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就算实话实说了还能怎样?他们会把事情闹大吗?不会,对他们来说名声更重要一些,更何况现在还是莫秋吟订婚的重要时期。

    至于像上辈子那样对自己动家法,莫漓觉得这个可能性同样很小。

    自己要成亲的消息已经放出去了,莫家的说法是因为莫家四小姐的婚事已经定下了,但是要筹备很久,怕耽搁了五小姐出嫁,所以选择委屈一下五小姐,婚事办得仓促一些。

    这说法大部分人家都能接受,毕竟绯月城不管谁家摊上楚家这么一门亲事,都知道孰轻孰重,其他姑娘的婚事自然是要靠后站的,婚事安排得随便一点都是可以理解的。

    如果把莫漓给打伤了,到了日子没有新娘,那莫家丢人就丢大发了,虽然婚礼办得很小,但消息还是会放出去的。

    退一万步讲,莫家当真这么不顾大局要对莫漓动家法,现在的莫漓也不是他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

    “奴婢都记下了,小姐出门还是要小心,尽快回来,时间久了,奴婢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冉鸢说道。

    冉鸢心道,虽然五小姐不争气了一些,可也算是好伺候好说话的小姐了,她伺候五小姐虽然没什么前途,可比伺候其他小姐的丫鬟要舒服许多。

    不管怎样,冉鸢都是打心里不希望莫漓出事的。

    “好,那我院子里的事情都交给你了。”莫漓道,“你府里有相熟的小厮杂役吗?”

    “小姐问这个做什么?”冉鸢问道。

    “我想托人买辆马车。”莫漓说。

    “小姐想买马车?”冉鸢很诧异,“小姐要使马车的话,府里头就有,小姐寻马房的人说了,用便是了。便是府里的暂时没有,小姐也不需要买,租用便是,若是买了,也没有地方停放照看。”

    还有一个原因冉鸢没有说,那就是钱,买辆马车得花好些个银子啊,他们姑娘又没什么存银,嫁妆是有不少,可那得等嫁过去了之后再用,要不然还没嫁过去,嫁妆就和单子上的对不上了,那多不好啊!

    “我不想用府里的马车。”莫漓说,“总之我要买辆马车,你有认识的小厮可以帮忙办这件事情的吗?”

    见莫漓执意要买,冉鸢便想了想说道:“有是有,是奴婢的一个老乡,为人比奴婢老实可靠,也不是个碎嘴的,奴婢让他别往外说他绝对不会说的。”

    “那就他了,我明天早上之前就要见到马车。这些银子你交给他,就告诉他是府里的主子要买,让他捡好的来,办好了少不了他的赏银的。”莫漓说。

    莫漓给了冉鸢一小包银子,冉鸢接过来的时候发现那包银子还挺沉的,得有好几十两呢!

    冉鸢诧异不小,想着五小姐平时就只有那点例银,刚刚够她日常的开销的,这么多年也没有得过长辈的赏,肯定没有其他的银子的来源。

    那这么一大包银子是怎么来的?

    冉鸢能想到的就只有莫漓提前动用了她的嫁妆。

    哎,冉鸢在心里面叹息一声,罢了,反正都是小姐自己的银子,小姐爱怎么用都是小姐的事情个,还好小姐嫁的那个白面书生家里没有长辈,估计也不会在意嫁妆单子对不上这种小事情的。

    冉鸢的老乡办事还挺靠谱,当天晚上就把马车给莫漓弄来了,停在莫府平时送菜的走的小门前,小门后面是条巷子,天黑后基本没人。

    莫漓检查了一下那马车和拉车的马,都没有问题,确实是不错的。

    莫漓给的那小包银子一共是八十两,那人说花了五十两,剩下的三十两又给退给了莫漓。

    莫漓也不是完全不知道市场价的人,她知道这马车五十两是值的,光那两匹拉车的马就得花不少银子。

    “这三十两是你和冉鸢的赏银,一人十五两。”莫漓很大方地把剩下的三十两都给了那人和冉鸢。

    冉鸢和那人都是一惊,两人都是下人,一年的工钱也就二两,这一下子就是他们几年的收入了啊!

    “小姐,您这是……”冉鸢惊讶得合不拢嘴,心道小姐得了嫁妆有钱了,可这么给赏银也太大方了吧?就算府里其他的小姐也没这么打赏下人的。

    “赏银拿着,你们应该怎么做心里应当是有数的。”莫漓道。

    这两人都要给自己办事,莫漓不吝啬给他们赏钱。

    “是,小的知道。”那人忙跪下来给莫漓磕头谢恩。

    估计冉鸢让他帮着办这件事情的时候也没有想过会得到这样多的赏银。

    冉鸢则是因为震惊过大慢了半拍谢了莫漓的赏。

    “最后,你把这马车送到这个地址去。”莫漓给了那小厮择屹的地址。

    那小厮得了莫漓这么大笔赏银,自是高兴再帮莫漓走这一趟的,连声道好,忙

    ###

    第二天一早,莫漓就去了择屹那里,马车已经停在门口了,择屹一身白衣站在马车旁边,如玉似雪。

    莫漓诧异他今天竟然换了身衣裳,以往都是穿那件有些旧的粗布衣衫的,今日的这一身明显是新的,虽然料子也不怎么样,可是因为是新的,白得更清澈,让人看到不禁眼前一亮。

    这愈发坚定了以后要给择屹买买买的想法,哪怕这人只是自己名义上的丈夫,但这不妨碍她有一颗欣赏美的心啊!光是想想莫漓就露出了姨母般的微笑!

    莫漓到的时候刚好许默和谢之华也要出门,莫漓见两人出门便想起了这两人今天要启程回京,而刚好去菏泽城的路与回京的路是一致的。

    “许公子,谢公子,我和我的未婚夫刚好要出门去一趟菏泽城,不如让我们捎你们一程吧?路上也有个伴。”莫漓邀请许默和谢之华同行。

    反正未婚夫在,再多两个男人同行也无妨的。

    更何况他们这些走江湖的,向来没那么多的规矩的。

    许默和谢之华看了一眼那马车,又思索了片刻,然后许默对莫漓说:“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