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在莫漓和择屹的身后百米开外的地方,一个穿着一身黑色衣裳的男子逮住了一个穿着粗布衣服,粗布衣服的男子看起来很普通,被黑衣男子逮住之后并不胆怯,而是趾高气扬地反问黑衣男子。

    “你什么人?敢对老子动手动脚的,活不耐烦了?!”

    若真是个普通百姓,此刻见了玄二绝对不会是这样的反应。

    可见玄二并没有抓错人。

    面对粗布衣服男子的挑衅,玄二用行动给了一个完美的回答。

    玄二手脚并用,一顿拳打脚踢,打得男人想骂人的话全部堵在了喉咙里,想说都说不出来,最后鼻青脸肿浑身疼痛,只能用一种惊恐的目光看着玄二。

    男人长得也是三大五粗的一个人,可在玄二的面前男人就跟个小鸡仔似的毫无还手之力。

    “姓名,身份,为谁办事,跟踪前面那两个人有何图谋,一五一十地交代出来。”玄二说道。

    “你……你可……知道……你现在是在太岁头上动土!我的主子不是你惹得起的人!”男人一边害怕着玄二,一边还企图用这种方法震慑住玄二。

    “我管你的主子是谁,你要是说不清楚我保证你再也见不到你的主子,也没有机会让我知道你的主子我到底惹不惹得起!”

    已经被打了一顿的男人丝毫不怀疑玄二说的话的真假,出于对死亡的恐惧,便将自己知道的全部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玄二。

    末了还附带一句:“我可是替太守大人办事的,你如今坏了太守大人的好事,太守大人一定不会放过你,你不可能活着走出这座城的!”

    玄二没搭理,一脚踹开了那人,然后赶着去跟择屹汇报情况去了。

    玄二追上择屹和莫漓的时候,两人正走在半山腰上,玄二并不知道自己的主子和未来的夫人来这里做什么,好像是未来夫人要来的,而他的主子一向话不多,连问都没问未来夫人一句就跟着来了。

    瞧瞧未来夫人那刻意照看他们主子的样子,还真把他们主子当成弱不禁风的书生了啊!

    还有他家主子,如今也愣是没在未来夫人面前显露出半点办事了,对此玄二偷偷地乐着。

    此刻的择屹走在莫漓的身边,一小步一小步,完全按照莫漓的节奏来,不知道的以为他是体力不行,所以走得有些慢。

    走着走着择屹的脚边出现一条毒蛇,蛇是三角头的,意味着很可能是有剧毒的蛇。

    见那蛇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充满威胁地吐着蛇信子,择屹眉头都没皱,微微抬脚,便要将这蛇踩烂。

    “择屹——”莫漓突然回头。

    择屹的脚猛然停住。

    若是让莫漓看到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踢烂了一条毒蛇,那就暴露了他并非一个文弱书生的事实了。

    一个普通人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脚的速度比蛇还快的。

    择屹停的很及时,莫漓回头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择屹的任何动作,看起来他好像正在迈开脚往前走。

    然而择屹动作不变,那毒蛇却不是傻的。

    于是在莫漓转身看向择屹的下一秒,那毒蛇“嗖”地一下咬上了择屹的小腿。

    见状莫漓赶紧上前去。

    应付毒蛇莫漓并没有经验,只是第一反应便是上前去一把抓住了蛇头,扣着蛇口,将它从择屹的腿上掰了下来。

    莫漓扣着蛇头用力摔了几下,那蛇就不会动弹了。

    然后莫漓迅速上前来查看择屹的伤势。

    “你快坐下,先别乱动。”莫漓一边命令着择屹,一边开始脱择屹的靴子。

    择屹就像个提线木偶一般由着莫漓摆弄,莫漓让他坐下他便安安稳稳地坐在了地上,背后靠着树干,莫漓让他抬脚他就抬脚,莫漓让他别动他还真就没动了。

    择屹一开始并没有故意要欺骗任何人,包括莫漓,只是莫漓和大多数人一样,在看了他那副打扮便认定他是个柔弱的书生。

    起先择屹是懒得解释,可是在看到了莫漓几次都像护犊子一般地护着自己之后,择屹莫名地生出了想要继续维持这种关系的想法来了。

    所以在刚才,他几乎是不假思索地,选择了被收脚。

    远处追上来的玄二将刚才发生的一切都看在眼里。

    玄二简直为他的主子所绝倒,那样一条小毒蛇,别说这一条了,就是来一窝也不可能伤不到他们主子一根毫毛的。

    结果呢?

    结果他们主子因为未来夫人,竟然被这么一条小毒蛇给咬了!

    这让曾经败在他们主子手上的那些人知道了,还不得气吐血了?

    既然主子打算继续在未来夫人的面前装“柔弱”,那他这个做属下的自然是不能打扰的,他还是继续在暗地里跟着,保护主子的重大任务就交给未来夫人了!

    莫漓将择屹的靴子脱下后又把他的裤腿撩了起来,露出了择屹的小腿。

    那是一条十分精壮有力的小腿,一摸上去硬得跟石头似的,和莫漓自己的是截然不同的一种物质。

    伤口在他的小腿肚上,两个毒牙印十分明显,被咬的伤口处皮肤已经开始发紫发黑。

    莫漓没犹豫,直接低头下去,含住伤口的位置,给择屹把蛇毒吸出来。

    择屹从莫漓开始脱自己的靴子开始都表现得十分风轻云淡,丝毫没有被毒蛇咬伤的惊恐。

    直到莫漓做了这个动作。

    择屹的身体明显一僵,浑身肌肉都在这一刻紧缩着,尤其是被触碰到的小腿的位置……

    其实在被毒蛇咬伤的刹那,择屹已经自行封锁了伤口周围的筋脉,避免了毒素扩散的可能性。

    所以择屹的伤口附近并没有出现因为毒素侵害导致的疼痛或者麻痹,当莫漓的嘴唇含上去的时候,他可以清晰无比地感受到那两片温软的东西的触感。

    因为用力的吸吮,那红唇显得格外的红润晶莹,惹人联想。

    看着看着,择屹身体的某一处变发生了某些不可为外人道的变化。

    这让择屹原本白皙如纯玉的脸出现了几分不易被人察觉的绯红,如同白雪上落了几片红梅。

    择屹不着痕迹地抬了抬手,将一只手宽大的衣袖盖在了某处,遮住了那一份羞耻的尴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