这两天为了躲赫连小姐出门了。”莫漓对冉鸢说道,“如果莫秋然来找我,你就说我去了大堂哥那里。”

    冉鸢将莫漓的话一一记下,“我记下了,可如果其他人来找小姐,我该怎么说?”

    莫府上下可不止这三个人,虽然平素里除了这三个人也不太会有人来找他们小姐。

    “剩下的,白天来,就统一说我出门去了,晚上来,就说我睡下了,不行就实话实说,说我出门了。”莫漓道。

    虽然其他人来找自己的概率低得不能再低,他们莫家还真就找不出其他人会吃饱了撑的没事来找自己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